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潮雖然看出來營州府衙是有態度轉變。

但依舊不明白其中緣由。

按照道理來說,楊家販賣武庫兵器營州府衙絕不可能不知道。

如果突然翻臉,那就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曹安不知道,楊家竟喪心病狂的把武器賣給南趙邊軍!

偷賣軍器監兵器各地都有發生,大家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直接販賣兵器給南趙邊軍,而且屍體和令牌都懸掛在門上。

這種事情是掩蓋不住的。

一旦查出來,曹安勢必受牽連。

所以為了自保,曹安現在應該是選擇與楊家分道揚鑣。

想到這裡,江潮心中暗道:“既然如此,那我不如給你送上一記助攻!”

江潮的緊急任務是要清理楊家的高手助力。

要殺掉楊家四個至少要達到八品的高手。

這兩個既然是二房的人,那就在營州府衙釣楊安上鉤好了!

二房的楊安八品下,楊府最後的八品武者。像是黑鴉這種九品上,江潮完全不在乎。

隻是這位楊二爺,他從來不露麵,經常在家裡找上許多女人花天酒地。

就算是出來,護衛的陣勢也絕不比楊平的差多少。

所以想要殺楊安,那就隻能進楊府去殺了。

但問題是,楊府之中有七品中的楊平和七品下的楊烈父子。

江潮去就是有來無回。

但如果,兩名衙役被扣的話,那就不同了。

江潮思來想去,心生一計!

就在雙方拔刀對峙的時候,江潮立即拱手:“二位官爺,學生柳郡遊學學子胡疆,此行來此隻想解決生意的問題,不想結仇。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衙役冷哼:“我們接到舉報,有人在這裡敲詐勒索。”

江潮眼底閃過一絲寒意。

他拿出銀票:“這個麼?其實是我與這兩位大哥談生意的事情。學生柳郡人士,與楊家日前有些生意。這點錢,都是正常打點,算是我的一份心意。並非敲詐。”

兩個護衛上來一人扯走一張帶毒的銀票,得意洋洋的揣入懷中。

“冇錯,我們在談生意上的事情!”

衙役氣不打一處來,他斜眼看江潮:“談生意?柳郡人,跑到營州談什麼生意?”

兩名護院囂張的拔刀對峙:“我勸你彆管這事,這事我們楊家與他的生意,我們在談買賣,壞了我的買賣,你擔當得起?!”

江潮裝出息事寧人的樣子:“出門在外,二位大哥,我不想在外生事,咱們的買賣又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還是我來解釋可好?”

護院以為江潮隨便找個理由,想要息事寧人,便信以為真點點頭。

江潮得到楊家護院的同意後,他拱手道:“二位捕快大哥,半月前楊家在我家借走一批馬車押運兵器前往南趙,結果我家車馬音信皆無,此行是來討回車馬,還有楊管家許多的一千兩紋銀。”

衙役一愣:“你說什麼?運送武器去南趙?”

“正是,由楊家管家楊不才親自出麵。是他親口承諾,用完歸還後支付紋銀一千兩。”

楊家護院相互看看,他們麵露不屑:“我們楊家能用你們的車,那是給你們麵子,還敢來要錢?”

這兩個衙役確實是來針對楊家護院的。

他們根本就不止這兩個人,院子裡的一名衙役吹了一聲口哨。

接著好幾個衙役從後門踹門而入,從前麵商鋪也衝入不少的衙役。

一下子就把這兩個不入品的楊家護院給圍住了!

“營州府衙辦案,捉拿涉嫌盜竊武庫犯人!將這些人全部拿下!帶回府衙問話!”

段掌櫃的嚇得滿頭冷汗,他冇想到江潮膽子這麼大。

可這個時候說什麼都來不及了,衙役直接將他們全部押起來,直接去對麵的衙門。

楊家的兩個護院想反抗,但冇想到衙役早有準備,一頓槍棒伺候,打得他們鼻青臉腫。

才把人抓住,結果兩個人突然口鼻出血!

渾身抽搐一會兒就斷了氣!

因為當時場麵太亂,誰也不知道到底是被打死的,還是他們自殺。

但衙役絕不可能承認是他們打死的,於是聲稱這兩人畏罪自殺,將屍體一併抬入衙門。

江潮,孫良和段掌櫃被帶入府衙並未審訊,而是直接帶到了大堂。由曹安直接問話。

聽到手下人說江潮說的事情,他急匆匆的穿戴整齊,升堂斷案。

江潮故意裝作嚇壞了的樣子,段掌櫃是真的嚇壞了,而孫良一直低著頭不敢抬頭,他本來就害怕被認出來。

所以三人都挺像被嚇到了似的。

曹安看三人的神態,新師爺在他耳邊悄悄耳語,把剛纔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聽過師爺的講述,曹安心中有數。

啪!

曹安敲響驚堂木,厲聲嗬斥:“棠下何人,報上名來!”

江潮連忙拱手:“學生胡疆,攜隨從孫小二。”

段掌櫃哆嗦的想說話,曹安擺手:“段掌櫃,本官認得你,你不必了。”

“多謝大人。”段掌櫃哆哆嗦嗦的磕頭道謝。

按照北燕禮製,江潮是朝廷學子,就算是天子門生,不必跪拜。

從江潮的一舉一動來說,曹安看不出破綻:“胡疆?你可知罪?”

江潮忙躬身:“青天大人,學生何罪之有?”

砰!

曹安又拍驚堂木:“大膽胡疆,本官問你,武庫失竊,是不是你們提供的車馬?”

江潮假裝驚慌失色,他愣了,然後忙解釋:“大人,學生的家裡隻是借了楊府管家一批車馬,他不肯留字據,畢竟我們經常有往來,家父就相信了他的為人。我隻聽說是運送一批他們自己生產的兵器去南趙境內賣。武庫的事情,學生真的不清楚!”

曹安麵沉似水,他盯著江潮問:“你說楊不才與你們定下契約?”

江潮拱手:“大人明鑒,學生若知此事,何必要與兩位官差大哥提及此事?”

曹安看看他的兩名衙役,兩名衙役同時抱拳:“是的大人,是他親口說出這件事。”

曹安沉吟:“這麼說,你卻是不知楊家的事情?但你可確定,是借給了楊家車馬?他們用這批車馬是運送武器的?”

“回稟大人,這批車馬我們是分兩批借的,第一批是由福威鏢局的王彪帶人借走的,一共是五十三輛車。”

“第二批,則是由楊家的一位叫做楊十九的人帶走的,那人神神秘秘,不愛說話。第二次借走了我們六十六輛車。”

江潮說的話,都能對上!

砰!

曹安拍響驚堂木:“來人,既然是福威鏢局的人,那就去楊府請楊家二爺來府衙,給本官解釋一下,他這兩個護院的事情!”

“遵命大人!”

衙役們領命之後立即轉身出去辦事。

江潮此時心中暗喜:“接下來就看他敢不敢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