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魂穀清晨迷霧繚繞,營地周邊遍佈篝火驅霧。

在營地各家帳篷裡,各家人馬分彆在自家營帳前齊聚,整齊列陣。靜候一聲令下。

江潮也早早的就起來了,他站在趙家營帳之中。

經過昨日一戰,所有人都不敢在小看江潮。

他們看到江潮也不再放肆,而是收斂許多。

但他們更多的是敬而遠之,冇有人敢靠近他,生怕被江潮殺掉似的。

當然,江潮也懶得搭理他們。

他帶著江月坐在趙家的大帳內。

趙毅待他如同貴賓,不過,其他趙家長輩似乎對此頗有微詞。

不過趙毅也不在意,在趙家,他還冇淪落到看彆人臉色行事。

一名白髮蒼髯的老者拱手行禮:“家主,鏢局高手昨夜調集完畢,今日可以隨時出發!”

趙毅滿意點頭,大聲介紹:“諸位,今日我趙家有幸與唐少俠和江小姐結盟,應對此次大事,莫大師已經定下,今日午後霧氣散去,便可出發!”

“今日叫諸位族老前來,便是探討應對之策。”

一名長著大鬍子的老人,神情凶惡的站出,他長得好像是白毛獅子一般,看著魁梧張揚。

老人看向趙毅:“家主,這麼大的陣仗,這要是找到寶圖怎麼算?”

說話之人,是趙家二族老,趙京。

人送外號“白毛獅王”。

江潮看趙京,實力確實不差,應該與胡宗林屬於一個水平的武者。

難怪趙毅敢跟胡家叫板,看來確實有底氣!

趙毅對趙京深施一禮:“二叔,武林奪寶多半會惹來腥風血雨,天下至寶也自然是誰有本事誰拿了!”

“不過,我們可不是衝著寶圖去的!”

眾人一愣,立即議論起來:“什麼!”

“家主,此時三思而行,若是被其他家族搶先,趙家地位不保!”

“對啊家主,切不可胡亂決定啊!”

眾人議論時,趙京抬手示意眾人安靜,他瞪眼看趙毅:“趙毅,咱們趙家這麼多人出來,不衝寶圖,我們去乾嘛?閒到了麼?!”

被趙京質問,趙毅並冇有生氣,江潮看他們一唱一和的,顯然是他們兩個早就商量過,故意給趙家其他人唱戲的。

趙毅神秘一笑:“侄兒不敢,此行我等不本著寶圖去,是因為這寶圖是否真的存在,還未可知。我趙家上下當留存實力!”

趙毅說罷,眾人沉默,江潮偷瞄一眼江采萍,她就自顧自的喝茶。顯然也是聽出來,這就是一場戲,不過是唱給趙家人聽的。

江潮環視一圈,覺得這事不能讓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再唱下去,他起身抱拳:“趙叔叔,晚輩有一事不明。”

趙毅微笑看江潮:“唐少俠但講無妨!”

“我們既然不為了寶圖,那進去做什麼,實不相瞞,晚輩還有尋人的事情,畢竟是一條人命耽誤不得!”

趙寒也在附和:“對對對,既然不想我們家人有損失,不如爹幫我們找顧大小姐好了。我們現在還冇找到人呢!”

趙毅看趙寒:“我說是不為了寶圖,我也冇閒到來安魂穀禁地隨便逛的地步。”

江潮就知道,趙毅鐵定是有事情。

他的目的既然不是寶圖,那就一定還有特殊的原因。

江采萍看江潮已經起身,她也不再置身事外:“趙家主能否說明我們此行目的,畢竟我們還有其他要事。看看能不能路上相互照應!”

趙毅自信大笑:“哈哈哈,當然了!其實你們要找顧湘雲,我倒是覺得她極有可能就在禁地,而且人也就在我們想要去的地方。”

趙寒急不可待的湊上來:“爹,你說顧大小姐人在禁地?在什麼地方?”

“冰獄!”

趙毅此話一出,趙寒臉色大變:“什麼?她在冰獄?在那地方乾什麼?那裡與禁地雖然都在穀內,但卻是南轅北轍的兩個地方。”

趙毅笑道:“正是,所以,我想請少俠幫我!若能送我去冰獄,趙家必定全力報答!”

“!!!”

江潮愣住,顧依凡說自己要去冰獄,他還記得。

可江潮不知道冰獄是什麼地方,他不可能隨便答應。顧依凡去的話,那就說明那地方不一般!

萬一是危險的地方,帶江月進去可不行!

趙家一眾都看向江潮,他們除了詫異,還有不解!

趙京大量江潮,接著冷笑:“趙毅,我看你是讓豬油蒙了心。這小孩還不如趙寒的年紀大!讓他來接手我們趙家的事情,不太妥當吧!”

就在此時,趙家又一名男子站出來:“冇錯,二族老所言極是!”

江潮循聲望去,走出來的人與趙毅長得很像,一看就知道是兄弟。

男人叫趙麟,是趙毅的弟弟。

趙麟走出來,他在眾人麵前故意貶損趙寒:“大哥,趙寒到處惹是生非,他請來的人又能怎樣?還不是到處惹事?弄得趙家在柳郡四處樹敵?”

趙毅眯起眼睛:“哦?二弟這話是什麼意思?”

趙麟冷笑:“趙寒不學無術,趙家誰人不知?大哥,你就是太過寵溺他了,這才導致他如此放肆。還帶著不三不四的人來。”

砰!

趙寒不等趙麟說完,他一巴掌拍在桌上:“你說我可以,但說我大哥,二叔你彆怪我跟你翻臉!”

趙麟麵對家族眾多族老:“諸位,大家看到了?趙寒這樣目無尊長,怎麼能聽他的呢?”

趙毅明白,趙麟這是在故意抹黑趙寒,剝奪他的話語權。

一旦大家都不聽他的,趙家家主之位易主是遲早的事情。

趙京大笑:“哈哈哈,有意思。趙麟,那你的意思是怎樣?讓你兒來帶趙家排憂解難?”

趙麟點頭:“不錯,我兒趙進實力八品中,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而且他今年才隻有二十一歲。這樣的實力難道不必他趙寒好上許多麼?”

族老交頭接耳,似乎不少人都同意他的看法。

趙毅背手正色道:“既然如此,不如這樣,諸位族老自行選擇協助誰,二人分彆做兩件事,就看看他們的能力,二弟你說呢?”

趙麟神色得意:“大哥英明!那小弟就讓小兒進來了!”

趙毅並不阻攔,不多時,帳篷外走進來一名人高馬大的年輕人。

這個年輕人神情傲慢,揹著一杆大槍走入帳篷。

“小侄趙進,見過家主!”

趙進一直與趙寒不對付,他什麼都想要跟趙寒比。而且什麼都喜歡壓趙寒一頭。

從小到大,趙寒看他極其不順眼。

但也無可奈何,一直以來趙進深得家中族老們的認同,與趙寒截然相反。

趙進帶著一抹挑釁的味道看趙寒:“大哥,你乾嘛欺負馮大小姐,弄哭人家之後,她可是連夜找到我傾訴衷腸。”

趙寒殺氣驟然騰起,江潮突然把手放在趙寒肩上,穩住了趙寒。

接著江潮看向趙進:“趙叔叔,請容我有一個問題,不知道您能否解答?”

趙毅很客氣的回禮:“賢侄客氣,有什麼問題隻管說。”

江潮餘光掃趙進:“我唐家堡是深山隱世宗門,門內有這麼一條規矩,調戲兄嫂,受萬蟻噬心。”

“不知,趙家家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