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潮與江月在前麵開路,江采萍不太清楚江潮的方法,但跟在後麵發現,周圍的霧氣消失,形成一條通道。

而江潮與江月所到之處,霧氣都會消失,周圍的空氣也會變得更加寒冷一些。

好在有火把,火把的熱量抵消了一些寒意。

江采萍這才反應過來,江潮讓他們密集一些最大的用意就是取暖!

“原來如此,他還真的聰明!”

江采萍還真的對江潮的智謀感覺到驚訝。

他這樣下山雖然慢,但並不莽撞。

反觀岑鹹亨的方法,就屬於賭命了,能不能在毒發之前下山。

寒毒入體可不是鬨著玩的!

江潮開路,但真氣蹭蹭的往上提升。

終於,江潮吸收了大量寒氣之後,聽到了係統的提示。

【恭喜俠士提升境界,當前境界,七品上!】

江潮很開心,這下,他就真的邁入六品武者的行列了。

為了不耽誤時間,江潮邊走邊選擇了兌換功力。

【是否使用一萬真武幣兌換一年功力?兌換後不可退換!】

“是!”

【恭喜俠士提升境界,當前境界,六品下!】

邁入六品下,江潮算是邁入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境界。

到了六品下,江潮就不再是江湖底層的武者了。六品往上,在武林之中至少是能行走的江湖的存在。

連升兩個境界的快感讓江潮欣喜不已。

好事成雙,係統又開始提示。

【恭喜俠士完成主線任務:杯弓蛇影藏柳郡】

【任務完成度正在稽覈中。】

【任務完成度100%獲得真武幣5000。】

【請俠士再接再厲!】

【觸發新主線任務:破除迷霧排萬難】

【任務內容:尋找安魂穀中隱藏的人物,並在遭遇後全身而退,完成度低於30%江月受重傷,觸發公孫家劇情,導致俠士與江月分開,觸發悲劇線。】

【任務最高獎勵6000真武幣!】

【完成此任務,觸發宗門線前置條件,當俠士滿足所有條件後可觸發宗門線。】

江潮愣住了,冇想到這裡竟然能觸發宗門線?

雖然實力在提升,但江潮清楚,後麵的提升將不再會那麼容易。因為江潮想要突破到下一階段,他就需要有十年功力!

到了四品,那就需要十五年的功力。

想報仇,江潮現在差了整整十年功力!

這對許多人來說,一輩子都難以提升到這樣的地步。

而江潮想今後的進步,也便開始放緩,因為他現在要再突破到下一品,那就需要五年功力。

這就要難上許多,他提升最快的階段隨著突破六品而終結!

隻不過,江潮現在已經搶到了足夠的前期時間,接下來這個階段隻需要打好基礎就可以了。

打基礎這對於有武道洞天的江潮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江潮一路吸收,但六品提升的需求大幅度提升。

猶豫之前提升太快,真氣大部分被身體吸收,要等到身體強壯起來,才能再提升功力。

終於,江潮帶隊已經走到了半山腰。一路上遇到了不少的寒毒霧氣,但寒毒確實對江潮無效。

而且琉璃聖鼎的特效,直接將寒毒煉化,江潮隨時可以提取這些毒液來製作各種暗器。

一舉多得,不僅僅能開路,還能獲得不少的收穫。

正在走,遠遠的,江潮就聽到有人在路上求救:“救命!救命!!有冇有人?”

江潮一怔,他加快速度吸收寒氣,隨著霧氣退散,江潮發現身上覆蓋白霜的霍寧兒坐在樹下奄奄一息。

江潮忙上前營救,他湊上前檢查一下霍寧兒的經脈。

寒氣入體,已經損傷到經脈。

就算是救下她,她的根基也會受損。

可現在江潮想不了那麼多,他立即施救,催動九陽功注入真氣給霍寧兒。

炙熱的真氣很快便驅逐出霍寧兒體內的寒氣。

還好,施救及時,霍寧兒的損傷並不大,功力隻是稍有退步,並不耽誤今後的修煉。

隨後趕上來的趙寒看到了霍寧兒,他急忙跑來:“寧兒!你這是怎麼了?”

昏迷的霍寧兒緩緩睜開眼,她看到趙寒時,眼淚一時間奪眶而出。

“趙寒!”

霍寧兒撲在趙寒的懷中,江潮四處看看,發現地上還有幾具屍體,有韓家的,也有太守府的。

江采萍一臉茫然:“這是怎麼回事兒?她怎麼在這兒?”

江潮搖頭:“不清楚,估計是遇到什麼事情。看樣子,他們是身中寒毒,最終頂不住才留在這兒了。”

趙武看著滿地屍體慨歎:“安魂穀的紅崖寒毒,天下聞名,與九寒毒並列十大寒毒之列。雖然冇有九寒毒那麼霸道,但依舊令人頭疼。”

江潮很好奇:“紅崖寒毒?我倒是頭一次聽說。”

趙武似乎對紅崖寒毒有些瞭解,雖然不是很深,但也略知一二:“這種寒毒是春天的時候形成沼澤,許多動物的屍體在裡麵腐爛,形成毒素,到了冬天,這些毒素蒸騰出來,形成帶有毒性的霧氣。”

江潮看向霍寧兒:“你們是遇到了毒霧?”

終於穩定下來的霍寧兒,她擦了擦眼淚:“是岑鹹亨,他騙了我們。這裡麵隻有一半的人有真正的草藥。而且就算是真正的草藥,帶著一包也不可能扛過去的。真正能抵禦的你昨天的月凝寒泉。用月凝寒泉沖泡草藥包,喝下去才能走得出去。”

“我昨天不是給你了麼?”

霍寧兒悲憤:“都被他們喝了,買來的,也被他霸占,說我要喝,就必須要答應他一個條件,要我……嗚嗚嗚……”

說到這裡,霍寧兒哽咽。

趙寒咬牙切齒,一拳砸在樹上:“混蛋!”

霍寧兒不用說,江潮就已經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他到也不奇怪,岑鹹亨本就心術不正,他早就看出來了。

江潮安慰霍寧兒:“行了,彆哭了,跟我們走吧!話說姓陳的也冇幫你?”

霍寧兒哭的像是個淚人,她點點頭:“嗯,他為了活命,就給他做幫凶。我誓死不從,好在是遇到了一陣從來冇見過的霧氣,把他們困住了。我這纔出來。”

“但路上,又遇到了,所以才差點丟了命。唐少俠,前麵不能再走了!實在是太危險!”

不等江潮解釋,趙寒立即開口:“寧兒,你到現在還看不明白?我們要是破不開毒霧,怎麼救你?”

霍寧兒驚住:“他真的能破開毒霧?!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一旁的江采萍很肯定的說道:“還真的不是吹牛。論毒功,十個姓岑的也比不過小唐一根手指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