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潮既然會用暗器,那麼就不能赤手空拳跟他打,要用刀!

江潮的拳腳功夫與暗器都非常好,要說缺點,那就一定是刀法!

畢竟刀法需要體魄修煉,他冇時間修煉!

而楊不才也是八品中武者,他精通一套名為《滾鼠地環刀》的刀法。

這套刀法專攻下三路,陰險至極,而且無比下三濫。

正因為如此,楊不才基本上不與人動手,怕破壞自己的形象。

但此時為了小命,楊不才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他出刀直奔江潮大腿。

而他的姿勢也好像是一個大號的鼴鼠似的。

江潮見楊不才用刀,他也不暇思索,身形一晃,刀光與火花在夜色間閃爍。

當!當!當!

一旁觀戰的陸飛驚得險些掉了下巴,江潮刀法變化無常,雖然楊不才的刀法陰險卑鄙。

但在江潮的刀法麵前,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楊不才雖然在地上靈活的閃轉騰挪,但江潮的飄忽不定更加難以預測!

“鬼影刀法!”

噹噹噹!

二人隻是來回交鋒大概十幾個回合,楊不才驚訝發現,他竟然對江潮冇有占到任何便宜!

十幾招下來,江潮不但冇有受傷,而且從一開始,除了前幾招楊不才進攻之後,剩下的就是單方麵江潮壓著打他。

而且,江潮的刀法氣勢凶猛,刀刀致命,打的楊不才心驚肉跳。

二十幾招下來,楊不才氣喘籲籲,大汗淋漓。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浸透!

而江潮年輕,加上有聖焚琉璃體和九陽功加持,他麵不改色心不跳。

在這麼下去,楊不才肯定自己必死無疑。

“這是什麼刀法?你從哪兒學的?江期明明是用劍高手!”

江潮眼神一凜,殺氣不受控製的投向楊不才。

冰冷眼神嚇得楊不才渾身一顫,心底退意已升!

楊不才縱身一躍,希望用輕功逃離,但江潮又怎麼會放他走。

就在他挑起來的一刹那,江潮運轉九陽功,施展幽冥鬼步!

嗖!

江潮躍起,接著刀光劃破夜空。

楊不才的右手從空中掉落,接著是又是“砰”的一聲。

楊不才栽倒,從天上掉下來!

江潮一腳踹翻楊不才,用刀抵著他的喉嚨:“說,到底是誰要殺我父母?”

楊不才嚇得連忙擺手:“不不不,你彆逼我,我不能說。就算是說了,你也報不了仇!”

哢!!

江潮刀刃一抬,又削掉楊不才左手!

失去雙手,楊不才疼的慘叫。

江潮猶如殺神附體一般,他手握鋒利無比的狐金短刀冷聲問:“到底是誰?”

“是朝廷!我隻知道是朝廷裡麵有人想要你死,其餘的我們根本接觸不到!我就知道你爹是北唐人。他就是十幾年前名震江湖的‘北天狼’,鎮南王李傳安!”

江潮咬牙切齒:“他們是怎麼死的?”

“我不知道!”楊不才嚇得雙腿顫抖,已經尿了褲子。

江潮揮刀又斬斷了他的一條腿!

“說!!!”

“我真的不知道!”楊不才疼的慘叫,但還是不肯說。

江潮揮刀再次砍下他另外一條腿!

楊不才疼的昏死過去,江潮知道,楊不才確實不知道父母死因,但至少已經清楚,他是鎮南王世子,這個訊息需要他以後自己去證實。

弄清楚之前,他不能承認這個身份。

想到這裡,江潮一刀封喉,割斷楊不才的喉嚨。

周圍的屠楊寨眾人都看傻了……

誰也冇想到江潮竟然這麼狠!

江潮擦一把臉上的血:“把他的屍體和令牌一道懸掛在武庫司門口!”

“是!”

大傢夥都跟楊不纔有仇,雖然江潮下手狠了點,但大家看到之後非常解氣!

多少人都被楊不才害死,彆說斬斷手足,就算是活剮了他都是應該。

眾人開心的將楊不才懸掛在武庫司門口,至於那剩下的人直接丟下刀,不敢反抗。

陸飛也不廢話,一刀殺了他之後,立即叫眾人開始搬武器。

大概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所有的貨物全部裝車,武庫司被搬空!

大軍浩浩蕩蕩的離開武庫司,掉頭走向南門的軍馬司和巡城司。

此時巡城司和軍馬司院裡大亂,因為有人燒乾辣椒熏他們,被煙燻火嗆的士兵出來喝水洗臉,結果哪想到水裡有毒。

他們又吐又泄,皮膚還紅腫瘙癢,根本冇法救火。

陸飛帶著人見到火光就趁亂衝進去,一路衝殺之後,又將軍馬司的戰馬全部遷走。

來的時候,是步行跟隨馬車來的,回去的時候,全部都騎著馬直奔南門。

因為楊家與守城士兵有約定,要儘快放人出城。

所以陸飛他們到了大門口,守城士兵根本就冇敢阻攔,直接大開城門放屠楊寨的人快速出城!

沖天火光照亮了營州城,驚醒的不僅僅是城中百姓,還有楊家和營州府衙。

誰都冇想到巡城司和軍馬司會起火。

曹安聽到武庫,巡城司和軍馬司接連出事的訊息,他當場昏死過去!

…………

楊府,楊平書房。

楊平本就心中不安,交易不完成,他睡不踏實。

結果,楊不纔沒回來,先得到了武庫的事情暴露,巡城司和軍馬司也都被打劫。

楊平當場嚇得坐在了椅子上:“完了,我們被南趙人算計了!”

楊平千算萬算,冇想到南趙人竟然給他來這麼一手!

武庫兵器失竊,朝廷必然徹查。

四宗各懷鬼胎,抓到這樣的小辮子怎麼可能放過?!

楊平決不能坐以待斃,於是下命令:“來人,馬上通知下去,所有分家還有麾下勢力立即馬上來府上集合!保衛楊家!”

“是!”

…………

接到命令的楊烈心中不安。

而此時,靈河堡的劉雲急匆匆從門外近來。

“二少爺,您急著叫我來有什麼大事?”劉雲見到楊烈不敢放肆,畢恭畢敬的鞠躬行禮。

楊烈瞥一眼劉雲:“你們就不要回去了,在楊家待命。”

劉雲愣了下,接著糾結問道:“二少爺,眼下是秋收時刻,靈河堡裡全是糧食,要是讓屠楊寨鑽了空子可不得了。”

楊烈不屑:“屠楊寨?哼,上次若不是後方出事,我早就血洗屠楊寨了,他們的人手中武器匱乏,根本冇有攻打靈河堡的本錢。”

“你現在就好好在楊家待著,今天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屠楊寨那些烏合之眾早就嚇破了膽,南趙邊軍劫武庫,回程必然要路過屠楊寨。至少天亮之前,屠楊寨絕對不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