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靈韻瞪大眼睛,她傻傻的看著芙紅薔。

芙紅薔點頭:“這件事我隻跟你說,切不可與外人提及。畢竟現在還冇查證,是不能說的。”

李靈韻忙拉著芙紅薔走到一旁角落悄悄問:“紅薔姐,你說的可都是真的?”

“這還能有假?你知道江潮是誰的義子?”

李靈韻這點還真的不知道,她這些年一直在尋醫,冇時間過問這些事情。

基本都是芙紅薔一直在幫她調查。

芙紅薔小聲說道:“我們也是因為營州案才發現的。營州江家,家主就是江期!當年與王爺結義的那個江家七少!”

李靈韻渾身一震。

李靈韻自小冰雪聰明,才貌無雙。

她自然輕而易舉的就聯想到這一切。

“江小爺他的年紀與慶潮世子相仿,而且又是江期義子。我也查過,殺江期的人,是張孝賢。其背後是誰,不必我說了吧!這次盟主派道爺來,就是為了這件事。”

“而且,尊主說,這小子滑頭的樣子,與聖女如出一轍!”

李靈韻半晌說不出話來,最後穩了穩心神。

江潮的年紀算起來,與李慶潮相同,而且江期突然多了這麼一個義子,再加上如今說來,看江潮確實與當年王妃陸秦實在太像!

可江潮為什麼說自己是唐家堡弟子?

而且,唐家堡又是怎麼捲入這件事裡的?

想到這裡,李靈韻又回憶起江潮將他自己的事情。

父母雙亡,而且是被人刺殺。

他還說要報仇,更何況,又與封山會和張孝賢為敵作對。

這一切都對得上!

雖然無法確認,但李靈韻已經猜到,江潮應該就是慶潮世子!

畢竟那麼多的巧合,也實在是太巧了吧?

可問題是,現在自己要怎麼辦?

相認?

四宗之亂,事情複雜的程度至今她都冇調查出來。

而且若是他活著的訊息傳出去,那隱藏在背後的幕後黑手就會第一時間做掉他。

而江潮如今自稱唐門弟子。

這反倒是一個很好的障眼法。

至少能給他再爭取幾年的時間出來!

所以李靈韻很快在心底確定一件事,那就是她不能與江潮相認!

不說彆的,當下北唐朝野明麵雖然大一統,但當年的鎮南王府的客卿也都還在,他們無時無刻都在等著慶潮世子歸朝的訊息。

因為,當年先王被刺殺之前,他早就下詔,將來由鎮南王李傳安繼承大統。

而非當的北唐王李秦安。

也正因如此,北唐一直都冇稱帝,就是因為道統的緣故。

若是按照遺照來說,鎮南王隻有一個血脈在世,那便是世子李慶潮。

眼下若是讓那些老臣知道,恐怕又會引來危機。

他們要是擁立江潮登基,李秦安會拱手讓出王位麼?

李靈韻心緒萬千,對江潮的將來感覺到了一陣心疼。

他明明經曆了人世間最為痛苦的事情,但這世道依舊不想放過他!

隻有十六歲的他不斷的經曆離彆之苦,忍受親人被害的痛。最終還要揹負仇恨一路血雨腥風!

想到這裡,李靈韻緊咬銀牙,她決定,不與江潮相認,而且還要幫江潮隱藏他的身份。

不然,他麵對的威脅實在是太多了!

江潮不知道,李靈韻實際上也是天麟榜上的人物。

不過,她不是群英榜中的,而是群芳榜上的。

天麟子對於天下美女進行了評判,選了四位具有代表的姑娘,評為武林四嬌。

“文豔李靈韻,武女白南伊。藝絕公孫女,傾國蘇曼妮。”

李靈韻便是四大美女之一。

李靈韻天生麗質,聰慧無比,而且精通文道,一手字畫冠絕天下。

詩詞歌賦,更是樣樣精通。

正因為此,所以被選入北武帝城,為三長老,第一代“謀甲”龐鳳來的弟子。

所以,武林四大佳人,雖然李靈韻排位第四,但追求者都快把武帝城的門檻踩塌了。

李靈韻雖然把事情藏在心底,但心中依舊激動不已。

一想到自己的男人竟然是這樣一個天才時,臉頰也不由自主的發熱起來。

大概一個時辰左右,鐘老匆匆的從房間裡走出,他一麵走一麵直呼:“天才!當真是當世奇才!這種配置毒藥的方法,老朽聞所未聞!”

芙紅薔連忙迎上去:“鐘老,您這是怎麼了?”

鐘老激動的熱淚盈眶:“我這輩子是冇見過這樣的調配方法,當真讓我大開眼界!唐家堡!老朽這輩子一定要去一趟!”

李靈韻忙上前:“鐘老,江郎人在哪兒?為什麼冇見到他?”

“哦,正在收拾,他要給自己準備點備用。”

冇多久,江潮拿著幾個皮口袋出來,他將東西交給芙紅薔:“老闆娘,這是按照約定給你做好的毒藥。”

“這麼快?”芙紅薔也瞪大了眼睛。

鐘老一麵回憶一麵不斷誇讚:“是啊,我都冇想到,江少俠全程同時操作好幾種不同的步驟。而且還不會亂!最關鍵的是,毒藥配置的速度還有對毒性的理解,都是少見的奇才!這些毒藥用在暗器上,冬會我們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芙紅薔笑嗬嗬的收好毒藥,然後忙對江潮說道:“我就說,江小爺實力強,我怎麼看走眼呢?”

江潮說道:“好了,要是冇有問題,那我就先還回去了。找到老師之後,記得通知我。”

“好嘞,您放心,我儘快給您安排!”

說罷,李靈韻則跟著江潮:“江郎,我們走吧?”

江潮微微一怔,冇想到李靈韻還是要跟自己回去。

但他又不好趕李靈韻走。隻能帶著她一路回道自己的住處。

現在柳郡上下未婚的男人,冇有不恨他的。

這麼一個大美女一直留在他身邊,能有什麼好事情?

回去之後,江潮也冇多想,而是繼續回房間開始修煉。

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完成支線任務。

現在手上兩個任務,找老師的事情應該很快了。江潮打算找到老師之後,再去看看探查行宮秘密。

探索行宮的事情,眼下倒是不必著急。

所以,江潮眼下打算把注意力都放在武覺上麵,尋找一個修煉的突破口!

畢竟,他要在月兒長大之前,就要提升到宗師層次。

這可不是說說就能做到的,宗師層次,有的人終其一生也做不到。

所以,這一點的難度還是非常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