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梨花。

唐門手抄之中兩大絕招之一。

一個是滿天花雨,一個就是暴雨梨花。

暴雨梨花,上百根毒針怒射。

這一招江潮不怎麼用,因為太浪費暗器了。

而且不太好掌握,一旦被對方躲開,自己的損失極大。

但在真武塔裡,江潮一點都不擔心,因為可以隨時用。

毒針瘋狂的激射,點點銀針,好似銀瀑飛落九天。

田伯光想躲是躲不開了。

最終,江潮以暴雨梨花,成功將田伯光化作齏粉!

成了!

江潮欣喜,係統也在此刻提醒江潮。

【恭喜俠士完成第二層,是否挑戰第三層?】

江潮也想見識見識,他不怕重新打,他主要打這個就是為了練實戰經驗!

想到這裡,江潮去見識一下三成功力的田伯光。

結果,不出意外,他原本還是搶先手,結果被田伯光輕易的後發製人。

把他痛痛快快的送出真武塔。

三成功力的田伯光根本不吃他這套,江潮的氣勢也壓不住他。

顯然,這就是實力差距太大。

不過今天江潮的收穫非常巨大,雖然第三層被打的著實有些狼狽。

但心裡還是開心的很。

這種不會死的地方,雖然是找虐,但也能積攢許多外麵根本無法積攢下來的經驗。

江潮醒來,天色已晚。

他出來叫傭人送來晚飯後,又問了一下江月的情況。

江月回來就一直在打坐修行,剛纔也問過江潮,見江潮打坐修煉,就先吃了飯,然後回去練功了。

江潮自己在房間吃過晚飯,又命仆人將碗筷收走。

這樣的生活確實比過去要方便許多。

看天色差不多,江潮就一個人在房間喝茶,安靜等趙寒。

大概不到一刻鐘的時間,趙寒就到了。

咚咚咚!

趙寒敲江潮房門:“大哥,我來了。”

江潮起身開門,讓趙寒進來。

想到能學習功法,提升自己,趙寒還是挺興奮的。

江潮看看趙寒:“現在跟我說實話,你當真是為了追太守之女?”

趙寒一怔,冇想到江潮竟然看破了自己的想法。

反正已經被看出,趙寒也不再隱瞞:“也不全是,一直被人當做生在一個好人家的廢物,心裡總歸是難受的。”

江潮起身示意趙寒伸出手,接著他為趙寒診脈。

江潮雙指摁在他經脈上。

一股真氣倒入經脈後,江潮確定趙寒確實冇有打通任督二脈。

“嗯,我確實可以幫你,但你必須要保密。我教你的是不同於當下任何一種功法,甚至會被認為是旁門左道,弄不好還會被認定為魔教。”

趙寒一怔,但隨後起身:“放心吧大哥,我絕不會說出去的。而且,哪來的正邪?胡家和孫家都自詡正派,北燕四宗,哪個不說自己是名門正派,你再看看北燕百姓……”

趙寒的話讓江潮終於放心,他雖然貴為趙家大少,但並不是把百姓視如草芥。

也能看到百姓疾苦,這樣的人心術倒還端正。

不會學血刀經到處害人。

江潮歎氣:“唉……那好吧,我先傳你一套內功心法,名作《血刀經》。這套功法理論幾乎完全顛覆你之前學的一切武學理論。”

接著江潮耐心對趙寒講解有關丹田和奇經八脈的大小週天理論。

趙寒認真聽著,生怕漏掉一個字。

學到了理論,江潮開始引導他修煉。

眼下需要趙寒自己修煉功法,然後江潮再協助他以真氣打通任督二脈。

趙寒的根骨學這個世界的功法雖然難,但他上乘根骨學習血刀經到是意外的挺快。

纔不到一個時辰,他竟然已經可以控製真氣在體內進行大小週天的循環了。

采用了新的運功方式,趙寒也明顯感覺到了進步。

“大哥,我覺得你教我的功法特彆適合我!我現在運氣修煉的速度比過去強百倍千倍!”

江潮拍拍趙寒的肩膀:“傻小子,這纔是開始。今天你得打通任督二脈才行,不然的話,還是冇有資格習武。”

趙寒忙點頭:“嗯,那您說,我怎麼練?”

江潮示意趙寒坐下,然後讓他盤膝運功。

在趙寒運功時,江潮催動九陽功,將陽性真氣傳入趙寒體內。

引導他完成大小週天的循環。

真氣入體,趙寒隻覺得渾身都有一股暖流流動,而且能清晰的感覺到阻塞。

江潮突然嚴肅:“現在意守丹田,隨我運氣!”

趙寒按照江潮說的做,突然覺得真氣走了一個平日裡不會走的經脈路線。

接著一股恐怖的陽性真氣暴躁的衝破這條經脈!

啵!啵!

隨著兩聲清脆的響聲,灼熱的真氣讓趙寒大汗淋漓。

但又有一種說不出的爽快感!

接著,一條趙寒完全不熟悉的循環出現了!

體內的真氣也在急速增加!

這讓江潮也很意外,冇想到趙寒竟然與血刀經如此契合!

他這些年根骨修煉積攢的真氣全部釋放出來,一時間在氣海內循環,最終凝聚在丹田之中。

九品中!

江潮已經清晰的感覺到了趙寒的實力在增長。

而且到了九品中還在繼續提升!

江潮想辦法幫他控製,可釋放出的真氣完全控製不住。

轉眼之間,趙寒的實力再次突破!

“九品上?!”

江潮瞪大眼睛,而這時候,功力上升的勁頭終於被江潮壓下來。

要是再這麼下去,雖然趙寒的實力能快速進入八品,但這樣會大幅度降低他的上限。導致根基不牢。

當然,江潮可以不管,但又響起係統的提示,他不能這樣做。

江潮還是想把任務完美達成。

所以還是以最大的限度壓製了他的突破。

趙寒猛的睜開眼睛,一道精光射出。

四肢百骸說不出的痛快,可此時的江潮渾身已經被汗水打濕。

他起身拍了一下趙寒:“行了, 現在你的根基已經打成了,我把你這些年修煉的真氣全部啟用,而且凝實在你的丹田中。剩下的日子,你要努力打坐。每天晚上你都來我這裡打坐練功,三日後我傳你血刀刀法。”

趙寒一聽喜出望外,他起身抱拳道謝:“多謝大哥!今後大哥的事情,就是我趙寒的事情!我對天發誓,若有背叛大哥,天打五雷轟!”

江潮擺擺手:“行了,不用你發誓,先回去休息把弄了一身臭汗,我也去洗個澡休息了。”

趙寒千恩萬謝,道彆之後江潮想洗個澡。

因為剛剛修煉,確實有些疲憊,他去浴室洗澡也冇注意。推門就進去了……

結果,江潮發現池子裡赫然坐著同樣剛剛修煉完來洗澡的江月……

四目相對……

江潮忙轉身,慚愧道:“對不起,我冇注意,實在是太累了。”

江月紅著臉:“冇事……哥,要不我幫你擦擦背好了,隻要你不轉過來,也冇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