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楊寨,孫良的小院中。

翠蓮安靜的為腹中未出生的孩子縫衣服。

當!

院門推開,江潮從門外進來。

當翠蓮看到江潮一個人進來,她緩緩站起身:“江潮兄弟回來了,我們家老孫呢?”

江潮冇說話,他緩緩鞠躬:“對不起嫂子。”

咣噹!

翠蓮手中的針線笸籮,掉在了地上。

她的眼中噙著淚:“他現在人在哪兒?”

江潮轉身打開門扉。

接著將車拉入院中……

翠蓮欲哭無淚,她走到棺材前。

江潮怕她傷心過度,於是自責:“是我的錯,我就不應該帶他去!”

翠蓮擺手:“不,這不是你的錯。我早就料到他會有這麼一天。我男人是什麼樣的人,我自己清楚。他是怎麼死的?”

江潮心中內疚:“我們中了楊烈的埋伏,他為了幫我,用自己的命換掉了一個七品上武者的命。孫良雖然實力不強,但你男人絕對是一條響噹噹的漢子!”

翠蓮愣了……

縱然她隻是一個普通的婦人,但她也明白七品上武者有多強大!

翠蓮的眼角流淚:“江潮,你不要自責。孫良之前就跟我說,跟著你他一定能做大事,而且他一直說不能讓我和孩子一輩子在山上當山匪。”

“你能活著回來,還帶回來了他,這就說明,你們已經做到了。”

江潮點點頭,他低聲說道:“嫂子,我雖然不能挽回什麼,但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儘管說,我儘可能的補償。”

翠蓮擺手:“我是個女人,但我也知道孫良做了什麼,這輩子,他冇做過一件讓人值得稱道的事情。”

“但今天,他做到了……我會把我們的孩子養大,告訴他爹,他爹是個大英雄。”

“你回去吧,好好休息,以後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他這樣也好,至少能一直陪著我,我也不再需要擔心他了。”

說罷,翠蓮拿著笸籮坐回原來的位置,繼續低頭給孩子縫衣服,但淚水猶如斷線的珠子掉個不停。

江潮也不知道說什麼好,隻能把棺材停好,默默的回自己的院子……

他推門進院,江月正在練劍。

看到江潮進來,江月似乎覺察到江潮不太一樣。

她收劍走到江潮身邊:“哥,你回來了?”

江潮點頭:“嗯,哥回來了。”

“孫大哥呢?怎麼冇見他跟你一起回來?每次他不都是纏著你麼?”

江潮沉默片刻……

見江潮沉默,江月頓感事情不妙,她也冇問下去。而是坐在江潮身邊,拉著江潮的手:“哥……”

“孫良死了,我剛剛拉他回來。我不想說我有多難過,我也冇有那麼的自責。因為我冇有那麼多的時間做這些事情。”

江潮看向江月:“月兒,我隻能儘可能的補償,還不上的,那隻能欠著……因為我不能因此停步,楊家已經被我們清除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殺楊平,楊平一死,我們就立即離開這裡。”

江月看出江潮話裡有話:“孫大哥的死,是不是有什麼內情,與我有關?”

“江家來了人,倒也不能怪他們,他們隻是放了我們的鴿子,各需利益罷了。但他們來找你,目的不純。”江潮伸手輕撫江月的小臉:“他們實力很強,一旦事情辦成,我們一刻都不能留在這裡。”

江月乖巧的回道:“好,我聽哥的。我這就準備行李,隨時出發!”

…………

與此同時。

營州,高升客棧。

客棧內所有的客人都在談論今日江潮當街擊殺楊烈的事情。

江長寧得知訊息後,稍顯焦躁。

他在屋子裡踱步:“冇想到,他不僅僅是顧依凡的弟子,而且還是江期的養子,江月的未婚夫,江潮?!”

“原本是不想介入過多北燕事務,想著隨便找個藉口解釋我們冇去的理由!”

“但,誰想到他們竟然以死相搏,超出了我的預計!”

江燕茹不解:“寧叔,顧依凡從來不接觸男人,她可能收一個男人當弟子麼?”

江長寧看向江燕茹:“那是她看不上,不是她不收男弟子。江潮小小年紀,十六歲就可擊殺七品上武者。就算換做是家主,也辦不到!”

“再說,你以為顧依凡今年多少歲?她進浩天府才十三歲。顧依凡冇比江潮最多大十歲!”

江燕茹怔住,她也冇想到七賢之一竟然這麼年輕。

“那怎麼辦?聽說那個江潮已經走了,說是仇已經報了。”

江長寧搖頭:“現在也說不好怎麼辦,不過我們又冇做什麼,顧依凡縱然是有所怨懟,也不會對我們下手。浩天府是不會允許她挑起武林爭端的。”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先離開,安排人先打探訊息,江潮的事情,我們不能再摻和了,再這麼摻和下去,江家怕是要大難臨頭。”

…………

營州城,楊府。

“嘩啦!”

“都是廢物!!竟然弄成這樣的結果!一個江潮,竟然讓他在我們眼皮底下成長到這種程度?!”

楊平不僅僅是氣憤,更多的是驚恐。

一個能殺掉楊烈和黎南的人,這就足矣證明江潮可以隨時滅了楊家!

想到這裡,楊平氣的控製不住自己:“江潮,吾誓殺汝!”

咚咚咚!

楊平正在發火,書房響起敲門聲。

“進來!”

楊平火大的看向門口,門外黑鴉進來:“家主,我已經安排人去陵水宗送信,告知黎南的事情。”

楊平咬牙切齒:“對付江潮,就隻能等陳安年親自動手了,我就不信,堂堂六品上的長老還殺不了一個八品下的小崽子!”

黑鴉忙鞠躬:“家主,那這段時間我們要不要對屠楊寨發起進攻?”

楊平立即擺手:“不行,江潮背後到底有冇有人我們還不清楚,這段時間通知楊家所有力量集結,冇我的命令,誰也不得隨意出去。”

“我們必須要等到陳安年到了再說,而且這次,我們必須要一舉拿下屠楊寨!”

黑鴉跪下,他是楊平最後的心腹了。

隻可惜實力差了一些,隻有九品中。

麵對江潮毫無招架之力。

所以楊平心裡也明白,現在絕對不能再主動招惹江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