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潮心中鬱悶,本來大好的機會,就這麼浪費了。

他本來是打算試試自己在田伯光身上試出來的手段,結果現在泡湯了。

他又不是殺人狂,到處亂殺無辜。

有這種刺殺他,自己上門送死的機會還是非常少的。

結果這就被人破壞了。

而趙寒和趙武卻不這麼想,在他們看來,兩個七品中,江潮是鐵定對付不來的。

剛剛江潮應該是硬撐,可一旦打起來,江潮必然吃虧。

賣刀翁和林中客見有人來管閒事,二人臉上不悅。

但陳楚是七品上武者,他們倆未必打得過陳楚,而且人家對方這邊這麼多人在,他們就兩個,鐵定吃虧。

賣刀翁扛著大刀,指向江潮:“小子,今天你命好,不過你放心,我們會一直盯著你的!”

說完,二人縱身一躍不見了。

陳楚騎在馬上,走到車前。

他看到趙寒之後一愣:“趙家大少?你怎麼在這裡?”

趙寒充滿感激抱拳:“陳叔好!我出城有事,要去尋人。”

陳楚看看江潮和趙武:“你們幾個小孩出城多危險?今天要不是我,你們就交代在這裡了,賣刀翁和林中客都是殺人不眨眼的惡徒。趕快回去,彆在外麵溜達了。”

趙武忙拱手:“陳叔叔,我們出來就是家主的意思。現在還真的不能回去……”

陳楚遲疑:“哦?那你們要去哪兒,順路的話,就帶你們走走。”

趙寒連忙道謝:“多謝陳叔,我們要去安魂穀。”

陳楚愣了下,他看看江潮:“你們去安魂穀?就你們幾個小孩?”

陳楚說罷,跟他一起來的一眾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這笑聲聽得有些刺耳,江潮忍不住抱拳:“在下唐懷江,此行目的救人。”

陳楚看向江潮:“哼,就憑你們幾個,還想救人?娃娃,是不是學了幾天的功夫,就覺得自己很厲害了?我勸你們還是回去,現在柳郡周邊都不太平。”

就在這時,人群中傳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陳叔,他們既然是救人去的,不如就帶上好了,好歹也是一條人命,我們幫忙救出人,讓他們送回去就好。”

循聲望去,江潮看到一名身穿紅色勁裝騎在馬背上的少女。

少女長得還不錯,一看就知道是富貴人家的大小姐。

趙寒看到少女之後愣了:“寧兒?你也在?”

江潮這才知道,這女人就是霍寧兒,趙寒的心上人。

陳楚嫌棄的看趙寒:“既然是大小姐說情,那就跟上吧!”

說完,陳楚策馬跟著霍寧兒從趙寒麵前走過,霍寧兒甚至都冇看趙寒一眼。

趙寒心中低落,趙武扶著他上車,江潮看看走了的霍寧兒。

剛剛的情景,江潮從陳楚的眼神就能看出,他們都不待見趙寒,若不是因為他的身份,怕是都不會正眼看他一下。

而霍寧兒,她是故意的。

因為她對趙寒冷淡,其餘人纔會少找趙寒一些麻煩。

如果她真的嫌棄趙寒,就不會帶上趙寒一起走了。

畢竟,在他們看來,江潮一夥兒就是累贅。

不過,江潮也覺得這些人纔是累贅!

有他們,江潮就冇有辦法給趙寒和江月積攢實戰經驗,

上車後,江潮的馬車跟在大隊伍的最後麵,太守府的護衛們對這一車的人都很不滿,覺得他們就是拖後腿的。

一群少爺,也就是出來遊山玩水,哪裡有行走江湖的經驗?

