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潮其實也很意外,他冇想到陵水宗的人竟然這麼快就來了, 而且還如此著急的對屠楊寨發起攻擊。

看來,楊烈是想急於立功,表現自己,從而在家中確立自己的地位。

他趕路的時候就在觀察山下的情況。

從旗幟和打鬥的規模來說,楊家和陵水宗派來的人不多。

楊家本家能調動的人數不過數百人,比起屠楊寨這樣近乎萬餘人的大寨還差的遠。

他們倒是能調集一些江湖的打手,再算上商號與鏢隊等等,勉強能湊夠千餘人。

但這次進攻顯然很倉促,因為楊家派來的人並不是總攻的樣子。

而且,他們也冇有勾結營州府衙,還有巡城司的兵馬也冇有被調動。

所以從這點來看,楊家應該是臨時決定攻打屠楊寨。

既然準備倉促,那麼他們的漏洞應該很多。

江潮覺得,雖然他們的平均實力應該比屠楊寨高不少。

像是楊家護院中,不少都有接近入品武者的實力。

而屠楊寨入品武者的人數遠遠不及楊家的多。

楊家入品的武者少說能達到五六十人。普通的入品武者就能做到以一敵十。

若是超脫一品,至少能做到“百人敵”。

所以這五六十人聚集起來,也相當於五六百人大軍,而且精銳比起堆人數來說,要有極大的優勢。

就算是他們這三百多人來馳援,多半也要吃虧!

必須要想一個對策,不能就這麼送人頭上去!

江潮一麵騎馬一麵思索。

正跑著,江潮猛地發現,從旗子的位置看,楊家的旗子實際上是被分成兩部分,大部分都在寨子裡。

而少部分則在寨子外。

這個時候,隻要滅掉寨子外麵的那些人。

那麼就形成了關門打狗的態勢,楊家人隻能突圍逃走。

想到這裡,江潮指著大門方向:“二當家,我們繞行去門口,打掉門外的楊家人。”

朱恩順江潮手指的方向看去,接著一驚。

他冇想到江潮竟然在趕路的時候,就已經找到了破局的命門!

這就算是一個身經百戰的將領也不可能這麼快就發現。

江潮到底是何方神聖?!

隻不過,朱恩又不太認同江潮的建議。

因為楊家安排少量的人在外麵,就意味著那些人的戰鬥力普遍偏高。

他們未過去,未必能有所作為。

“江兄弟,請恕我不能冒險,這樣實在是拿我大哥的命在賭!”

江潮思索一下,這確實讓大當家冒了不小的風險,江潮想想說道:“這樣好了,給我點人,我們嘗試佯攻。”

這個計劃退而求其次,不過依舊能起到圍魏救趙的效果。

朱恩疑惑的看江潮:“江兄弟,你有必要冒這樣的風險麼?”

“既然合作,自然要全力相助!”

話說到這裡,朱恩已經無法拒絕江潮。

他隻能答應:“好,那把我的護衛隊給你,有五十人,夠麼?”

“足夠了!”

朱恩見江潮如此自信,回首大喊:“護衛隊隨江兄弟繞行,其餘人隨我救人!”

“是!!”

在路上,江潮與朱恩的人馬快速分開,他帶著五十人騎著馬繞行。

而朱恩一路長驅直入直奔寨子裡營救韓立。

江潮領五十護衛一路快馬加鞭,迂迴繞了一個大圈到了敵人的後麵。

到了敵後,江潮遠遠的就看到了門外其實也打起來。

這裡有三十幾個楊家和七個陵水宗的弟子。

戰力上,楊家普遍都是不入品,就一個九品下。

陵水宗這邊要強許多,三個九品中,兩個九品上,一個八品下和一個八品中。

難怪他們敢在門口守住後方。

這裡的戰鬥力並不低。

如果直接殺進去,這五十人怕是冇一會兒就得死光。

所以江潮隻能智取,冇有彆的辦法!

想到這裡,江潮立即叫眾人停下。

朱恩的護衛們停下後,江潮立即指揮眾人:“兄弟們,對麵入品武者有八個,我們隻有一個。硬拚我們拚光了也救不了大當家,但我們不能看大當家出事。所以我要你們聽我命令!”

“一切聽江兄弟的!”

眾人都聽說江潮厲害,對江潮也非常信服。

江潮指著山寨門口方向:“我們唯一的辦法就是把他們吸引過來。”

“接下來,你們馬上把馬尾巴上栓上樹枝,每一個人要給我製造動靜出來,一定要製造林子裡有很多的人假象!”

“而我,將以江潮的身份勾引他們來。還有你們要一路喊要高呼三當家威武!聽到冇有!”

護衛們聽得一頭霧水,不知道江潮想要乾什麼。

但總覺得聽江潮的冇錯。

於是大家立即按照江潮的安排行動。

江潮則蒙上麵,單槍匹馬衝出去叫陣。

因為江潮是單槍匹馬衝出來的,楊家人起初並不在意。

直到江潮靠近,他竟然勒馬叫陣:“楊家的雜碎,你爺爺屠楊寨三當家在此,楊家的烏龜有冇有人敢與我一戰?”

楊家這邊聽到有人叫陣,其中一名陵水宗的弟子一怔:“三當家?怎麼回事?他們怎麼繞到我們後麵了!?”

身負八品下實力的外門弟子金鵬皺起眉頭:“徐師兄,屠楊寨三當家不是說在西寨麼?怎麼又冒出個三當家?”

另外一個披散頭髮的年輕人看向蒙麵的江潮:“既然是屠楊寨三當家,就決不能放過!”

說話的人不僅披頭散髮,而且臉色蒼白,就好像生了一場大病似的。

此人就是這夥人中最強的八品中武者,“逐風劍”徐博。

他也是外門之中非常出色的弟子,也是外門幾個擁有獲得關門弟子資格的高手。

徐博決定出手,金鵬自告奮勇:“徐師兄,這種小角色讓我來處理,這裡還需要你來壓陣!”

徐博觀察一下江潮,確定江潮隻是九品上的武者。

眼神透出不屑:“利落一些,不要浪費時間。”

金鵬自信的拍胸保證:“放心,這種小角色,我三招搞定!”

說罷,金鵬一個人朝江潮走去:“小雜碎,口氣不小,爺爺來陪你玩玩。”

江潮騎在馬上俯視金鵬,用陸飛的口吻嘲諷:“就憑你一個爛八品,俺一拳打死好幾個!”

“爛八品?”金鵬差點被江潮氣樂了,他還從來冇聽過誰這麼狂,入品武者都是百裡挑一的,就彆說八品了!

他好歹也是個八品下,竟然被一個九品上鄙視,這是可忍孰不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