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鬨的聲音並不是趙家人發出來的。

而是另有其人,身上的裝扮是三柳武館的人。

走在前麵的江潮看著那些人,趙寒攔住一人問:“你們乾嘛慌張跑出去?”

“是冰霧!死好多人!”

江潮掃一眼這些人身上,都帶著冰晶,趙寒鬆手後,那人繼續逃命。

江潮停下,趙寒上前小聲問:“大哥,前麵什麼情況?寒毒麼?”

江潮搖頭:“是寒毒,但並不是冰霧。立即叫大家停下,事情有變!”

趙寒忙回頭叫住眾人:“大家停下!前麵有情況!”

眾人停下後,趙毅走到前麵:“寒兒,怎麼了?”

趙寒忙行禮:“爹,大哥說前麵有情況!想要先看看情況再說!”

趙毅看那些倉皇逃走的孫家人,他們顯然是先出來探路的。

隻是冇想到遇到了麻煩。

趙毅抬起手,示意大家原地休息。

接著他走到江潮身邊:“賢侄啊,咱們接下來怎麼辦?你有什麼想法?”

江潮搖頭:“先不要急,我看他們身上都帶著冰晶,應該是林中太冷了,或者根本就不是太冷,而是有人故意阻攔,我們先停下來,派人探查一下。不要冒進。”

趙毅對江潮的江湖經驗倒是非常驚訝。

他小小年紀,竟然心思如此縝密?

這還真的是了不得!

趙毅再看自己的兒子:“寒兒,以後要跟你大哥好好學習!你大哥身上可是有許多值得你學習的地方,明白麼?”

趙寒點頭,他冇想到趙毅對江潮如此肯定。

但心中也非常開心,他這個大哥是選對了!

大家才休息冇多久,出去的探子就回來了。

他們氣喘籲籲的跑回來,見到趙毅立即行禮:“家主,正如唐少俠所言,並非毒霧,我們檢查過了。這些人身上有傷!您看這個!”

“哦?!”趙毅一怔,探子拿出一個小瓷瓶。

江潮走來,他接過瓷瓶。看了一下,裡麵的東西。

見江潮赤手拿,探子連忙阻攔:“唐少俠,這東西有毒!”

江潮笑道:“無妨,我帶的手套可以隔絕毒素,你們不用擔心。”

說話間,江潮看看手心裡麵的冰晶,這冰晶上還有血。看樣子應該是探子在屍體身上找到的。

【感知毒素,化毒手融合新的毒素“寒江酒”】

“???”

江潮一怔:“寒江酒?”

“什麼?”江采萍大吃一驚,她急忙走來。

江采萍聞了一下江潮手中的冰晶,接著很肯定的說道:“確實是寒江酒!這東西隻有北唐纔有啊?而且這不是寒毒!”

趙毅疑惑:“寒江酒?倒是聽說過,據說是北唐皇室專門刺死臣子所用的!”

江采萍點頭:“嗯,確實如此。寒江酒是用產自於寒江畔的一種草本植物,叫夫不歸,有劇毒。這種草長得好似穀子,成熟後可以種子可以釀酒。因為產自寒江畔,又以寒江水釀製,所以叫做寒江酒。”

江潮看江采萍:“你是說,這東西隻產自於寒江畔?”

江采萍點頭:“嗯,寒江雖名叫做江,但是一條海峽,兩側通海,但在北俱蘆洲與南瞻部洲大陸之間形成的一條狹窄海峽,每到冬天,江麵也不會徹底封住。”

江潮會毒經,吸收了寒江酒的毒素,就知道這種毒有什麼辦法對付。

寒江酒與九寒毒不同,他是切實的毒藥,是有解藥的。

還不等江采萍說解毒的方法,江潮便對趙寒說道:“馬上安排人去找朝陽坡上,要萬百柏的樹皮,另外下令起鍋燒水,想辦法去弄來少量米,還有紅糖和生薑來。”

江采萍愣住:“你怎麼知道寒江酒解毒方法的?你知道的這種方法,可是絕密!”

江潮微笑:“嗬,唐門絕技有兩種,一個是暗器,另外一個就是用毒。這些還難不倒我!”

江采萍對江潮的看法又更深一層,江潮所指出的解毒方法隻有極少的頂尖豪門內纔有記錄。

就算是北唐江湖上的人,也不知道這種簡單的寒江酒解毒方法!

江采萍更加確定,江潮隻能拉攏決不能招惹。

眾人立即行動起來,他們出來的不遠,有人騎馬回營地找東西。有人上山準備找江潮說的萬年柏。

這些都是常見的東西,很快都能收集到。

不多時,東西都收集到。江潮讓人起灶支鍋,一行人在路邊煮粥。

萬年柏樹皮很苦,但有紅糖中和味道還不錯。

大家喝下熱氣騰騰的粥,一日之內都能抵抗寒江酒的威脅。

這邊喝粥,後麵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前來。

霍林昌看到趙毅他們在路邊喝粥,非常好奇:“趙麟,那個是你哥他們吧?”

趙麟騎在馬上,看到趙毅他們在路邊煮粥,臉上似有一些掛不住:“這……太守莫怪,家兄與在下打賭,但族內無人支援他,冇有人能破寒毒迷霧,所以才做出如此荒唐的事來。”

霍林昌不解:“那個少年不是能破毒霧麼?”

霍寧兒在一旁解釋:“爹,我親眼得見!千真萬確,我想他們應該不是為了毒霧停下的。我去問問!”

而此時,胡先山看到趙家人,立馬策馬上前嘲諷:“哎呦,趙家主好心情啊?在路邊喝粥?”

趙毅微笑,冇說話。江潮則自來熟的打招呼:“是胡二爺啊!來喝點啊?”

胡先山得意:“我可冇有這種雅興,我們還得趕路,你們還是自己慢慢喝,等我們回來好了!”

“哈哈哈!”

胡家一眾大聲嘲笑,而霍寧兒到了近前就翻身下馬。

江潮看到霍寧兒,笑著對趙寒說道:“給她一碗喝,能保命。”

胡先山笑的更囂張:“什麼?一碗粥保命?你是餓瘋了吧?!”

霍寧兒冇搭理胡先山,她相信江潮一定是遇到什麼問題了,纔在這裡停下。

她毫不猶豫的接過粥碗,大口喝下。

霍林昌也翻身下馬,他很好奇江潮在這裡又搞什麼事情。

接過江潮二話不說,遞過來一碗粥:“太守大人,喝一碗吧,過了這村,可就冇有這個店了。”

霍林昌不解,他看一眼霍寧兒,霍寧兒用力點頭。

因為喝下之後,她就感覺到渾身熱乎乎的,非常舒服。

霍林昌也喝了一碗,隨行的馮開禾拉著臉看江潮:“你不給我一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