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卿和李有財兩人走出洞口。

洞口外,一群巫蠱教弟子已將陳文卿、李有財兩人團團圍住,紛紛拿出法器蓄勢待發。

一個鬚髮灰白,臉色青黑的人走近來,說道:“終於找到你們了,你們竟然敢殺我巫蠱教弟子。”

“今天就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我要將你們的屍體都種上毒蠱,讓萬蠱吞噬你們的血肉精氣,在絕望中哀鳴而死!”

陳嗯卿聞言並不答話,而是環視周圍巫蠱教弟子。頓時念頭閃過,心中明白接下來恐怕是一場死戰。

陳文卿感受著麵前老者金丹期的修為,似乎冇有自己想象中的強大,不禁開口問道:“你是誰?”

“我乃巫蠱教副教主裘飛豹。你殺我巫蠱教弟子,今日爾等難逃一死!”

陳文卿冷笑道:“你們巫蠱教弟子作惡多端,以人飼蠱,滅絕人性,人人得而誅之!”

“哈哈哈,很好!好多年都冇人敢在我巫蠱教麵前大放厥詞了!希望你在經受我這萬蠱穿心後,還有勇氣說這個大話!”

巫蠱教副教主裘飛豹,猙獰著說道,就要讓巫蠱教弟子發起進攻。

陳文卿抬了抬手,說道:“等等!先不要這麼急,我有一事尚且有疑問。”

“哦?什麼事?我今日就大發善心,讓你死得明明白白!”

陳文卿說道:“你們是怎麼這麼快找到我們的?我在此山洞設置了陣法,隔絕了外部氣息......”

巫蠱教副教主裘飛豹說道:“哈哈哈...原來是這個事!你們有人身中毒蠱,所以不論你們走多遠,我這母蠱都會有所感應,能找到你們也就是時間問題!”

陳文卿心中一寒,愣冷聲道:“所以,黑鐵村村民也都是你巫蠱教弟子?”

“你說的不錯!”

裘飛豹麵露自得之色,“你們喝的水中早已被下了毒蠱!下蠱的這位,想必你也猜出來是誰了!”

裘飛豹說完,從後麵走出來一人。陳文卿一眼認出,此人正是黑鐵村時見過的老丈。

“原來真的是你!”

陳文卿心中不解,說道:“我已承諾給你了,三日後必解你黑鐵村毒蠱之禍,為何還要出賣我?”

老丈神淡漠地說道:“你們殺了巫蠱教的人,如果不將你們交出去,巫蠱教是不會放過黑鐵村的...”

陳文卿仰天長嘯,“哈哈哈!果然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巫蠱教用毒蠱,害了你黑鐵村一代又一代人。你們不知自強反抗,反而下蠱害我。”

陳文卿拔出斬龍劍,壓抑著心中地怒火,冷聲說道:“看來,你們黑鐵村也是咎由自取,不值得一絲一毫憐憫!如此是非不分,活著也冇什麼意義了!”

裘飛豹見陳文卿拔劍,臉上露出邪惡的表情,大聲說道:“巫蠱教弟子聽令!誅殺前方三人,不留活口!”

話音剛落,一道道五顏六色的邪惡術法,帶著腥臭味朝陳文卿和李有財撲麵而來!

“嗜血魔蛛!”

“青鱗毒蛇!”

“鐵針冥蜂!”

“螟蛉寒蟬!”

“……”

陳文卿看著無窮無儘的毒蟲,有毒蛛、蠍子、毒蛇、毒蜂等等,五彩斑斕,令人心底發麻!

毒蟲有的從天上飛來,有的從地麵爬過來,如同沙塵暴一般,轟鳴著紛紛湧向陳文卿等人!

“大罡風術!”

李有財看著漫天遍野的毒物,臉色發白,施展自己最拿手的大範圍攻擊。

一時間,狂風肆掠,毒蟲無法靠近分毫。

一些**脆弱的毒蟲,也被這大罡風術切割的支離破碎。

不過,明顯有一些毒蟲經過特殊祭煉,李有財的大罡風術隻是將其吹退,卻無法傷其根本。

陳文卿耳邊聽到天空中嗡嗡聲響起,一大片金色的甲蟲如同拳頭那般大小,朝李有財快速飛來。

“看劍!”

陳文卿一聲清喝,斬龍劍如同一道電光閃過,朝金甲蟲殺去。

陳文卿神魂禦劍,目光所及之處,斬龍劍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將金甲蟲一分為二,發出金鐵相交的聲音。

不一會兒,地麵上落滿了金甲蟲的屍體,屍體中流出青綠色的毒液,空氣中瀰漫著奇臭無比的味道。

陳文卿和李有財在毫無防備之下,不慎吸入一口毒氣,頓時覺得頭昏腦脹,心慌氣喘,就連法力運轉也變得滯塞起來。

“哈哈哈…你們中了金甲毒霧,看你們還能蹦噠到幾時!”

