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品武者那可不是嚇唬人的,在絕對實力麵前,一切都是渣渣。

陳楚一個七品上,怎麼也不敢招惹五品下的護衛。

江采萍揹著小手:“江廉,你就給本小姐看著,誰敢對我江家不敬,打死不論。”

“是,九小姐!”

江采萍的話,充分震懾住了太守府一眾。

陳楚咬牙:“果然是趙家少爺,已經學會躲在女人身後了!”

江潮實在看不下去,他走出來看陳楚:“以大欺小就有臉了?不服氣的話,可以跟我試試?”

霍寧兒阻攔:“夠了!我們是來救人的,不是來這裡鬥狠的!”

見霍寧兒出麵,陳楚借台階下:“哼,看在大小姐的麵子上,不與你們一般見識,另外江家大小姐,這裡是北燕,有四宗鎮守。”

說完,陳楚得意洋洋的走到一旁,江廉雖然聽話,但他絕不管閒事。

而且陳楚吃定了江采萍不敢主動挑起事端。

畢竟她是北唐人,與北燕是仇敵。

這些年北唐與北燕好不容易纔平息事端,她要是弄出事情來,北唐王也不會放過她的。

霍寧兒看向趙寒:“如果你真的是來救人的,那就各退一步,現在大家集中力量,努力先把人找到。”

看到霍寧兒腮旁的汗水,江潮就知道她是一路追上來的。

估計就是怕趙寒出什麼問題。

趙寒也不傻,自然看得出來。

江潮不等趙寒表態,他先開口說道:“太守府大小姐的麵子,還是要給的。畢竟民不與官鬥。小寒,忍一忍吧!寧兒小姐說的冇錯,先找人再說。”

趙寒聽江潮改口,他心存感激的點頭。

好不容易平息事情,但江潮他們這一群人也冇緊緊跟著,而是在最後麵。

這讓太守府的人和韓家的人都認為他們是故意蹭懸賞來的。

“你看,剛剛還好厲害的樣子,這一下子就現原形了!跟在後麵!真冇出息!”

“算了,就他能到這裡已經不錯了!萬年九品下,能有什麼本事?”

“不對,剛剛我看趙寒好像不是九品下,怎麼看著像是八品下?而且他那個大哥,好像更厲害!”

“那一定是你眼花了!”

眾人一麵走一麵議論,而江潮充耳不聞。

對他們說什麼一點都不在意。

正走著,突然山脊背陰坡一麵吹起一陣大風。

接著大量的冰霧隨風吹上山脊,將山脊籠罩。

眾人這時候立即停下,趙寒看到前麵那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大哥,前麵的霧氣好濃,那就是冰霧麼?”

江潮搖頭:“那就是起霧了,不是寒毒霧氣。”

可如此濃的濃霧,想要再走,是絕對走不了了。

山脊的路雖然好走,但也隻是晴天好走。

這樣的濃霧,看不到前麵的路很容易就掉下去。

繼續走可是極為危險的。

眾人停下來,趙寒擔心看著前麵的路:“我們現在怎麼辦,在山脊上過夜可不好玩。”

江潮看一眼山下,他淡定說道:“這還不簡單,下山折返回去就好了。”

江采萍搖頭:“不,回不去了,你看!”

江潮回頭,發現他們來的路也到處是霧氣,根本看不清楚路。

轉眼間,他們已經被濃霧遮蓋。

唯一能走的就是他們側麵的下山路,可問題是,這裡條路上的霧氣是普通的濃霧還是寒毒霧氣,已經完全分不出來。

林楓連忙求岑鹹亨:“岑大師,這要看你的了,下山的路可能有毒霧,我們要怎麼辦?”

岑鹹亨從懷裡拿出一包乾草藥,得意洋洋:“用我的藥草包,就可以抵禦寒毒。不過……我隻是答應了給韓家和太守府,其餘的人,就必須要拿東西換了!”

趙寒皺眉:“拿東西?拿什麼換?”

岑鹹亨冷笑:“功法,可以換你們一條命,就看他願不願意?”

眾人的目光都落在江潮身上,江潮坦然回絕:“癡心妄想。”

岑鹹亨陰陽怪氣:“是麼?那就怪不了我,這是他自私自利,諸位你們也看到了。我給他們機會了!”

江采萍知道江潮精通寒毒,於是站出來自信的為江潮說話:“我看到了,看到有一個厚臉皮的傢夥趁火打劫,你要走就趕緊,慢走不送!”

岑鹹亨氣的跺腳:“有你們好受的!我們走!”

霍寧兒失望的看著江潮,她想勸,可又冇有什麼辦法,隻能無奈的歎氣。

眼看著那些人拿著草藥一個個的下山,趙寒心裡冇底:“大哥,我們接下來怎麼辦?等霧氣散去麼?”

江采萍也盯著江潮,等他的辦法。

江潮看看山下,冷冷說道:“他們拿著那玩意根本就下不了山。”

“什麼?!”趙寒一怔。

江潮冷哼:“他說了,這種草藥能抵禦寒毒,冇說能免疫寒毒。該中毒還是要中毒,隻是能多撐一段時間而已。這麼大的霧,他們自己走到哪兒,他們能知道麼?”

“這……”趙寒啞然,江采萍問道:“那我們怎麼辦?”

江潮微笑:“我早就想到過這樣的事情了,你們的火把準備好了?”

“嗯!”眾人點頭。

江潮笑道:“大家集中,千萬不要掉隊,不能走散。我在前麵開路,你們點燃火把跟著,讓我能找到你們!”

江月聽江潮的計劃立即擔心起來:“哥,你要一個人去開路?太危險了!”

江潮安撫江月:“我不怕寒毒,你忘了?”

江月恍然,但她還是不明白:“可是你不怕寒毒,又怎麼除掉寒毒呢?”

“來,跟著我,正好讓你幫我!”

江潮說著起身,他拉著江月來到路邊。

接著江潮運轉九寒真氣,讓九寒真氣發揮效能。

九寒真氣本就是寒毒之王,恐怖的寒意讓霧氣凝結變得更加寒冷。

本就陰冷的霧氣變得更加寒冷凝結成霜,接著江潮瘋狂吸收周圍的寒氣!

江月修煉玉女心經,自然能感受到寒氣被江潮吸收,見寒氣瞬間大量被抽走,她也恍然明白江潮的用意!

這地方對彆人來說,或許是絕境,但對江潮來說,這裡就是一塊修煉的福地!

江月正吃驚時,江潮在一旁提醒:“發什麼呆?跟我一起修煉,趁著這個階段提升一點是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