Bgm小說 >  一指破乾坤 >   第10章

海老似有心事,迴歸到古戒中修養神魂,葉陽也冇有再去打擾他。

此刻他心情無比激動,腦海中有兩門術法清晰無比,曆曆在目,每一個字都在敲擊著他的心神,他盤膝坐在床上,緊握雙拳,指甲都要摳進肉裡,他太渴望變強了!

從二師傅口中得知嶽南春的身份後和修為後,葉陽的複仇之心更加強烈,嶽南春是張術成座下大弟子,修為淬骨境中期,為人陰險狠辣,多年來得罪他的人都冇有好下場!

他長出一口氣,不再多想,複仇的事暫且不想,現在最重要的是提升修為,他開始參悟兩門術法!

斬天滅仙訣,此法凶悍霸道,修煉大成者可與天道爭鋒,術法無邊,強悍至極,揮業火焚天,斬日月光華,此法逆天滅神,為天道所不容!

葉陽心神巨震,暗道“這斬天滅仙訣竟有如此威能,果真配得上天下至尊四個字!”

葉陽平複了下心境,又參悟起天道本源!

過了半晌葉陽回過神來,他略微蹙眉,驚歎道“這天道本源,他居然看不懂?!”

這天道本源像是一門無比玄妙的陣法!

又像是一本咬文嚼字的天書,每一個字都飽含著數種甚至上百種含義和解釋。

猶如一張遮天蔽日的大網,每一條線都可以縱天遮日!

這太過磅礴複雜了!

葉陽隻是看了冰山一角,感悟了鳳毛麟角,便覺得頭暈目眩,呼吸困難,心神似要枯竭,險些背過氣去!

這莫非是某種規則?!

葉陽震驚了,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在跳動,天道本源?

他眼中儘是血絲,莫非真如這術法的名字一般,這本術法中記載著天道的本源之力?!

“海燭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為什麼會有兩本這麼恐怖的術法?!

葉陽認為他的領悟能力不說是超群,但也足夠驚豔!

可是在感悟天道本源時,就覺得自己無比的渺小,彷彿漫天的星辰都成了一道道規則之力,而他隻是仰望星空的螻蟻!

葉陽瞪大了雙眼,歎道“不行,這天道本源,以他現在的悟性和修為真的修煉不了!”

雖然他知道這本術法似乎比斬天滅仙訣更玄奧和強大,但他若現在強行參悟,必定走火入魔,這不是他這個年紀的人能夠去感悟的,天道是要用曆練和心去領悟!

葉陽想明白了一切,內心有了抉擇,他將天道本源的記憶小心翼翼的封存,他將用生命和曆練來修行這門術法,若有一天能夠入道,必定有經天緯地之力,而斬天滅仙訣將是他行走天下的本命術法。

不得不說,葉陽極其貪婪!

頗有螻蟻吞日之嫌,但他是真的怕了,死過一次才知道弱小的可怕,體會到嶽南春那種修士之力的強大後,讓他無比著迷,不管能變多強,不管有多晦澀難懂,他都要去感悟。

葉陽一刻也不耽擱,馬上開始領悟斬天滅仙訣,對於這門強大暴虐的術法,他猶如飲鴆止渴般瘋狂參悟!

一夜,兩夜,三夜,如此數日不眠不用修,葉陽終於參悟透了一絲!

他開始吐納,吸收周圍的靈氣,很快他的體內就出現了一道遊絲般的氣流,在經脈中遊走。

運行術法後,這道靈氣便可為他所控!

數日的不眠不休讓葉陽很是疲倦,這幾日不見唐師傅,劉剛倒是常來,和葉陽打過招呼後取些食材便匆匆離去。

葉陽出了庫房,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吐納靈氣後,他整個人的氣息都得到了提升。

他好奇的看向四周,海老也說這附近有隱匿的陣法,可他在庫房這麼久也冇發現有陣法的存在,他對此很好奇,心想這陣法到底在何處呢?

葉陽試探的走向遠處,當他來到院牆附近時,感覺到了異樣,他腳下憑空出現了一塊白色的磚。

葉陽不敢置信的看著這塊憑空出現的白磚,平淡無奇,樸素至極,卻給人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他猶豫了一下,謹慎的踩在了白磚上!

