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良真冇想到,江潮竟有這樣凶殘的暗器藏在身上。

才走神,額頭一陣冰涼,孫良渾身一震!

江潮用含沙射影頂著孫良的頭,嚇得孫良噗通一聲跪下!

他高舉雙手:“江少!是小人罪該萬死,求江少饒命啊!”

江潮用力下壓,增加一些力道:“少廢話,馬上帶我和我妹妹離開這裡,若你敢再出聲,我就讓你跟他作伴!”

孫良嚇得魂不附體,全身顫抖的求饒:“求你彆殺我,我什麼都聽你的!”

平日裡孫良很囂張,經常憑藉官差身份勒索百姓。

可此時,他嚇得像是一灘爛泥,雙腿間不受控製的流出一灘黃色液體。

這是江潮的機會,能否完成任務就看能否嚇住孫良了!

江潮見孫良的狼狽像,麵露不屑:“少廢話,帶我出去,饒爾狗命!”

有孫良帶路,江潮找回江月,一同向北。

路上,江潮遭遇的都是營州府衙的衙役。

每次江潮都帶著江月躲在一旁,讓孫良為他們打掩護。

江潮不擔心孫良出賣他,因為他吃準了孫良怕死!

一路未生波瀾,逃出昇天!

從蘆葦盪出來,三人向北一直走到天亮時分。

江潮的腦海裡響起了係統冰冷的提醒。

【恭喜俠士完成主線任務:蘆葦蕩中顯豪情】

【任務評定中請稍後】

【任務完成度100%,獲得1000真武幣,係統商店開啟。】

【俠士控製孫良,獲得新轉機。】

【大數據覈對判定,孫良為當下重要突破點,孫良存活俠士可選擇為養父報仇。】

【俠士選擇逃走,將在不久須與江月分道揚鑣,江月最終鬱鬱寡歡病終,進入遊曆線。】

【俠士選擇複仇,將留下對楊家複仇,與江月羈絆加深,但增加風險,並觸發覆仇線。】

【請選擇是否為父報仇?】

【請選擇是否為父報仇?】

係統又開始無限循環。

江潮看看江月,又想起原主的遺願。

於是毫不猶豫做出選擇:“此仇不報,枉為人子。”

【觸發新主線任務:積蓄力量添波瀾】

【請俠士積蓄力量,調查楊家情報。用以觸發新的主線,在新任務觸發前,請努力提升自身實力。】

【任務完成最高獎勵800真武幣。】

【完成度不足30%時,俠士將被楊家圍追,江月身亡。進入複仇悲劇線。】

接到新任務,江潮又起了盤算。

蓄積力量?

他現在就孤身一人帶著江月,身無分文,又如此單薄。

江潮又掃一眼孫良:“莫不是需要收編他!這種慫蛋能有用?”

本來想著到了地方就殺了他,以絕後患。

然後帶著江月先遠走高飛以後尋機複仇。

可現在係統得出的結果卻與自己的計劃有出入。

正思索著,江潮發現他已經到了三清觀門前。

江潮先放下思索,推開大門準備找個地方讓江月休息一下。

三清觀早已荒廢,院內破敗,雜草叢生。

江潮才進院。

孫良便停在門口:“江少,您說的地方也到了,能放我回去了吧?”

江潮早就預料到了孫良的意圖,但他絕不可能放他走:“嗬,我說過饒爾狗命,可曾說過放你回去?你回去,我還有安生麼?”

孫良忙擺手:“不不不,小人發誓,對二位的事情,守口如瓶,隻字不提!”

江潮冷哼:“嗬,就你的人品,你覺得我會相信你說的屁話?”

“再者,李全死了,你以為你回去了還能有活路?”

孫良一愣!

隨即全身冰冷,如墜深淵。

冇錯。

此次出行,李全死了,但他卻活的好好的,恐怕回去覆命之後,任誰都會懷疑,他有幫助江潮等人逃亡的嫌疑!

而且就算府衙那邊能原諒他,但楊家呢?

楊家會給他留活路麼?

不會!

彆說他隻是一個衙役頭頭,就算他是縣令,哪怕他有一絲的嫌疑,恐怕落在楊家手裡,也不會有好下場!

……

“你現在隻有跟著我,纔有一條出路!”

見孫良臉色煞白。

江潮再次說道。

準備完成係統任務——收小弟。

他纔不管孫良是什麼人,隻要完成係統任務,得到係統獎勵,對現在的狀況有利,就行。

至於以後?

誰管以後?!

不過,要用什麼手段控製孫良呢?

正猶豫間,江潮偶然發現大殿窗台上有幾顆老鼠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