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被打的臉頰火辣辣的疼痛,江潮完全不管對方到底是不是美女。

隻要動江月,那就相當於動他的逆鱗。

女孩被一個陌生男人當街掌摑,她也受不了:“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麼?”

“大小姐!”

女孩身後的一眾人,個個義憤填膺:“臭小子,你知道她是誰麼?她可是柳郡胡家的大小姐,是我們家主的掌上明珠!你敢打他!”

江潮撇一眼說話的人:“我打怎麼了?她差點殺了我妹子。我冇殺他已經很仁慈了。”

“呸!你們這群人的狗命,連我家大小姐的一根頭髮都比不上!”

江潮二話不說,一拳將對方打飛。

“九陽拳!”

江潮這一拳下去,說話的人飛出去十幾米才停下來。

重重落在地上後,江潮眼神一凜:“再胡說八道,要你狗命!”

胡家人嚇壞了,江潮這一拳打飛的是一個入品武者!

雖然隻有九品下,但一拳就打飛,這說明江潮實力恐怕是在九品之上,最少也是個八品下!

江潮這一拳,打的胡家人都慌了。

而與胡家起爭執的趙家一眾都愣了。

領頭的年輕人看向江潮抱拳:“對不起兄弟,我們之間的爭端殃及到你,實在抱歉!”

江潮又瞥一眼年輕人:“少放馬後炮,要是你傷我妹子,現在人頭落地。而且我跟你不是一夥兒的!”

被打的那女孩叫胡菁菁,刁蠻任性的胡家大小姐。

而這個年輕人,是趙家的旁支,趙武。

兩個人因為家族矛盾起了衝突,但相比胡菁菁,趙武還是非常明白事理的。

他看到江潮的實力,就算是江潮說話不好聽,但還是忍了。

而胡菁菁不同,她火冒三丈,指著江潮跺腳:“給我殺了他!”

胡家人一聽,一用而上。

趙武見勢不妙,立即喝道:“這是我們的事情,不要再殃及無辜!胡菁菁,我們的仇,找個地方咱們慢慢算!你乾嘛?”

胡菁菁掐著腰:“你算什麼東西?叫趙寒來跟我對線還差不多!”

江潮抬起手:“你們退下,這裡不需要你們。”

說罷,趙武感覺江潮是真的惱了,他忙對手下揮手:“撤!”

瞬間,趙家的人全部撤出去。

他們撤的時候,還把周圍的人都轟走了。

這樣,江潮就不用擔心會傷及無辜了。

對於趙家人的表現,江潮的印象分還是暗暗的加了一些。

胡家人像是土匪一樣一用而上,他們打算以多欺少。

可冇想到江潮身影好像是幽魂飄忽不定,這些胡家的年輕一輩,根本無人能捉住江潮。

就在這時候,江月在人群裡走出來,她擔心的看著江潮:“哥!你小心啊!”

聽到江月喊話,胡菁菁一怔。

她看向江月,發現人群中站著一個非常漂亮的小姑娘,而且這小姑孃的長相絕對遠超自己。

跟她比,自己的美貌就被降了好幾個檔次。

瞬間,胡菁菁嫉妒心升起,她蠻不講理的指著江月:“去,把那個小賤人的臉給我刮花!”

胡菁菁這句話,觸了江潮的逆鱗!

原本江潮不想殺人,隻想略施懲戒,但胡菁菁一句話,讓江潮動了殺機!

江潮的手放在後腰,他抓住皮帶上的毒砂。

這些毒砂都是用毒藥餵過的!

胡家一眾轉向朝江月衝過去,哪想到江月也不白給。

雲塵劍出鞘,一道寒光竟然直接劈了一個胡家的晚輩!

江月也冇想到自己出劍就傷了人!

江月雖然未入品,但修行的劍法卻是低武之中非常強悍的功法。

那是江家的基礎劍訣!

她劍法淩厲,猶如寒江上的一道孤影,蒼茫天地之間泛起一線凜冽殺機。

隨著血花迸濺,江月砍傷了對方!

江潮一把揪住對方的後脖領,一腳跺地,腰上順勢爆發一股蠻力。

將受傷的人像是沙袋一樣拋出去!

砰!!!

這一摔,傷者怕是要躺上一年!

胡菁菁都傻了,冇想到這麼小的小姑娘竟然劍法如此淩厲!

而這個“哥哥”,年紀不大,但實力絕對已經是入品以上!

胡菁菁心中驚訝:“他們到底都是哪兒來的妖怪?!”

江潮此時猶如殺神附體,龍之逆鱗,觸之必死。

胡菁菁不知道,她們現在闖禍了!

江潮的手抓起一把毒砂,接著真氣灌注手腕,以腰力推動手臂,掌力震出真氣,推出大量的毒砂朝胡家人的方向發射。

“天女散花!”

一陣墨綠色的毒砂擴散,毒砂猶如狂風吹動的沙粒,急速撲向胡家眾人。他們看到江潮放毒,連忙將胡菁菁護在中央。

雖然他們倒是忠心耿耿,但麵對江潮自己調製的毒龍砂,這些九品武者基本毫無生還可能!

尤其這不是普通揚了一把沙子,所有的毒砂都是精鐵打造,發射的時候,三次震盪,將毒砂徹底震散,而且發射的速度非常快。就算是甲冑也能穿透!

更不要說隻是一件普通的衣服!

這些毒砂穿肉透骨,眾人中招的那一麵全部都血肉模糊!

一瞬間,胡家死的隻剩下兩個隨從和胡菁菁了!

空氣中一片沉寂。

趙武嚇得直冒冷汗,雙腿打顫。

若不是他及時道歉,現在死在這裡的也可能有他!

一擊,胡家十幾個晚輩都死了。

在柳郡絕無人敢做這樣的事情。

但江潮做了,不僅是做了,還做的非常乾脆。

掃一眼地上的屍體,江潮的眸子一動,目光落在了胡菁菁身上。

胡菁菁嚇得癱坐地上,哇的一聲嚇哭了。

她這一哭,江潮心生厭惡,反倒是懶得搭理她。

江潮也回過神,發現自己剛纔一怒為紅顏,做的過火。

現在要減少損失才行,所以他一言不發直接拉著江月混入人群就跑了!

空留下滿地屍體,還有嚎啕大哭的胡菁菁以及汗流浹背的趙武……

江潮不知道,就在不遠處的酒樓上,一名衣著破爛的老道悠閒的喝酒,他眯著眼睛看向江潮消失的方向:“這臭小子,幾天不見,又厲害了!這樣的人才,得想辦法拉他入亂世盟!可不能便宜了顧依凡那陰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