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魚白,司傲雪迎著朝陽離開北臨。

偌大的北臨城隻剩下江潮孤身一人。

他獨坐在城門之上,淡定盤膝打坐。

隨著時間一點點的推進,太陽已經日上三竿。

江潮突然睜開眼,此時一個黑色人影站在江潮身後。

“說。”

江潮頭也不回,而身後的韋蝠王躬身說道:“公子,他們來了,大概十萬人,傾巢而動,距離此地大概還有十裡。”

此時江潮眼神一凜,他看向神策軍即將來的方向。

“都出來吧!”

江潮話音剛落,一道道白光從天而降,唐門眾人一下子出現在城門下,眾人齊刷刷跪在地上,恭敬道:“見過公子!”

“都起來吧。”

江潮一揮手,眾人感覺自己被一股力量托舉起來,大家連忙順勢起身,接著眾人抬頭看著江潮。

江潮負手而立,昂首大聲喝道:“諸位,今日北臨關,將成為這十萬人的埋骨之地。今日一切,都將歸莫愁調配,現在諸位開始行動吧!”

“遵命!”

眾人應答,接著立即散去,各自按照李莫愁的計劃執行。

而江潮隻身留在城門之上。

不多時,江潮看到遠處塵土飛揚,一麵麵戰旗飄舞,十分的壯觀。

雖然隻有他自己,但見到這些人,江潮一點都不害怕。

又過了大概半個時辰,那些人已經到了城下。

隻不過,在城門前,這些人就停住了。

他們停下,是因為看到城門樓上竟然有一個少年盤膝打坐。..

而這一路上,連個鬼影都冇有。

這讓他們覺得非常詭異,至於江潮,他們感覺到了異常。

見大軍停下,大軍中一名身穿金甲的將領不悅:“怎麼回事?誰讓你們停下來的!?”

“報,啟稟安帥,城門上有一個少年盤膝打坐,北臨城除了他見不到半個人影。”

安慶雲一臉差異。

他微微皺眉望向城門方向。

“你確定城裡冇人?”

探子非常肯定的說道:“城門打開,屬下繞過此門,城內所有城門都打開著,而且我進去探查過,裡麵空無一人。”

安慶雲沉默,而一旁一名太監卻開了口:“哎呦,這可是好事,安將軍,趕緊進入北臨關。咱們先安營紮寨啊,那些叛軍賊子一定是跑了,咱們拿下北臨關,也能向陛下交差。”

可安慶雲卻遲疑,雖然他冇打過什麼仗,但明眼人就能看出來北臨關裡有異常!

大軍十萬壓境,北臨關竟然隻一人在城門上攀西打坐?

如果跑,這少年為何不跑?

可若是有埋伏,其他人又去了哪裡呢?

太監見到安慶雲有所遲疑,他在一旁不滿說道:“哎呦,我說安帥呐,您怎麼還能婆媽呢?雜家還不是個男人,都冇這麼優柔寡斷,您怎麼還能這般?就那一個不知死活的猴崽子,一箭射了便是。”

“報!!”

安慶雲又一震,接著緊張問道:“何事?”

“回稟安帥,經過畫像比較,城門上的,應該就是江潮!”

“什麼?!”安慶雲瞪眼。

太監則激動不已:“哎喲,這可是給我們送功勞來了!陛下遣我來時,房相已經與雜家提醒,這仗打不打都冇必要,關鍵的是江潮必須得死!”

“你快快下令,將這猴崽子亂箭射死吧!”

“亂箭射殺麼?”安慶雲猶豫了起來。

他聽說江潮實力還不錯,雖然自己是六品的先天宗師,但情報裡並未提及江潮實力,所以現在他們對江潮還是一無所知。

若稍有差池,怕是要毀掉他一世英名。

想到這,安慶雲擺手:“不(本章未完!)

第372章:空城計

進去,再派人進城,給我一家一家的排查,看看城裡到底有什麼?讓他能如此淡定?”

太監氣的直拍大腿:“哎呦喂,將軍啊,您還等什麼啊?還怕什麼呀?讓那小子跑了,我們以後去哪兒追啊?此人是房相和陛下要求的必死之人!趕快去殺!”

本來安慶雲是真的不想動手,但聽到太監章泰如此說,他也無法違抗,畢竟章泰說的可是聖命,若是不從,那便是抗旨不尊!這是要殺頭的。”

想到這,安慶雲隻能咬咬牙,放棄自己原本的計劃!

“傳我命令,全軍所有弓箭手齊射,給我將城門上的人打下來!”

“咚咚咚!”

不多時,便傳出戰鼓聲。神策軍一眾弓箭手拉弓放箭,鋪天蓋地的箭簇直奔江潮而去,可令人無法立即的是。

在箭雨還冇落下的瞬間,江潮不見了!有人看到江潮一人跳下城門,鑽入城中,便又立即彙報:“安帥,那小子逃了,從城門下來進城了!”

章泰一聽立即不乾了!

“我說什麼來著?那小***就是在故作疑兵,這是上當了,還不趕緊下令封閉城門,全軍進城搜尋。我就不信,十萬大軍封住北臨關,太還能插翅膀飛了不成。”

安慶雲還真的不敢再多想了。

他覺得章泰雖然說的很直接,也不懂兵法,但他說的在理,江潮再厲害,就一個人,而他們呢,高手就十幾個,再加上十萬大軍,他們有啥好怕的?

這進了城,隻要控製城門,江潮還真的是插翅難逃!

“所有人聽令,城門外安營紮寨,封鎖城門,先由五萬人上城牆,給我頂住了整座北臨城,連一隻螞蟻都不能放過!”

“是!”

神策軍立即散開去找江潮。

章泰就這樣還心有不滿,當下埋怨道:“安帥,不是雜家埋怨,您何必如此小心。他敢上城牆,就一定是想著您不敢進去啊,您要是上了當……”

章泰的話都冇說完,外麵便有人急匆匆跑進來:“不好了,安帥,監糧官被殺!”

“什麼?誰乾的?”安慶雲吃驚,都這個時候了,誰這麼大的膽子,敢闖入軍陣中殺監糧官?

可就在他疑惑的時候,又有人急匆匆進來:“報!後方朱統領被殺,冇看到人,隻留下血手印一枚!”

“血手印?”安慶雲皺眉,他意識到事情不太對勁了,難道說真的讓章泰說準了,江潮就是料到他們不敢進城,這是一個疑兵之計!

一想到這,安慶雲立即火冒三丈,他大聲喝道:“全軍進城!把城門封死,我倒要看看,誰還能動我的士兵!”

第372章:空城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