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南掃一眼徐博的屍體,眼神透出殺氣:“殺我陵水宗弟子,你死定了!”

江潮咳了兩口血,他竟然又站了起來。

換做一般的八品武者,現在已經喪失戰鬥力了,就算江潮是八品上,也絕不可能站起來的。

可江潮不僅僅站起來,他還拔出狐金短刀做好應敵的準備!

黎南眼神一凜:“竟然還能站起來?決不能留你!受死吧!”

黎南其實一直在暗中觀察,他躲起來是為了防止江潮還有幫手,所以一直在暗處觀察。

但黎南發現附近並無其他人,再加上江潮的機會把握準確到讓黎南都覺得可怕。

他才十六歲,竟然每一個稍縱即逝的機會都能抓住!

而且他也看出來,江潮無時無刻都抱著必死決心迎戰。

他在向死而生!

反觀楊烈,稍微得一些甜頭就飄飄然露出破綻,論實力楊烈絕對高於江潮。

但論技巧和尋找機會的本事,江潮甩楊烈十條街都不止!

而且,江潮的近戰拳腳應該是有毒。

所以想要打贏江潮,必須要隨時保持運功防止毒素侵入體內!

黎南不給江潮機會,他更不敢輕敵。

在觀察的時候,黎南就明白了一件事。

如果給江潮機會,他就像是毒蛇一樣,隨時都會給目標緻命一擊!

這人不是在打鬥,他更像是在狩獵!

黎南為了不成為獵物,他必須不給江潮任何機會!

“陵水劍訣!怒濤式!”

數道劍影交織,劍鋒淩厲的逼向江潮。

而江潮也不會坐以待斃,他施展幽冥鬼步。

身形虛幻,快速閃躲!

黎南的劍氣猶如怒海狂濤一般,想要吞噬掉江潮的生命。

【叮!俠士怒氣攢滿,觸發“過目不忘”,習得《陵水劍訣怒濤式》】

【俠士可施展!】

可這時候江潮不知道學會這劍招有什麼用!

當!!

係統的聲音響起的同時,黎南竟然破掉所有殘影,找到了本體!

七品上,功力遠高於江潮!

正麵接下,黎南磅礴的內力。

江潮感覺體內氣血翻湧!

噗!!

接著整個人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飛出去!

江潮重重摔在地上,頓時奇經八脈短暫散去功力。

這一擊讓江潮的內傷已經成了重傷。

江潮這次敗了!

一時間,江潮似乎看到了死亡,他忍著疼痛準備做最後的掙紮。

他悄悄握緊含沙射影。

黎南見江潮已敗,他不敢輕敵,準備結果江潮。

“受死吧!”

黎南果斷揮劍,然而就在這時候。突然一道人影衝出,撞開黎南!

“江少!跑!!”

江潮一怔,因為撞開黎南的人正是孫良!

趴在地上江潮看到孫良拔刀與黎南對峙,他麵對的對手可是七品上!而他連不入品的武者都打不過。

江潮掙紮爬起,怒喝孫良:“你出來乾什麼?!快跑!”

然而黎南已經反應過來,他看向孫良:“看來你想先死啊?好!”

說著揮劍砍向孫良。

孫良那點本事欺負老百姓還行,七品一劍斬下,他雖然擋住,但內勁貫穿身體。

噗!!

孫良嘴裡噴出血霧!噴濺黎南一身!

而他手中的刀掉落在地上,整個人傻傻的跪在地上。

這一劍雖然冇砍中孫良,但孫良五臟俱傷,已無生望!

江潮瞪大眼睛:“孫良!!!”

看到孫良重傷,江潮在暴怒之下,無意間激發了聖焚琉璃體的潛能!

九寒毒和那股恐怖的灼熱真氣再次發作。

體內霎時冰火兩重天!

就在江潮寒毒與不明真氣發作時,黎南頓感意外:“嗬?走火入魔?很好!接下來,就讓我送你歸西!”

江潮絕望,他冇想到自己竟然被算計,而且同一天被兩夥人算計。

楊烈埋伏了他,而江家顯然是放了他的鴿子!

悲愴之下,江潮準備接受這絕望的到來。

但黎南才走了幾步,結果發現自己的腿被孫良死死的抱住!

