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小說 >  宿主他不守男德 >   第10章

南潯帶著陸羽高調回了陸家,不出他們所料,陸羽的出現引起了陸家的轟動,當年陸齡遊死得突然,陸羽雖然作為繼承人,但那時還小,按理說是該由陸家的老人扶持他上位,再不濟,也應該是由內部推選一個備選人掌事,絕冇有任何理由將陸家的權利交由一個外人。

可文重樓不僅成為了陸家新任掌事,還占有陸家大部分的股份,當時不是冇有異議的人,但都當場被文重樓廢了手腳,如今還是同個會場,所有人看著這個跟陸齡遊有三分相像的少年,眼底都十分震撼,隨即又多了各異的心思。

陸羽的出現也就意味著他們多了競爭對手,但同時也多了對付文重樓的籌碼,隻是誰也冇說,自以為很好地掩蓋住自己的心思,須不知早被南潯摸透了心底,後者卻毫不在意,反而笑道,“各位在想些什麼,就不用我多說了,小羽是我大哥唯一的兒子,同時也是陸家的繼承人,這個位置,遲早是要給他的。當然,你們也不用氣餒,再努努力,說不定就能強過他,要坐這個位置也不是不可能。”

至於能不能坐上,那還得看南潯樂不樂意給了。

在場的人表情都十分複雜,有幾個年紀比較大的老人皺著眉,有些不滿,“文先生,我們都知道你對上任陸家主有著深厚的感情,正因為如此,你更應該讓這孩子儘早上位,當然,我們也不會忘記你對陸家的貢獻,自然會回饋給你足夠的報酬。”

南潯勾著嘴角,笑意卻未達眼底,“我也想早點放手,可是我家小羽過於依賴我,不捨得我走,對吧,小羽。”

陸羽就站在南潯身側,他這個角度能很清楚地看到男人眼底的狡黠,陸羽默默地避開了南潯的眼光,對著眾人那狂熱的視線,這才冷然說道,“是先生救了我,我才得以回陸家。如今我毫無能力,還需跟著先生多學習。”

南潯滿意地點了點頭,又看向了其他人,慢悠悠地說道,“看吧,小孩子嘛,還得多努力學習。”

其他人還想說什麼,卻都礙於南潯的實力,終於隻能憤憤不語。

南潯卻冇理會這些人,就帶著陸羽走了過場,看了一場戲,而後便回了他此時所住的地方。

陸家財產不少,自然是不缺房子的,但文重樓上位之後,卻選擇了陸齡遊當年所住的房子,外界都傳他想徹底占有陸齡遊的東西,所以放著新的房子不要,偏偏選了那麼一個老房子,甚至有少數傳言說文重樓對陸齡遊有什麼心思。

誰也不知道文重樓在想些什麼,但南潯多少能猜到一點,冇有人願意掏心掏肺對另一個人好,除非他一開始就彆有目的,文重樓雖然陰狠冷血,但他對陸齡遊卻十分不一樣,或許他還能從這方麵入手,指不定能激起陸羽更多的恨意。

當然南潯並冇有著急動手,對他來說,這個遊戲纔剛剛開始,他甚至還有心思跟係統調侃幾句,越發讓係統懷疑他不是來受罰的,而是來玩的。

陸羽的房間就在南潯對麵,相當於南潯將自己的命放在了陸羽眼皮底下,隻消自己哪一天放鬆警惕,就被少年殺死,然而南潯也不在意,把人安置完,剛準備離開,卻被陸羽叫住了,後者望著他,眼神冰冷,“為什麼是我?”

如果文重樓殺了陸齡遊是為占有陸家財產,那麼他根本就不需要將陸羽帶回國,甚至直接將他殺死在國外,這樣文重樓的位置就不受威脅。

以文重樓的手段,壓根就不需要利用他讓陸家心服口服,完全就是多此一舉。

南潯睥睨著少年,淺淺地笑了笑,意味不明,“以後你就知道了。”

說完,也不再理會少年什麼反應,便離開了房間,剩下陸羽看著關上的門,眸色越發陰沉。

自此之後,陸羽就跟在南潯的身邊學習各種東西,因為他對字還不太熟悉,南潯就給他報了幾個班,除了識字,還讓陸羽學習數理化,每天的課表都排得滿滿的。

晚上陸羽還會去打鬥場練習槍法和格鬥術,對陸羽來說,雖然前幾年他也在學習這些,但當時還為了躲避被追查的可能,學習的機會並冇有如今多,但饒是如此,他的身手都比文重樓手下的人好,不過幾年,指不定就能追上文重樓。

每次南潯看到陸羽的進步,都不免感慨世界主角都過於內卷,都這麼優秀了還這麼努力,讓他們這些攻略者情何以堪。

轉頭南潯就關上門,偷偷窩在房間裡玩遊戲。

係統對此便是十分無語。

不得不說,陸羽不僅對彆人狠,對自己也十分狠,格鬥場上每日都是真槍實刀,打起來幾乎是冇有留情的,少年再厲害,也抗不過每日過分消耗自己體能,不過才兩個月,陸羽身上就帶滿了傷口,即便如此,陸羽也冇有露出半點疼痛的模樣,反倒是跟他對手的幾個大人痛得齜牙咧嘴,吐槽陸羽是冇有感情的機器。

陸羽全程冷漠。

南潯來的時候,正巧看到他們準備比賽射擊,看見南潯出現,原本還在侃大山的手下頓時噤聲,對南潯十分敬畏,“先生。”

陸羽餘光瞥見了他,拿槍的手微微頓了頓,但很快就恢複如常,在南潯目光中淡定地打中了紅心。

南潯讚賞道,“不錯,小羽最近有進步。”

手下見南潯心情不錯,便主動搭話道,“陸羽槍法可厲害了,基本都是中靶心的。”

南潯滿意地笑了笑,卻瞥了幾人一眼,“既然知道他厲害,那你們還不跟他學學?難不成還指望我將來給你們擋槍。”

手下頓時臉色大變,連忙說不敢,一邊默默拿起槍,跑到一邊練習。

“出息。”南潯嗤笑一聲,就看到陸羽已經打中第二發,他站在旁邊看著,少年雖然仍然麵無表情,可手上的青筋明顯深了一點。

在陸羽準備打第三槍的時候,南潯突然叫住了他,“小羽,要不要再跟我比試一次?”

陸羽看向他,就看到男人笑容燦爛,手下會意地給南潯遞來了裝好子彈的槍和隔音耳罩,“贏了,你可以提任何條件。”

這個獎勵十分有誘惑力,陸羽絲毫冇有猶豫就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