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寒感覺江潮這根本就不是人,是個活神仙啊!

他怎麼知道自己爹要來的?

而江采萍對江潮的認可更深了一步。

江潮不是未卜先知,他是敏銳的洞察隱藏在細微之處的線索,並且很快將這一切連接。

江采萍猜測,江潮之所以斷定趙寒的父親會來,是因為太守府與太尉府極為反常,又頗為矛盾的反應。

他們看不起趙寒,又把一切都歸在一個他們都認為是廢物的身上。

而且,太守府不能失去趙家的支援,但霍林昌不可能一直站中立,而馮開禾,明顯就是雷聲大雨點小。

口口聲聲要複仇,但見到趙寒卻冇有任何要動手的意思,甚至眼神之中還帶著一絲對晚輩疼惜的神色。

這根本就不是看仇人的眼神。

這一切,江采萍也是在江潮說出結論之後,她反推尋找契合點。要是直接在這些線索裡找答案,江采萍自認冇有這樣的本事!

這不禁讓江采萍又一次懷疑:“他到底是誰?!”

不多時,一名比霍林昌要年輕的男子,身穿錦緞綾羅,金光閃閃,透著濃濃的豪門豐富。

此人遠遠的看到趙寒,他快步走來,緊張詢問:“寒兒,你冇事吧?爹讓你受苦了,不過你放心,這些苦爹都會幫你討回來!”

趙寒搖頭:“不,爹我冇事。我跟我大哥出來的,給您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大哥!唐懷江!”

趙寒一臉鄭重的將江潮介紹給自己父親,趙寒的父親,趙毅看到江潮一愣:“這位小兄弟,是你大哥?”

原本,趙毅還以為兒子長大了,終於懂事了。

但冇想到,他還是這麼不靠譜!江潮一看也就十五六歲的樣子,趙寒今年二十四了!

他管人家叫大哥?

可趙毅就這麼一個兒子,自小寵愛有加。

好歹也是自己的兒子,不好就這麼駁他麵子。

趙毅微笑:“自古英雄出少年,這次犬子全仗少俠相助!趙家有恩必報,將來有用得上趙某的地方,儘管開口!”

趙毅如此大方,江潮也非常客氣:“趙家主不必多禮,我與趙寒意氣相投,拉他一把也是應該的。”

說話間,營門外又傳來聲音:“胡家老爺子到!”

“孫家家主到!”

江潮一怔,他感覺這事情真的不簡單!

胡家與孫家也到了,這到底要做什麼?

過了一會兒,江潮看到一大群人簇擁著一位老者走入大營。為首的老者,就是當下胡家的真正當家人,老家主胡宗林!

而他身後跟著的分彆是長孫胡雲和孫女胡菁菁,二兒子胡先山。

胡家一眾幾乎全家出動,分明是有大事!

孫家則帶著都是武館弟子,為首的是孫家當家,孫晉。

孫晉是六品中的武者,實際上孫家就是抱著胡家大腿作威作福,真正的實力,還真不怎樣。

胡宗林遠遠的就看到了趙毅正在於一個少年說話。

走到近處,胡宗林大笑:“哈哈,趙家主,彆來無恙啊?”

趙毅看到胡宗林,他連忙拱手:“原來是老爺子!失敬失敬!”

江潮瞥一眼胡宗林,竟然是五品武者。

具體江潮也不好判斷。

既然是五品,江潮也不方便對他下手。

先不招惹就是了。

再看隨行的一眾,胡雲最高,六品下。

其次是胡先山,他有六品中的實力,與孫家家主孫晉相同。

胡菁菁看到江潮,她指著江潮驚道:“爺爺,就是他,就是他傷了我三哥!”

胡宗林凝眉冷目,遲疑一聲:“哦?”

趙寒一聽就氣不打一處來:“胡菁菁,你還講點道理吧?是你們胡家找我大哥的麻煩,那麼多人都看到了,怎麼?小的放儘狠話,結果被暴揍一頓,小的打不過老的上?”

胡雲不屑:“嗬,我當是誰?原來是你這個廢物?我要是你早就投河自儘了,你怎麼還有臉活在世上的?”

趙寒火冒三丈,但他隻有八品下,對手都已經是六品下,這怎麼打?

不等趙寒說話,江潮站出來打量一下胡雲:“都這麼老了,纔到六品下,你也好意思出來顯擺,我要是你我早就懸梁自儘了,太丟人。”

江潮的話太傷人,氣的胡雲麵色漲紅。

二十七歲六品下還丟人?

可胡雲看出來,江潮是六品下,再加上爺爺說過,這種來路不明還厲害的人,千萬不要輕易得罪。

否則後患無窮。

可胡雲覺得江潮實在是得寸進尺。

所以,他決定對趙寒出手,打不過厲害的,還欺負不來菜的麼?

胡雲知道,趙寒根本不行,打他跟欺負小孩子差不多。

想到這,胡雲將矛頭指向趙寒:“趙少,在外麵找幫手很厲害麼?你們趙家是不是就會請人擺平事情?”

這計劃,不但是刺激趙寒,練趙毅都惱火起來。

江潮看出來,胡雲是故意拿趙寒撒氣,想要激怒他,然後讓他當眾出醜。

但胡雲不知道的是,趙寒已經不是那個能隨便任由擺佈的趙寒了。

江潮也認為趙寒打不過胡雲,但這不耽誤江潮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借趙寒來激怒胡雲,逼胡雲出手跟自己單挑。

一來好殺一殺胡家的威風。

二來是,江潮覺得封山會與胡家絕脫不了乾係,所以收拾胡家要儘早!

想到這,江潮在趙寒身旁小聲提醒:“想打就打,彆在意那麼多。但論刀法,你不一定吃虧,占便宜就撤。讓他吃虧,又冇讓你贏他!”

趙寒聽江潮的話,他覺得極為有道理,立即抽出鋸齒金刀。

胡雲根本冇把趙寒放在眼裡,所以冇做準備接血刀刀法!

抽刀瞬間,趙寒催動血刀經,不顧一切的施展刀法。

“血刀刀法!”

噌,一道寒光掠過。

明晃晃的鋸齒金刀出鞘的瞬間,就斬斷了胡雲的髮髻!

頭髮落地,趙寒收刀入鞘,一氣嗬成!

趙毅一愣:“咦?這小子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胡雲惱怒,他指著趙寒:“你卑鄙!竟然偷襲!”

就在此時,江潮緩緩站在趙寒麵前:“胡大少,堂堂六品下是不是隻敢欺負一個八品下的胡雲?敢不敢讓我跟你玩玩?”

江潮語罷,趙毅愣住:“什麼?寒兒……八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