“江少……快走……”

江潮渾身一震,他看到孫良口鼻湧血,但他雙手死死的抱住黎南的腿,不讓黎南向前一步!

被孫良阻斷,黎南終於不再冷靜,徹底被孫良激怒!

他想甩開孫良,但孫良怎麼都不肯鬆手。

黎南氣的不斷用力踹孫良,但孫良就是不肯鬆手。

黎南用力一跺,孫良的脊骨被踩斷,但雙手依舊死死的抱住黎南……

江潮血灌瞳仁,高聲怒吼:“孫良!!!”

雖然孫良不是什麼好人,但這些日子,都是他陪著自己在複仇。

從他來到這個世界開始,這個油嘴滑舌的男人就一直陪著自己曆經生死。

他確實貪小便宜,喜歡偷偷的私扣給他辦事的錢。

但哪次出生入死,他不是堅定跟著?!

黎南見孫良還不鬆手,他調轉劍身,劍尖朝向孫良……

“死雜碎!我看你是真的不想活了!我成全你!”

黎南用儘力氣,終於掙脫。

他憤怒的翻過來的孫良踩在腳下,劍刃朝向孫良的心口刺下!

千鈞一髮,江潮看到地上徐博的劍。

一時間江潮響起了係統剛纔學到的劍招。這個距離,劍氣能夠到!

“我殺了你!”江潮起身,衝向寶劍。

“幽冥鬼步!”

可此時黎南的劍已經刺下!

救孫良已然來不及了!

撲哧!!

血花飛濺,江潮怒不可遏的抓起徐博的寶劍。

“陵水劍訣!怒濤式!”

江潮將黎南用的劍法再次施展一次!

黎南一愣,然而那猶如怒濤一般的劍氣已射來。

“怎麼可能?這不是我的劍訣?”

黎南愣住,彌留之際的孫良拚勁最後一絲力氣,雙手死死的抓住寶劍。

他嘴裡汩汩的湧出鮮血:“江少!!孫良隻能陪你到這裡了!”

孫良用命換黎南拔劍慢了一拍,他雖然擋住部分劍氣,但還是有三道劍氣刺中了他!

第一道,貫穿了大腿。

第二道,劃傷了臉。

第三道,洞穿了腹側!

黎南也冇想到自己竟然被一個八品下打的如此狼狽!

江潮見黎南負傷,立即催動九陽功,強行控製住體內的混亂。

接著甩手射出一道寒芒!

“仙人指路!”

黎南想要用劍抵擋,他的腿受傷,不便躲閃。

但這飛刀太快了,而且力道奇大!

小小的飛刀竟然隱隱有一種千鈞之力的感覺!

當!!!

噔!噔!噔……

雖然還是用劍擋住飛刀,可黎南被震退了五步!

就在他回過神的時候,江潮猶如鬼魅一般以幽冥鬼步到了他的麵前。

接著江潮對他玩命似的雙掌拍出!

黎南用劍已經來不及了,他連忙鬆開手中劍,催動內力以內力對轟,提防江潮用毒!

啪!二人雙掌相對。

可令黎南想不到的是,江潮體內散發出磅礴的內力。

這股內力陰寒至極!

而且更為詭異的是,他的功力在對抗的瞬間就崩潰瓦解,被莫名其妙的化去!

“化寒功!”

江潮以全力催動化寒功,九寒毒接著化功的效果快速入侵。並飛快的冰封黎南所催動的內力,並以寒氣的方式被聖焚琉璃體吸收回去!

眨眼間,黎南的功力還隻剩下不到三成!

而江潮身體明顯膨脹起來。

惶恐的黎南隻能選擇拚命,他故意讓內勁反衝,以自傷經脈的方式震開江潮。

可江潮催動九陽功高速吸收功力!

隻被黎南震退了半步!

【叮!恭喜俠士提升到八品中!】

【叮!聖焚琉璃體再次獲得控製,俠士啟用聖焚琉璃體秘法:燃血秘術。】

【俠士可以自身鮮血為媒介進行燃燒,釋放陽性真氣與九寒毒最大威能,短時間內可大幅度提升功力。】

【俠士注意,過度燃燒會消耗生命,請善加利用。】

聽到係統提示,江潮眼神一凜!

他毫不猶豫的做出選擇!

“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