裴飛豹得意地狂笑,腳踩禹步,拿出一支骨笛,口唸咒語。

“天地亡靈,陰陽之間,陰煞厲鬼,聽我號令,急急如律令。”

“子母厲鬼!赦!”

裴飛豹吹動骨笛,陰森的骨笛聲在夜間響起,頓時黑鐵山林升騰起一陣陣濃霧,整個空間變得陰寒起來......

“嘻嘻嘻...”

這時,濃霧中傳來一道嬉笑聲,“今日質量不錯!知道給老孃安排修道者了,嘻嘻嘻...”

一道紅衣女鬼飄在裴飛豹身旁,慘白的臉上露出邪魅的神情,目不轉睛地盯著陳文卿看著,而女鬼的肩膀上竟然還趴著個小鬼。

陳文卿感受著眼前紅衣女鬼的修為,心中一凜:“這女鬼竟然已達到了鬼將級彆,其境界居然與裴飛豹相仿!這樣一來就變得棘手了!”

陳文卿往後退半步,側身低聲和李有財說道:“師弟,幫我抵擋片刻!待我施法,召喚陰兵陰將前來相助。”

李有財向前兩步,陳將陳文卿擋在身後,“師兄儘管施為,我必不讓這一眾宵小鬼妖打擾師兄施法!”

正說著,李有財鼓動全身儒道浩然之氣,向眼前巫蠱教發起了儒道術法。

“一點浩然氣,千裡快哉風!儒法-浩然正氣,萬劍齊發!”

李有財周身散發著乳白色地浩然正氣,將天地間地元氣牽引過來,形成無數浩然正氣之箭,朝著巫蠱教眾人襲去!

“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儒法-神將鎮世!”

李有財發出一聲大喝,頓時空中儒道之氣翻滾,天地間浩然正氣彙聚一起,形成四位由浩然正氣彙聚而成的“神將”!

四神將中。

有神將手提青龍偃月刀,有神將手持鵲畫弓,有神將揮舞著方天畫戟,還有神將施展絕世槍法,化作百鳥朝鳳…

四神將並肩而立,卻如同千軍萬馬一般。

“殺!”

四神將朝著巫蠱教眾人殺去,對巫蠱教的各類術法神通渾然不覺。

“有我無敵!發起衝鋒!”

四神將衝入巫蠱教弟子中間,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將巫蠱教殺的人仰馬翻。

“好個儒道神通!”

裴飛豹似乎冇有看到巫蠱教眾弟子的慘狀,反而誇讚起李有財的儒道術法。

“隻可惜你還差點!儒道之氣形成的神將,最多也隻能清理點蝦兵蟹將!”

裴飛豹繼續吹奏骨笛,一時間濃霧中竟然也傳出金戈鐵馬之聲!

“陰兵過境,擋我者死!”

濃霧散去,竟然出現了一排排鬼兵鬼將站立不動,猶如訓練有素的軍隊一般。

裴飛豹停下骨笛,拿出兩道黃色旗子,竟然開始指揮起鬼兵鬼將。

“赦令陰兵,殺儘前敵!去!”

裴飛豹將令旗擲出,落在一個鬼將手中。頓時,鬼將如得號令,率領鬼兵朝李有財殺來。

李有財的召喚出來的人族四神縱然神通廣大,但將難敵對方無數陰鬼兵鬼將。

不一會兒,四神將在鬼兵鬼將的圍攻下化作一團天地元氣,消散在空中。

“哈哈哈...”,裴飛豹發出一陣刺耳的笑聲,“我看你們還能拿什麼來抵擋我無數鬼兵鬼將!”

裴飛豹揮舞著令旗,厲聲說道:“給我上,殺了他們!我要將他們的屍首煉製成傀儡,供我驅使!”

鬼兵鬼將得到號令,排著整齊的隊列對陳文卿、李有財發起了衝鋒。

此時。

一道黑煙在陳文卿身邊升騰而起,從黑霧中走出來一個通體身穿白衣,身材高瘦麵色慘白之人。

來人頭戴一頂長帽,上有“一見生財”四字。

陳文卿見狀,躬身拜道:“文卿,見過七爺!”

顯然,來人赫然就是白無常。

隻見他看著前方無數鬼兵鬼將,輕輕一笑,說道:“區區鬼兵鬼將,也敢在我東勝神州之地撒野,這可不是你鬼族所在的南贍部洲!”

白無常看著裴飛豹一眼,冷聲說道:“倘若你不驅使厲鬼,我卻是無法直接插手陽間之事。”

“不過...”,白無常手中一翻,手心出現了一柄哭喪棒,道:“既然你驅使這麼多鬼兵鬼將,那今日也說不得我白七爺斬妖除魔了!”

白無常話音剛落,哭喪棒上陰雷閃動,上有霹靂轟鳴作響。

一道道陰雷,從哭喪棒上激射而出,朝著鬼兵鬼將打去。

“轟!”

“轟!”

“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