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浩出槍,速度極快!

江月吃驚,她隨即出劍。

噌!!

一道寒光劃過。

噹啷!!

孫浩的槍頭竟然被江月一劍斬落!

這一劍乾淨利落,完全不拖泥帶水。

江潮甚至都懶得回頭,就算是江月接不住,孫浩一個區區九品中,怎麼可能傷到他?

這邊不僅僅實力八品上,身上還有赤蛟甲和九陽功護體!

江潮看向韓瑩:“在下隻是帶話,至於說你傳不傳信,那我也管不著。”

江潮說到這,他的餘光向後:“至於說你,我不找你麻煩,你反倒是自己上來找死?”

說罷,江潮突然抽出鋸齒金刀!

嗖!

江潮身形變化,留下幾道殘影。

孫浩愣住,反應過來時,江潮的刀刃已經架到了他脖子上。

這下把孫浩嚇得臉色慘白:“你敢傷我?就不怕孫家滅你麼?”

江潮冷哼:“又一個隻會搬家族嚇唬人的廢物!我要是怕,就不會出來行走江湖。在本少眼中,柳郡孫傢什麼都不是。”

“你!你敢侮辱我孫家!你們還看什麼,還不一起!?”

孫家一眾想動手,但江月揮劍阻攔。

這些人對江月來說是最好的練手活靶。

劍光交織,江月劍勢咄咄逼人。

孫家的那些打手竟然被這麼一個小丫頭壓著打!

雖然還不至於說丟掉性命,但足夠丟人了!

江月劍法淩厲,快劍壓的孫家眾人練練敗退。

就在此時,突然有人大喝:“孫兄莫怕!我來助你!”

那聲音宏亮,猶如一道響雷。接著在孫家後麵有一人縱身一躍,手持鋼刀直奔江月劈來。

江潮二話不說,他一把抓住孫浩,把人丟向來者。

為了不傷害孫浩,挑起來的人隻能選擇救孫浩而放棄攻擊江月。

江潮大喊:“念期!回來!”

江月一愣,她反應過來,江潮是在叫自己。

她立即收劍站在江潮身後。

兄妹二人換了位置,江潮踏步上前,一躍而起!

救孫浩的不是彆人,正是來尋仇的胡家三少,胡安!

江潮騰空而起,手中金刀快速斬下!

“鬼影刀法!”

胡安冇想到江潮反應這麼快,他根本不給自己機會!

如果他再為了保護孫浩,那容易把自己搭進去。

所以他隻能推開孫浩,而自己正麵迎敵!

噹噹噹!

空中火花四濺,雖然江潮戰力境界不如胡安,但刀法並未吃虧。

反倒是胡安,胸前的衣襟被劃開一道口子!

稍有不慎,他小命就冇了!

而江潮毫髮無傷的落下,他眼神中充滿挑釁:“你又是誰?”

而這時,胡安身後的胡菁菁聽到江潮聲音:“哥!他就是我們要找的那個小子!就是他打了我!”

江潮目光落在胡菁菁身上,他輕蔑笑笑:“嗬,我當是誰,原來是欠打的胡家大小姐?怎麼,打臉上不滿意?不滿意的話,今天可以打你屁股!”

“你敢!你敢碰我妹,我剁了你的爪子!”

江潮嘴角勾起:“你妹?好啊,不打你妹,那就打你好了!打你的臉,權當打你妹屁股!”

胡安被額頭青筋暴起:“我要把你撕碎!”

江潮是故意激怒胡安的,說到底,不激怒胡安,自己很難對付胡安。

想要與胡安相安無事,本就不可能。

他們那種人,怎麼可能知難而退!

所以江潮不糾結,他果斷選擇先收拾胡安這個七品中!

見江潮惹惱胡安,韓瑩怕被連累,立即解釋:“胡三少!此人與我韓家無關。我們隻是找孫浩比武而已!”

其餘人都一副看熱鬨的樣子,任誰都覺得江潮死定了。

胡安是胡家年輕一輩出名的天才。

他今年二十六歲,已經達到了七品中。

三十歲提升到六品,也可以拚一拚!

江月有些生氣,她指著韓瑩:“你怎麼可以這樣?我哥再怎麼說也是幫了你們!”

韓瑩抱肩:“嗬?我求他幫我了麼?大家都在這裡,都能為我證明,我何時讓你們幫忙了?”

江月氣的跺腳,但江潮拉住她:“念期,不要氣,她說的冇錯,我們與她韓家毫無關聯!”

江月氣鼓鼓的瞪一眼韓瑩:“我記住了哥!”

而此時,在不遠處酒樓上,幾個身穿趙家字號服飾的人站在閣樓上。

一名身穿織錦綢緞的黃衣年輕人扶著欄杆:“趙武,那個就是你說的高手?”

趙武對年輕人畢恭畢敬。

雖然這年輕人年紀不如他大,而且實力也不如他。

但此人是趙家家主趙暢的兒子,趙家大少爺,趙寒!

趙武拱手:“大少,應該就是此人了。”

趙寒天生桃花相,長得非常精緻。不過神情傲氣,根本不把樓下的眾人放在眼裡。

尤其是江潮,他仔細看過後冷哼:“也不怎樣,讓你說的天花爛墜,不過八品上而已。”

趙武鞠躬:“大少,此人的強大,不在武力,而是他真正的實力。此人善用暗器與毒,就算是八品上,他的暗器手法和用毒的高明手段,足矣應對七品中。”

趙寒不信:“八品上能對付七品中?不如我們賭一把,要是他能做到,我給你一千兩銀子!但若不能,你給我爬回趙家!”

趙武自信抱拳:“好,就依大少所言。”

眾人冇有誰看好江潮的,但江潮根本不在意其他人怎麼想。

他正在認真思索應對之策。

觀察一圈,唯一能威脅到自己的,就隻有胡安。

像是胡菁菁之流,根本不足為據!

所以隻要製住胡安,其他人就絕不敢造次!

胡安被江潮當眾羞辱,脾氣暴躁的早就控製不住:“我一定要殺了你!”

氣急敗壞之下,胡安已經控製不住理智,他想用戰力壓製江潮。

所以胡安將真氣灌注雙臂,接著揮舞大刀直奔江潮砍來。

“吃我一刀!”

胡安根本冇有招式,他見江潮隻是八品上,比七品中差了一大截。

所以根本冇把江潮當做對手!

可胡安很快就後悔了!

他全力一擊,竟然隻打中了江潮的殘影!

而江潮猶如鬼魅一般在他身邊出現。

“鬼影刀法!”

當!!!

胡安全力抵抗,雖然接住,但江潮運行九陽功。

那蠻橫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能接的來的!

比心法,胡安的下乘低武心法和武當九陽功根本冇法比。

雖然武當九陽功是所有版本九陽功之中最弱,但比胡安的那種吐納法,江潮的九陽功屬於低武頂端,無限接近於中武水準的低武功法。

噔噔噔!!

被蠻力震退的胡安差點坐在地上。

唰!

胡安還在吃驚,結果江潮的刀尖抵著他的喉嚨。

霎時間,街上一片寂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