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說三界內最忙的神是誰,那一定非黑白無常莫屬。

白七爺與黑八爺雖然分身千萬,但世間鬼魂何其多也,即使有萬千分身也永遠也抓不完無窮儘的孤魂野鬼。

倘若這個世界也有勞模,那七爺八爺定是高高在榜。前世所謂的九九六什麼的,與黑白無常冇日冇夜捉鬼對比起來,簡直就弱爆了。

作為地府兩位最強打工仔,黑白無常一直活動在第一線,根本就冇有太多修行的時間,幾萬年以來本身實力並冇有太大的提升。

因此,陳文卿所贈的這株陰冥草對白七爺確實有用,白七爺也冇拒絕,而是坦然地收下來。

此時。

陳文卿與李有財已經將靈力都恢複了過來,身體也處於最佳狀態,正是對付巫蠱教的時候。

所謂君子報仇,從早到晚。

陳文卿與巫蠱教之間的生死大仇,陳文卿也希望越快結束越好。他現在明白了自己修道之路在何方,需要儘快將此事完結。

“師弟,你恢複的如何?”

陳文卿輕笑對李有財問道:“倘若已經恢複過來了,不如我們直接殺向巫蠱教吧!”

李有財嘿嘿一笑,眼神中帶著狡黠,說道:“師兄,我已經儘數都恢複過來了。而且,貌似我一不小心也突破到金丹初期了,現在我們終於在同一個境界了...”

“什麼?!”

陳文卿聞言大為震驚,他深知自己突破到金丹是多麼的困難。

在耗費了大量的丹藥、天材地寶等修行資源下,陳文卿都未能突破。直到他將山神令與河神靈中的香火願力,消耗一乾二淨後,才勉強突破到金丹初期。

對比陳文卿而言,李有財既冇有陳文卿《上清靈寶真經》這類極品修行功法,又冇有天授神籙律令存在,還冇有山神令與河神令,竟然和陳文卿一樣突破到了金丹期。

如此看來,隻能說五行雜靈根實在是太廢了。李有財的突破讓陳文卿十分欣喜的同時,也加大了緊迫感,尋找五行類天材地寶變得更加急迫起來。

“恭喜師弟!”陳文卿對李有財賀喜道。

“師弟能在這關鍵時期突破,真是天助我也!這樣一來,我們對付巫蠱教教主就更有把握了。”

李有財嘿嘿一笑,說道:“多謝師兄!有勞師兄麵授機宜,師弟才能這麼快得以突破。”

“事不宜遲,我們這就直搗黃龍,今日你我師兄弟攜手,必將巫蠱教灰飛煙滅。”

......

巫蠱教教主歐邪封,自從創立巫蠱教以來,在黑鐵山林縱橫多年。

雖然,巫蠱教隻是不入流的小門小派。但幾十年來,也從未有過如此讓其憋屈憤怒之事。

兩日過去。

巫蠱教僅存的紅衣女鬼也消失不見了,更彆說打探陳文卿與李有財的訊息了。

現在巫蠱教上上下下,隻剩下教主歐邪封一人獨坐於教主之位上。

歐邪封自此,真正的成了一個孤家寡人。

“噠噠噠...”

“噠噠噠...”

“噠噠噠...”

巫蠱教前殿傳來三道腳步聲,打破了巫蠱教的靜謐。

陳文卿等人踏在青石板鋪成的地麵上,直直從大門外一路走了進來,來到了主殿之中。

歐邪封端坐在教主之位上,居高臨下地看著陳文卿等人,說道:“你們好大的膽子!老夫還冇去尋你們,你們自己卻主動前來送死!”

李有財此時剛突破到金丹初期,正是春風得意之時,不屑說道:“巫蠱教行傷天害理之事,人人共誅之!現在你這巫蠱教,就剩你這麼一個孤寡之人,我們有什麼好怕的。”

說完,露出不屑的表情。

歐邪封本來心中就有一團怒火將要噴發,此時再聽到李有財的譏諷,已經再也抑製不住了,雙手在座位上一拍,身形朝著李有財飛來。

快如閃電!

“受死!”

歐邪封怒吼一聲,伸出枯瘦的雙手,徑直朝李有財抓來,雙手之間黑氣滾滾,黑氣之中隱隱有無數厲鬼在哀嚎著。

“幽冥鬼爪!”

李有財見狀身形急退,拋出三張黃符,化作三柄火劍朝著對方斬去。

“火劍符,去!”

幽冥鬼爪與三柄火劍碰撞在一起,頓時火劍被幽冥鬼爪輕鬆撕裂開,化作殘符落下。

“就這?” 歐邪封冷笑一聲,“就憑這小伎倆也能滅我巫蠱教?”

李有財不再藏拙,全力出手,釋放出最拿手的大罡風術。

頓時,大廳內颳起陣陣罡風,如同劍刃一般將大廳切割的七零八落。

“這纔有點意思!”

歐邪封猙獰一笑,說道:“不過僅想憑此擊敗我,還差的太遠了!”

“秘術-百鬼夜行!”

歐封邪口唸咒語,雙手結印:“由告白辰,鎮魂之白,允我作祝,引燈歸途,畏畏神威,誠惶誠恐。百鬼夜行-赦!”

一團團黑氣從歐邪封身體中逸散而出,很快將整個大堂瀰漫開來,黑氣中出現了無數厲鬼的哀嚎。

“給是撕碎了他們!我要讓他們的神魂來點天燈,祭奠我巫蠱教之人!”

無數的厲鬼從黑氣之中冒出來,朝著陳文卿與李有財飛撲而去......

陳文卿麵沉如水,手中結印,口中唸咒神咒:“天逢門下,降魔大仙,摧魔伐惡,鷹犬當先,二將聞召,立至壇前,依律道奉令,神功帝宣,魔妖萬鬼,誅專戰無蓋,太上聖力,浩蕩無邊,急急奉北帝律令!玄武驅邪咒,赦!”

陳文卿周身釋放出金色光芒,金光中有一蛇一龜兩名神將,揮舞著刀劍朝厲鬼殺去。

歐邪封看出了陳文卿使用的道法的出處,冷聲道:“我說怎麼有如此大膽敢挑釁於老夫,原來出自道門嫡傳。”

“不過道門嫡傳又怎麼樣?敢殺我巫蠱教之人,那麼今日你們誰也彆想走,都得給我死!”

歐邪封渾身上下翻滾著無邊的黑氣,狀若瘋魔,哈哈大笑起來:“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輩,區區金丹初期也敢與老祖爭鋒!接下來就讓你們見識一下老祖的真正實力!”

歐邪封大吼一聲:“群魔亂舞!”

頓時。

李友財和小灰灰同時感覺到,大廳中如墮入極寒地獄,陰冷氣息深入骨髓,就連周身法力也變得滯澀起來,彷彿要將天地一切都凍結。

黑氣中,無數氣息強大的厲鬼發出哀嚎聲,刺痛著神魂。

“師兄,救命!” 李有財大聲呼救道。

陳文卿默運《上清靈寶真經》,周身的靈氣恢複了運轉,說道:“ 不過如此!看我破你法術!”

陳文卿全力運轉法力,急唸咒語:

“靈寶天尊,安慰身形。”

“弟子魂魄,五臟玄冥。”

“青龍白虎,隊仗紛紜。”

“朱雀玄武,侍衛身形。”

“靈寶天尊,急急如律令!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