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恍如一輪彎月般一閃而逝,散發著凜冽的殺氣,似要將整片天地都要凍結。

裴飛豹見狀已經避無可避,隨即鼓動全身法力,將手中骨杖迎著劍光欲死死抵住。

“破!”

陳文卿爆喝一聲,斬龍劍氣息猛漲,隻見劍光一寒,裴飛豹手中骨杖從中斷開,墜落於地。

裴飛豹佇立不動,隻見其眉心已出現一絲血痕。

山風吹過,裴飛豹身體頓時化作一道道塵埃,消散在天地間,就連神魂都無法在這誅邪一劍中逃脫出來。

“呼!”

陳文卿喘著粗氣,渾身上下如同爛泥一般癱軟在地,額間出現細密的汗珠,臉色變得慘白。

“好恐怖得斬龍劍法,就此一招已將全身法力抽乾!難怪我在金丹境界之前,如論如何也練不成這一劍!”

陳文卿感受著金丹中空空如也的靈力,不禁為當初選擇了斬龍劍法感到慶幸!

“這或許是超越人間的劍法!此劍法太過於恐怖,一劍之後毫無再戰之力,若非到了窮途末路之際,不可輕用!”

陳文卿服下行氣丹,默默恢複著法力。

此時。

李有財已將巫蠱教弟子誅滅的七七八八,殘存的巫蠱教弟子做鳥獸般四散而去。

“師弟,窮寇莫追!”,陳文卿恢複了些許靈力,從地麵上站了起來說道;“巫蠱教副教主以及眾教徒已被誅滅,剩下的不足為懼,隻是...”

李有財渾身上下元氣蒸騰,儒氣翻滾,渾身上下大汗淋漓,神情看起來也頗為疲憊,畢竟單獨一個對付上百教徒並不是那麼輕鬆。

“師兄,你莫非還有什麼顧忌不成?”李有財深深吸了一口氣,平複了全身上下沸騰的靈力說道。

陳文卿說道:“今日之戰來的倉促。我本計劃著設下陣法,引巫蠱教入甕,一擊而下。可是,冇想到巫蠱教竟然提前找到了我們,況且...”

陳文卿神情肅穆,“巫蠱教教主至今尚未出現,此人乃金丹中期修士,若要對付起來恐非易事!”

“那師兄你有何計劃?”

陳文卿說道:“如今你我靈力空虛,為了安全起見。如今之計,還是找一安全之所,先恢複靈力後,再從長計議一番。否則,倘若此時對上巫蠱教教主,我等再無一戰之力。”

“師兄說的在理。”,李有財擦了擦臉上的汗水,說道:“白七爺追殺陰兵鬼將而去,是否在此稍候片刻,等白七爺彙合再說?”

“無須如此”,陳文卿笑了笑說道:“我有天授神籙律令在身,白七爺若要尋我,輕而易舉。我們還是儘快離開此地,找一個安全之所,恢複靈力再說。”

“好!我聽師兄的。”李有財說道。

陳文卿朝石洞內走去,說道:“在離開此地之前,還需將小灰灰體內毒蠱除去才行,還請辛苦一下師弟為我護法,守在石洞門口才行。”

......

陳文卿運轉《上清靈寶真經》,又吞服了幾顆行氣丹,冇用多久已經恢複了一些靈力,已經足夠施展“淨身神咒”。

陳文卿將小灰灰扶正,以手抵住背心,輕聲說道:“小灰灰,我稍候將靈力輸入到你體內,運行周天尋找毒蠱的位置,切記莫要反抗。”

“大哥,小灰灰知道了”,小灰灰麵容慘白,毫無血色,隻是幾日的時間竟然虛弱至此。

陳文卿將精純的靈力輸入到小灰灰體內,運行周天。感受到小灰灰全身精血靈力,已經被毒蠱吞噬不少,就連修為也倒退了不少。

“怎會有如此歹毒的巫蠱之術!”陳文卿心道,“這就是以軀體精氣飼養毒蠱,好殘忍的!”

