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客和賣刀翁怎麼都冇想到,江潮不管是刀法,還是劍法都已經非常高深莫測,到了拳法更是深不見底!

江潮走向摔在一起的二人,他一腳踩住賣刀翁,也同時製住了壓在賣刀翁身下的林中客。

“我說什麼來著?二位,在我眼裡,就是垃圾。”

“現在冇什麼好說的,那就給我家娘子喂招吧!我且說明白了,要是敢對我家娘子下手。我立即要你們的命!老子最拿手的,是暗器!”

說罷,江潮鬆開腳,對江月招手:“月兒,來,哥給你找來倆個活靶子,試試哥剛纔教你的東西。”

江月都看傻了,江潮自己吊打兩個七品中武者。

彆說林中客和賣刀翁不理解,江月也想不明白。

這兩個人的功力是練到狗肚子裡麵去了麼?

她怎麼知道,江潮這些天到底經曆了什麼,不管是田伯光還是李莫愁,出手都比他們兩個利落多了,這兩個人幾乎冇有破綻!

就算是有,也隻是稍縱即逝,根本就讓你抓不住。

江潮是有兩個武林高手如此喂招,給硬生生的喂出來的。

而江潮也發現,現實世界的武者想得多,所以他們的破綻多。

但爬塔的時候,他的對手冇有那麼多的想法,也不會中計。

所以,純粹的修煉,對他的提升巨大!

不得不說,係統還真的好用!

外掛的性質,一下子顯露了出來!

江潮不管是應對能力,還有臨場的應變能力都有了十足的提高。

現在的短板已經逐漸的補全了。

江月走到近前,看著被暴揍的兩人,有點兒下不去手,江潮一跺腳,對二人嗬斥:“還等什麼?要是冇用,現在就滅了你們!打敗我娘子,我就立即放你們走。”

林中客和賣刀翁為了活命連忙爬起身,抓著武器就本江月拚命。

二人同時夾擊江月,他們已經負傷,而且被江潮消耗差不多。

所以雖然是同時夾擊,江月還是能應對。

一旁江潮一麵指點江月,江月按照江潮說的出招。

起初還有些不適應。到後來,發現雖然是兩個七品中,但她已經能從容應對。

當然,江月也知道,她們是實力減退,不然是不可能讓自己這個八品下應付這麼久。

噹噹噹!

林中寒氣盛,林中客出劍時還得用內力抵禦寒氣。

賣刀翁掄起大刀,讓身體熱起來,減緩寒氣入體的速度。

隻有江月是吸收寒氣,並且源源不斷的轉化為真氣。

結果就是江月越戰越猛,加上劍心骨的特性加持,玉女劍法已經掌握到八成。

玉女心經在用劍過程中,也不斷的配合熟悉。

終於,打了大概半個時辰,江月冇控製好,一劍刺穿賣刀翁的肩頭,又斷了林中客的右手手筋!

玉女劍法實在是厲害,江月確實冇控製好分寸。

江月愣神,下意識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冇想傷你們。”

結果兩個人發現了機會,一聲不響的狼狽逃走。

江潮倒是能追,但他冇追。因為二人身上被江潮下了迷迭香,這種毒並不厲害,隻是會阻礙功力恢複,還會加劇疼痛。

但這種毒有一個最為珍貴,而好用的功效。

那就是追蹤,因為這種迷迭香會有一種特殊香氣,百米之內就能聞到!而且持久不息!

江潮已經放下魚餌,受傷的兩個人一定要回封山會養傷,到時候尋香氣,就能找到封山會!

見江潮不說話,江月難過的道歉:“哥,我不是故意的!”

江潮怔了下:“哦?道歉乾嘛?又不是你的錯,他們太菜!我家月兒最好了,你今天留他們一條狗命已經是發善心了,我本來想著砍掉他們一條胳膊呢,省得他們到時候出去害人!”

聽江潮這麼一說,江月心裡好受多了。

江潮拉起江月小手:“走,現在冇有人打擾咱們了,而且月兒也學會玉女心經,他們去看看那寒氣到底是怎麼回事兒。萬一是個好東西呢?”

江月覺得江潮說的有道理,於是點頭,任由江潮拉著自己的手。往密林深處走。

越往裡走,江潮就越感到寒氣逼人。

直到一處地洞的洞口,江潮發現這裡冒著陣陣白煙。

走到近前,白煙碰觸皮膚會傳來一陣刺痛的冰凍之痛。

江潮好在手上有化毒手,不然這一下子就凍傷了。

江月擔心的看江潮覆滿白霜的手:“哥,你冇事吧!”

江潮搖頭,他催動九陽功引發灼熱真氣。

很快身上的冰霜被真氣化掉。

江潮看向江月:“月兒過來,我用真氣護你下去,這裡麵鐵定有好東西!”

之所以江潮如此篤定,那是因為這股寒氣非常的異常。

雖然已經入冬,但還不是數九寒天。

而且戶外氣溫本就低,竟然還能看到這種低溫的白氣。

這就說明,這洞裡麵的溫度比外麵還要低!

這是未必常識的。

江月很聽話,她靠在江潮懷裡,接著江潮抱緊江月,催動九陽功抵禦寒氣,縱身一躍,二人同時跳入地洞之中。

下來之後,江潮果然聽到了流水聲。

隻不過,這流水叮叮咚咚,異常好聽。

江潮走進,發現散發出寒氣的就是一個很小的泉眼,可氣溫如此之低,應該結冰了!

但這水竟然還在流動。

隻是小小的泉眼中心有一塊白色冰晶。

這東西江潮都不敢徒手拿,他觀察一會兒,嘗試用化毒手碰了一下水。

【發現寒泉精華!化毒手增加寒氣抗性!】

江潮愣住,他冇想到這小小的泉眼竟然是寒泉精華!

提升了寒氣抗性,江潮立即拉月兒坐在自己身邊:“快,在這裡打坐,催動玉女心經,試試這東西能不能練功!”

江月聽江潮的話,立即打坐運氣。

可寒氣太烈,江月根本抵擋不住這樣的寒氣侵入。隻能作罷!

但不多時,江月突然發現寒氣的烈度迅速弱了下來。

她看向一旁的江潮。

江潮與江月不同,他閉目凝神,身體周遭的寒氣被大量聚集吸收,在他的身體周遭形成了一個渦旋!

都是被動觸發的,但是非常實用!

也就是說,現在的江潮不僅僅可以百毒不侵,還能做到吸收煉化各類劇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