就在他腳觸碰到白磚的刹那,一道詭異的氣息驟然降臨,白磚發出劇烈的震顫,彷彿受到了刺激,開始不斷地複製,一塊變成兩塊,兩塊變成三塊,最後連成一道望不到邊際的鴻溝,葉陽眼前一花,彷彿墜入白霧之中什麼也看不清!

他雙眼好似被蒙上了一層白紗,整個身體如同置於雲端般,腳下是萬丈斷崖,葉陽心神大震,情急之下他急忙運轉靈氣後退,靈氣在他的腳下暴漲,還好葉陽隻是謹慎試探,冇有踏出太遠,當他腳離開石磚後,整個人又回到了院中,腳下依舊是一片青青綠草,庫房院門口就在他的麵前,葉陽後知後覺,驚出一身冷汗,這就是陣法!

葉陽老老實實退回庫房,不敢再以身試法,那種在萬丈高空,搖搖欲墜的感覺,甚是恐怖!

難怪唐師傅和海老會如此放心,有這麼恐怖的陣法,庫房還有誰敢來送死,這裡果真安全。

葉陽冇有帶那枚古銅色的鑰匙,顯然隻有攜帶那枚古銅鑰匙才能自由的穿行於陣法內外。

葉陽回到庫房,終於安心的睡下。

星月宗,張術成的修煉洞府內。

嶽南春正站張術成的麵前,躬身低首,一臉的得意之色,他恭敬道,“師尊您下山的這幾日,徒兒幫您了卻了一件心事!”

坐在椅子上,閉目休憩的張術成聞言,輕咦了一聲問道,“你幫我了卻一門心事,什麼心事?”

這個嶽南春平日裡囂張跋扈,仗著他執事大弟子的身份欺壓其他弟子,惹得下麵怨聲載道,給他添了不少麻煩,若不是看在他忠心耿耿,又是自己的大弟子,早就將他趕出山門,不給他添麻煩就不錯了,還能幫他了卻心事,張術成還真想聽聽。

嶽南春急忙到張術成跟前,為其倒上一杯茶,悄聲道“那個廢物葉陽已經被我送入化骨洞中,永遠也不會再出來了!”

張術成緊閉的雙眼,猛然睜開,死死盯著一旁的嶽南春,眼神變幻不定。

嶽南春心中很是忐忑,他目光躲閃,不敢直視張術成,對張術成他極為恐懼,深知張術成此人喜怒無常,難以揣摩,心道“莫非他殺錯了,難道師尊真要收那廢物為親傳弟子?!”

張術成怒道,“你竟然敢揹著我,殘殺同門,我看你是活膩了!”

此話一出,嶽南春嚇的肝膽欲裂,屁滾尿流的跪在地上道,“師尊,我也是為了您著想,葉陽那個廢物讓您輸了賭局不說,還被宗門恥笑,若不將其處置,不知道會鬨出什麼幺蛾子,說不定還會被人抓住話柄,對您不利!”

他一邊哭訴一邊挑眉窺視張術成,見張術成眼神中閃過一抹笑意,便知道他這次殺對了!

張術成端起茶杯泯了一口,頗為無奈的歎道,“殺了就殺了,有冇有被人發現?”

嶽南春麵露喜色,急忙應道,“我是趁他晚上外出,在化骨洞口動的手,冇有人發現!”

張術成茶杯一晃,怒道“在化骨洞口出手?還能不被髮現,你以為火灶坊那幾個傢夥都是省油的燈嗎?你這個蠢材!”

嶽南春被罵的不敢還嘴,他也知道火灶坊那幾個人都不是好惹的主,彆看那幾個傢夥平時不顯山不露水,修為可都不低,特彆那個唐師傅和宗主關係密切,他平日裡見到那幾人都是繞著走,避之不及。

他委屈道,“他們應該發現了,可是都冇有出手啊,估計是給師尊您麵子!”

張術成聞言又好氣又好笑,“給我麵子不假,不過那唐師傅身份不一般,這個麵子我得還回去,你起來吧,帶些厚禮,和我去火灶坊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