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觸發緊急任務,那麼眼下還需要將自己的缺陷再補全一些。

江潮手段雖然多,但功力仍是最大的軟肋。

“我要怎麼提升功力?”

江潮一邊吃飯,一邊思考這問題。

【建議俠士購買超級打折券。】

江潮一怔,他忙打開道具,這是係統隻能使用一次的東西。而且隻能兌換限定範圍的非高階功法,像是九陽神功是無法兌換的。

江潮都差點把這個道具忘了!

這東西需要88真武幣一張,可以打一折。

想到這裡,江潮毫不猶豫的兌換了一折券。

然後開始翻看那些在2萬真武幣左右的功法。

很快,江潮的目光就鎖定在了一套功法上!

那就是《化功**》!

這套功法是金大俠小說,《天龍八部》之中的功法, 也是江潮在係統裡根據金大俠世紀改版後做出的功法技能。

這套功法是星宿老仙,丁春秋自創的功法。

修行需要冰蟾毒加神木王鼎。

但江潮可以不用,他本身體內就有九寒毒,再加上自己擁有“化毒掌”這樣的道具。

可以修改功法的修煉方式。

而且,化功**本身也是陰性功法,眼下江潮功法陰性稍弱,若不補充,將來恐怕會失衡!

想到這裡,江潮毫不猶豫的用打折券兌換你!

【俠士是否消耗25888真武幣兌換《化功**》兌換後不可退換。】

“是!”

【兌換成功,俠士習得:《化功**》】

江潮迫不及待的將飯吃完,然後放下碗就跑回房間修煉。

化功**最大的特征就是利用劇毒化去對方的功法。

從這點功效來看,九寒毒自身就會遲滯功力,甚至是封住對方的經脈。

若以這種毒來修煉,效果應該差不多!

江潮帶上化毒掌,然後催動內力,引導手套上的毒素入體,然後利用九寒毒自生的毒性以毒攻毒!

這種方法雖然聽起來很危險。

但事實上,九寒毒霸道天下聞名,堪稱毒王一樣的存在。

普通毒素入體,很快就被九寒毒吞噬融合。

加之,化功**本就源自於《北冥神功》是陰性功法,雖然不能解毒,但可以更好的調度和利用體內的九寒毒。

這樣就能更好使用九寒毒和控製九寒毒。

雖然這麼做極為瘋狂,但確實適合江潮。

就這樣,足足兩個時辰之後,江潮身體周邊升騰寒氣。

九寒毒已經可以收放自如!

聖焚琉璃體的陰陽屬性發揮了極大的效果,讓江潮可以自由收放九寒毒。

而且因為聖焚琉璃體,本身的特質,讓江潮對九寒毒的抵抗力再次大幅度提升!

【叮!聖焚琉璃體陰陽調和,獲得大幅度進步,可吸收注入體內的全屬性功力。】

【叮!功法《化功**》成功進化,升級為《琉璃化寒功》!】

【功法由毒性單獨化掉對方內力升級為:化掉內力後,並以九寒毒冰封功力,可通過回收九寒毒將功力同時回收。】

江潮一怔,升級後的功法變得更邪性了!

要是可以通過九寒毒封存對方功力,然後再把九寒毒回收。

之後再用九陽功將寒氣熔化,最後就 功力就釋放出來了!

到時候就是吸收掉功力就可以了!

隻不過,這套功法也有無法無視掉的缺點。

那就是需要自己不斷的消耗內力釋放九寒毒才能消耗掉對方的功力!

如果遇到功力遠超自己的,那就冇有辦法了……

所以,化毒掌上還要繼續增加更靠譜的劇毒才行!

可現在去哪兒弄毒?

翻看係統的道具之中,毒藥不少,但高等毒藥還是非常貴。江潮買不起。

但江潮在其中發現了一種不算是毒藥的毒藥。

那就是化屍粉!

這不算是毒藥,隻是會腐蝕筋肉骨骼,相當於強酸一般。

分離就可解毒,這東西是專門毀屍滅跡用的,所需要的價格不貴。

500真武幣就能兌換。

若是使用這種毒藥,隻要對方受傷,那就隻能斷肢求生,或者直接跳進水裡。

江潮覺得這玩意雖然不算毒藥,但威力狠辣,可以試試!

想到這,江潮直接兌換了一包。

然後小心翼翼的塗在了化毒手上。

【叮!化毒手吸收成功!】

江潮聽到係統提醒後,他又帶上化毒手,走到院子裡,甩手一支飛刀打下來一隻樹上的麻雀。

然後催動化屍粉。

麻雀屍體吱吱作響,很快化作膿水。

這化屍粉的效果和含沙射影類似,而且速度也比含沙射影強。就是毒冇有含沙射影那般霸道而已。

但,如果把毒塗在飛刀上。

那就成了見低配版的含沙射影了!

關鍵是還能填裝!

江潮不僅僅能用在飛刀上,還有袖箭。

這樣江潮就有了更可怕的殺傷性!

隻是他的行為舉動,怕是讓人很難不認為是邪教中人……

江潮才吃過早飯,月兒收拾好就在院子裡開始練劍,而江潮一個人坐著發呆,思索計劃。

正發呆,孫良從門外提著一大罈子酒進來:“江少!你看我弄來什麼好東西了?”

江潮狐疑看向孫良,心中也突然覺得是時候要放過孫良了。

他又用100真武幣兌換了一枚舒筋丹。

這丹藥可以活血舒筋,增加體魄。

江潮將丹藥丟給孫良:“這是解藥,吃了吧!”

孫良接過解藥愣了:“江少……你……”

“接下來的事情,你就不要摻和了。和很危險,翠蓮還有身孕,你就不要再犯險了。”

孫良看看“解藥”,他毫不猶豫的吃下。

果不其然,身體裡一股暖流彙聚,接著身體有說不出的暢快!

孫良活動活動,接著笑道:“多謝江少!隻不過,我答應你的事情,我孫良不會忘!”

“而且,我已經當了爹,不能言而無信。這也讓我以後無法見我的孩子。”

“江少,反正我已經跟你把楊家殺的差不多了,不差這一時半刻了。而且不殺掉楊平,我也不甘心!”

“來,喝酒!”

孫良笑嘻嘻的倒了兩碗從靈河堡搶來的“靈河酒”。

江潮看孫良一飲而儘,接著孫良一擦嘴:“江少,我還是那句話,我雖然是個小人物,生平無大誌。”

“但我依舊願意用我這條命,換後輩兒孫的太平安康!所以,我跟著您,能乾大事!”

“就請您,帶著我一起把那楊家剿滅,也能讓我家孩子下山生活,不再當山匪!”

江潮被孫良的一番話所打動,他看看桌上的酒:“孫良,接下來的事情,我可能無法保證你的安全。”

孫良嗬嗬一笑:“無妨,隻要能滅了楊家,能讓翠蓮和孩子下山有個安穩的生活,我已無掛念!江少,做大事,要敢拚,不要為了我這樣的小人物而止步不前。”

“乾!!”

孫良再次舉杯,江潮已無話可說,他也舉起酒碗:“乾!”

就在江潮一飲而儘時,江月氣呼呼的掐腰指著兩人:“哥,你怎麼能喝酒呢?還有你孫良,你乾嘛帶我哥學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