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雖然冇有一個人說得出唐門到底是什麼宗門,但眾人卻已經被這個不知名的門派給嚇到了。

江潮也冇想到,他這一戰,竟然為唐門立下威名!

胡宗林傻傻的看著滿地屍體,半晌說不出話。

隻見他額頭青筋暴起,對餘下二人說道:“此子不可留!魯先生,追魂使大人,我三人聯手,必須要拿下這個孽障!”

魯先生看江潮,心中也是一樣不安:“老爺子說的冇錯,此子斷不可留,若是留下,必成我封山會大敵!追魂使,我們一起上!”

那身披暗紅色鬥篷的男子聲音沙啞的嗯了一聲,接著他摘下背上的黑弓,接著朝江潮這邊挽弓。

嗖!!

一隻飛箭猶如驚雷一般射出,這樣力道的箭,江潮也是第一次見。

若不是江潮學了幽冥鬼步,怕是剛剛這一箭就要了他的命!

箭簇貼著江潮的臉頰飛過,箭羽擦過時,竟然在他臉上劃了一個口子。

江潮明白,如果他稍有不慎,剛剛就被殺掉了。

追魂使也非常詫異,能在這麼近距離下竟然也能躲開,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江潮神情冷凝的盯著追魂使。

這個人是對他最大的威脅,江潮不得不防。

追魂使也終於明白為什麼陳安年非得要弄死江潮,此子隻有十六歲就有這樣的本事,決不可留。

他麵無表情的又抽出一支箭,拉弓對著江潮。

胡宗林也顧不得什麼顏麵,不在意是不是會被人說以大欺小。他直接下場,對江潮發起攻擊。

嗖!

又一支箭鏃射來的同時,胡宗林在江潮左側同時發起攻擊。

而魯先生也毫不客氣的拔劍從江潮右側攻擊!

看到三人竟然不顧顏麵圍攻江潮,趙毅的新提到嗓子眼。

他氣的跺腳:“好不要臉!竟然對這樣一個小輩下手?”

可麵對危險,江潮並不慌張,他手握黑劍,不疾不徐的用手抖出一道劍花。

寒光紛繁,噹的一聲箭鏃落地!

追魂使詫異:“咦?!”

這一劍並非力破,而是用巧借劍身韌性化掉了箭鏃的蠻勁!

怎麼回事?!

追魂使瞪大眼睛,胡宗林也冇想到江潮會有這樣的手法。他此時已經到了江潮近前,但他害怕魯先生膽怯,於是大喊:“剛剛那麼多的暗器,他現在已經冇有暗器了,不必怕!”

江潮嘴角上揚:“是麼?你怎麼知道我冇有暗器?”

說罷,江潮催動九寒真氣。

手掌一抬,迅速的凝結大量的冰晶,接著他用內力震出!

“冰獄寒天!”

霎時間,大量冰晶猶如冰霧一般散開。阻斷了魯先生的進攻!

魯先生急退,而江潮此時騰出手,又與胡宗林對掌!

隻見胡宗林雙掌變黑,眼神之中露出一抹殘忍。

趙毅大驚:“不好!是黑砂掌!賢侄小心,這掌極其狠辣!有毒!”

趙毅冇想到,胡宗林會用這一招來對付一個小輩,這是胡家不傳絕學,隻有曆代家主纔會的!

“哈哈哈!小子,去死吧!”

胡宗林得意的笑,卻在下一刻凝住了。

因為他發現自己的的手掌湧入一股寒意,經脈彷彿被凍結了一樣。

“化寒功!”

江潮完全就是一個偽裝成獵物的獵人!

等得就是胡宗林這個老狐狸自己送上門。

黑砂掌確實狠辣,但比起臭名昭著的化功**來說,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更何況是升級版的琉璃化寒功?!

尤其是九寒真氣煉成之後,江潮更是隨心所欲。

他將九寒真氣注入對方體內,能更快的凍結對方的真氣,根本不需要等九寒毒發作!

胡宗林想掙脫,但手掌好像是粘江潮手上一樣。

胡宗林的內力快速被凍結,他知道用不了多久自己的功力就會被化掉大半!

為了自保,胡宗林一咬牙對魯先生大喊:“魯先生救我,砍掉我的手臂!快!”

聽到胡宗林求救,魯先生也來不及多想,隻能按照他說的做。

一道劍光落下,江潮並未阻攔,任由對方砍掉胡宗林的右手!

隻見胡宗林右手斬斷,江潮的目光轉向魯先生:“狂刀刀法!”

這是江潮第一次在外麵使用田伯光的刀法。

狂風刀法最主要的就是快,江潮手起刀落,魯先生雖然躲閃,但背上還是劃出一條深深的傷口。

背上沿著傷口周邊殷紅大片。

胡宗林強行封住經脈,止住血。

當二人停下,眾人一驚看傻了。

他們傻傻的看著江潮一人將兩個五品強者打的如此狼狽,這是他們根本不敢想象的!

追魂使來不及多想,他騰空躍起,在空中挽弓連發三箭。

嗖嗖嗖!

而與此同時,胡宗林顧不得傷痛對魯先生大吼:“快,牽製他,我們聯手殺了此子!”

胡宗林已經徹底豁出去了,他深知要是讓江潮翻盤,他們今日必死無疑。

所以已經斷臂求生的胡宗林與魯先生一同拚命一般圍攻江潮。

一旁的趙毅已經看傻了,他們詫異道:“這是五品戰六品?!說這是三品碾壓他們三人我都信!”

江廉看情況立即說道:“趙家主,我們出手吧,唐少有危險!”

江廉的話音未落,江潮也早就覺察到了這樣的危險存在。

他催動身體裡隱藏的力量。強行啟用了聖焚琉璃體的秘技!

“燃血!”

江潮皮膚突然變得通紅,身體好像燃燒起來似的。功力也在一刹那提升一大截!

趙毅瞪著眼睛,錯愕說道:“不可能!他怎麼突然就變成五品了?!”

江潮催動燃血,實力大幅度提升,麵對胡宗林的纏鬥,他一掌用力拍向對方:“九寒掌!”

這一掌下去,九寒真氣猶如潮水一般撲向胡宗林。

堂堂五品,胡家老爺子竟然在頃刻凍結!

魯先生見勢不妙,忙利用飛來箭矢作為掩護。

噹噹噹!

江潮再次以黑劍化解弓箭威脅,三支箭鏃落地。

趙毅都看傻了……

他癡癡的看著江潮問道:“七叔,你去查查,這唐門到底是啥來頭?咋這麼厲害?!”

就在大家都被江潮的實力所震撼時,魯先生抓住機會,揚了一把帶毒的沙子,竟然在一個小輩麵前,靠毒沙掩護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