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招大罡風術!”

陳文卿眼前一亮,看到李有財施展的這招大罡風符籙之術,顯然師弟已經將此術掌握的爐火純青、得心應手了。

寒潭畔。

巫蠱教幾個術士在大罡風術下,已經再也站不起來了,隻能趴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著。

“師兄,這些邪術士修煉如此歹毒的蠱毒之術,平日裡定然作惡多端,是否要一併殺了?”李有財說道。

陳文卿說道:“算了!饒他們一命吧。這次也算是給他們一個教訓。現在,我們還有其它事要做,先離開這裡再說吧。”

陳文卿等人初來西南道,並不太清楚這西南道的勢力劃分,也不想節外生枝,因此對此邪術士懲戒一番即可,也冇有必要斬儘殺絕。

陳文卿等人冇有再管在地上哀嚎不已的巫蠱教邪術士,而是帶著李有財、小灰灰轉身離開。

黑鐵山林很大。

延綿不絕的黑鐵木,如同一根根鋼槍一般佇立在山上,黑壓壓一片。

黑鐵木有著如同如同鬆針一般的枝葉,但是卻比鬆針更加堅硬、更鋒利,一個不小心,容易被黑鐵木的枝葉刺傷。

因此。

陳文卿等人一路走的很慢,幾個時辰之後才發現了一小小的村落。

如此偏僻的小村落,很顯然平日裡極少有外人過來。

當陳文卿等三人從黑鐵山林走過來的時候,村民看過來的眼神中都帶著警惕與審視。

這是個充滿著絕望氣息的村落。

村落裡的每個人眼神麻木,身形骨瘦如柴,屋牆傾頹,恍如行屍走肉一般。

“貧道陳文卿,可否向老丈討杯水喝?”陳文卿對著眼前看起來精神一些的老丈說道。

“你們跟我來吧!”老丈看了陳文卿等三人一眼,往屋子裡頭走去,不一會端出一瓢清水出來。

老丈將水瓢遞給陳文卿,冷冷地說道:“喝完水就趕緊走吧。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多謝老丈!”陳文卿接過水瓢遞給了小灰灰,“我們喝完水就走!”

此時,一個小女孩從屋子裡頭跑了出來。

“爺爺,爺爺,我們家有客人來了嗎?”小女孩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蹦蹦跳跳來到了陳文卿的身旁,一臉好奇地看著他。

陳文卿輕輕一笑,蹲下身說道:“我叫陳文卿,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呀?”

“我叫蟈蟈,大哥哥你真漂亮。”

小女孩骨瘦如柴營養不良的樣子,彷彿一陣清風就能吹倒。

“蟈蟈?”

陳文卿一愣,說道:“這名字還真的挺特彆的。”

“蟈蟈挺好聽的呀。村子裡還有小夥伴叫小蠕蟲、小蛙蛙、小蜈蚣的呢?他們的名字還冇我的好聽呢。”

陳文卿從揹包裡掏出一些飴糖遞給小女孩,輕說道:“蟈蟈,還有這麼多小夥伴呀。這是大哥哥送給你的飴糖,很甜的。你可以分給你的小夥伴們一起吃。”

“謝謝大哥哥!”小女孩開心地接過飴糖小小地咬了一口,眼睛一亮說道:“真的好甜呀!”

小女孩開心的吃著,突然停了下來流下眼淚,說道:“這麼好吃的飴糖,可是小蠕蟲、小蛙蛙和小蜈蚣都吃不到了。”說完,竟然哇哇大哭了起來,將陳文卿看的愣了起來。

陳文卿不解,輕輕給小女孩擦乾眼淚說道:“為什麼小蠕蟲、小蛙蛙和小蜈蚣都吃不到了呀?”

小女孩抽泣道:“蟈蟈聽爺爺說,小夥伴都死了。”

小女孩彷彿想起了什麼恐怖地事情,聲音顫抖地說道:“小蠕蟲、小蛙蛙和小蜈蚣肚子裡麵長滿了蟲子。蟲子將他們的肚子裡麵的東西都吃光了。”

陳文卿聞言,大驚。

“什麼!?有人在你們身上下蠱?”

老丈長歎一聲,彎下身來將抽泣中地小女孩抱了起來,輕輕拍著小女孩地後背安慰著。

“三位道長,你們喝完水趕緊走吧。此地不可久留,否則一旦被......”

陳文卿此時心中已有猜測,厲聲說道:“老丈,你實話告訴我。是不是有人在你們身上下蠱,下蠱的是不是巫蠱教的人?”

“你們竟然知道巫蠱教?你們知道那還不快跑?”

李有財看著老丈聽到巫蠱教幾個字一臉恐懼的樣子,不由得出聲說道:“今日和巫蠱教的幾個術士起了些衝突,殺了幾個巫蠱教的人!”

“什麼?!你們殺了巫蠱教的人?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老丈人聞言失魂落魄一般,癱坐在地上唸叨著,眼神中充滿了絕望。

陳文卿見狀,伸出手指將靈力輸出點在老丈的眉心處,頓時老丈人一個激靈回過神來。

“老丈先莫慌,煩請你先和我們說說這巫蠱教的事情。”陳文卿神魂一動,一枚黑色的律令浮現在空中,散發著的淡淡的金光將老丈籠罩了起來。

“這是天授神籙律令,代表上天行走天下,斬妖除魔,維護人間正道。巫蠱教如此草菅人命,吾定然不能坐視不理。”

老丈見到懸浮在半空中的律令散發著金色的光芒,明白眼前道人不是凡人,頓時雙膝一拜,涕淚俱下說道:“仙長,還請救救我小蟈蟈,救我黑鐵村全村人呀!”

陳文卿輕輕一扶,老丈跪在地上的雙膝站了起來,麵如寒霜地說道:“老丈,麻煩你將巫蠱教、黑鐵村村民之間,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清清楚楚告訴我!”

老丈聞言擦乾臉上地淚水,哽嚥著將一切事情地前因後果都一一告知了陳文卿等人。

陳文卿聽著聽著,心中地怒火越發難以遏製。

“可惡,可惡,實在太可惡了!”陳文卿大怒,“巫蠱教竟然拿黎民百姓做蠱養蠱,就連懷胎十月地產婦、孩童也都不放過!簡直就是喪心病狂,與妖魔無異!”

李有財聽到這些也怒不可遏,對著老丈說道:“您放心!此事我們一定管到底!巫蠱派所做所為,人神共憤,天怒人怨,我們一定想儘辦法將這個巫蠱派剷除乾淨!”

陳文卿怒火中燒,但是卻未失去理智,對著老丈人說道:“老丈你統計一下,現在黑鐵村大概有多少人被巫蠱派下蠱了?三日之後,我等會過來先給你們解去毒蠱。另外,今日之事須得保密,不可對外透露出去,你可做的到?”

老丈聞言,鄭重地回答道:“請仙長放心!老丈必定不會泄露一絲一毫,還望仙長能救救我黑鐵村全村人了。”

陳文卿點了點頭,也再不停留,遂帶著李有財和小灰灰迅速離開了黑鐵村。

“巫蠱教!你們做出如此天怒人怨、滅絕人性之事,絕對無可饒恕!”

“絕對要將巫蠱教剷除乾淨!”

“有金丹老祖又怎麼樣?”

“有一百多名弟子修士又怎麼樣?”

陳文卿心中如同萬年寒冰一般,散發著淩冽的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