在陳文卿靈力輸送之下,小灰灰乾涸的經脈與丹田如同雨露滋潤了一般,煥發了生機。

而毒蠱,彷彿如同聞腥而動蛆蟲一般,從小灰灰的血肉鑽入筋脈之中,朝著陳文卿輸送的靈氣遊去。

“來了!”

陳文卿心中警惕起來,加大了靈力的輸入。

隨著陳文卿靈力的輸入,越來越多的毒蠱紛紛湧入到經脈之中吞噬靈氣,陳文卿持續輸入,直到再冇有任何一隻毒蠱出現。

“應該將毒蠱都吸引過來!”

陳文卿心道:“一鼓作氣,將經脈封閉。再將毒蠱儘數殺死,否則小灰灰性命不保!”

陳文卿臉頰上流下細密的汗水,又吞服了幾顆行氣丹,緊接著鼓動全身法力,念動咒語。

“天地威神,誅滅邪祟。”

“六乙相扶,天道讚德。”

“吾信所行,無攻不克。”

“急急如律令!封邪陣,赦!”

陳文卿周身釋放出大光明金光,連同輸送進小灰灰體內的靈力也帶著金色的光華,很快將小灰灰整個經脈都封印起來。

小灰灰經脈內。

如同塵埃一般微小的毒蠱,紛紛如同受驚嚇的鳥獸般,想要四散逃逸。

可是,小灰灰此時的經脈已經鍍上了一層金光。金光保護著經脈,任憑毒蠱口器多麼尖銳,也無法突破這道金光。

毒蠱,已經被困經脈之中了。

“就剩下最後一步了!”

陳文卿深深吸了一口氣,穩定住心神,感覺到來自神魂的疲憊。

雖然。

方纔封印經脈,隻用了短短的一瞬的時間,卻比大戰一場還要疲憊。

畢竟,經脈都是非常脆弱的。

倘若一個不小心,小灰灰就有性命危險。

“天地無極,乾坤借法”,陳文卿全神貫注唸誦火獄印法咒語,打算以“二昧真火”,將毒蠱燒儘。

“火熾風馳,變為獄院。”

“蛇盤龜走,飛雷掣電。”

“地暗天昏,乾坤俱變。”

“天羅地網,永受天憲。”

“雷火之司,森列屯練。”

“天蓬元帥,急急如律令!二昧真火,赦!”

陳文卿此時輸入到小灰灰體內的靈氣,瞬間變得炙熱了起來,在一瞬間被點燃,化作道道火龍,在經脈中咆哮著衝毒蠱而去。

“滋...”

“滋...”

“滋...”

“......”

毒蠱在二昧真火灼燒下,毫無抵抗之力,頓時化作塵埃,消失不見。

“噗!”

小灰灰猛地睜開雙眼,忍不住向前吐出一口黑血。

黑血帶著腥臭的氣味落在地麵上,竟然將石質地麵,腐蝕成一個個不規則的坑洞。

陳文卿見狀輕輕舒了一口氣,說道:“小灰灰,你感覺怎麼樣了?”

小灰灰臉色依舊慘白無比,不過精神卻已經恢複了幾分,有氣無力地說道:“大哥,我感覺好多了,多謝大哥救命之恩!”

陳文卿摸了摸小灰灰的頭,說道:“我是你大哥,你和我不必如此客氣。”

隨即,陳文卿手心一翻,一株人蔘出現在手中。

“這是一株三百年份的人蔘,可以快速恢複氣血。小灰灰,你且服下再說。”

小灰灰接過人蔘。

聞著人蔘散發著的靈氣藥力,再也忍不住,狼吞虎嚥將人蔘吃的一乾二淨!

陳文卿輕輕地再輸入一道靈氣進入小灰灰體內,感受到再也冇有毒蠱地存在,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終於,將這毒蠱清理乾淨了。”

“接下來該考慮一下,如何對付這巫蠱教老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