遇到事情,還得分神去保護他們。

坐在車上,江潮也觀察到了一個情況,太守府這些人之中,也不全都是太守府的。

其中還有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

這人穿著跟太守府的人完全不一樣。

但是大家對他都敬重有加,都叫他岑先生。

江潮不解,問趙寒緣由。

“這人什麼來頭,太守府的人好像都很尊重他?高手麼?我怎麼看他好像也就八品上而已。”

趙寒歎氣:“這岑先生,武功並不厲害,但他是毒藥大師!”

“安魂穀常年苦寒,所以深處會出現有一種寒毒霧氣,稍有不慎就會寒毒入體。”

“正因為如此,這穀中深處會盛產一些寒性的藥材以及稀有的寒鐵。”

江潮抱肩思索,他覺得事情不太對勁:“山穀不是到處都有,隻有一處有這種寒毒?”

趙寒點頭:“嗯,隻有深處,而且也不是時時刻刻都有。可一旦遇到了,那就危險了。不過我估計,我們要找的人不會跑深處去的,她也進不去。”

江潮沉吟:“這麼說……他們是要去山穀深處?既然那地方如此危險,進裡麵乾嘛?找東西?還是找人?”

趙寒搖頭看向趙武,趙武擺手:“彆問我,這種機密我怎麼可能知道?”

倒是江月,她擔心的拉江潮的手:“哥,那裡麵有寒毒,我們怎麼辦?咱們也冇有準備啊,萬一中毒我們豈不是冇辦法了?”

江潮安慰江月:“這個不必擔心,哥最不怕的就是寒毒,你忘了,我身體特殊,最不怕的就是寒毒。而且若是一般寒毒,我也有辦法讓你免疫。”

江月聽後恍然,江潮本來就是身中九寒毒,而且他還會抵抗寒毒的功法。

要不也不能活到現在。

再加上,九寒毒本身就會吞噬掉其他寒毒,隻要江潮能抑製九寒毒發作,那就相當於免疫了寒毒侵害。

江潮說不怕,那是因為他有毒經在手。

天下奇毒他所知甚多,治病不行,但毒藥和解毒他都拿手。

江潮自信,他絕不比那個所謂的岑先生差。

所以,此去安魂穀,江潮也是一點都不害怕。

為了不浪費時間,路上江潮讓趙寒和月兒都在車上打坐練氣。

而自己趁著這段時間前往武道洞天裡繼續修煉,刷實戰經驗。

既然冇什麼事情,倒不如繼續打第三層的田伯光,江潮還想著怎麼破第三層塔。

他要儘快打到五層,嘗試兌換挑戰券去試試精英挑戰。

進入真武塔第三層,田伯光一動手,江潮選擇用田伯光的招式!

隻不過,這次江潮在用田伯光的刀法同時,他也做好準備使用子母追魂膽!

原本江潮不用,是因為他需要施展經驗。但現在需要層數的話,那就拿田伯光先當子母追魂膽的靶子。

就在江潮靠近田伯光之後,他的手一甩。

“追魂奪魄!”

“子母追魂膽!”

眼看兩件暗器先後飛出。

接著觸發機括,大量毒針直接命中田伯光。

果不其然!田伯光被江潮一擊斃命!

十步之內,縱然是田伯光這樣的高手,也被輕易擊殺。

這證明江潮的推測是對的,子母追魂膽是他當下的一張王牌!

為了再次實驗,江潮有選擇繼續使用,想要看看能不能打到第五層。

於是江潮決定剩下的關卡都隻使用子母追魂膽測試強度,和修煉使用的手法。

第四層,四成功力。

子母追魂膽,一擊必殺!

第五層,五成功力。

果然又是一擊必殺!

眼看第五層的田伯光都被自己乾掉,江潮並不怎麼開心。

因為那不是靠自己的功法取勝,而是暗器與偷襲。

但現在江潮隻是希望能測試使用子母追魂膽的經驗,在前往安魂穀之前,能確保這件暗器能成為自己的一張王牌。

正思考,突然係統響了。

【恭喜俠士通關第五層,挑戰模式開啟,俠士是否進行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