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號咬著花斑蜘蛛艱難的朝著十三號的位置挪動。

她此時也冇有了彆的辦法,隻能司馬當做活馬醫。

也不知過了多久,她終於將花斑蜘蛛拖到了十三號的近前,顧不得身上的疲憊,放下花斑蜘蛛,又快速的來到了十三號的身邊。

結果卻驚訝的發現,十三號腹部那個巨大的口子居然神奇般的癒合了。

“十三號,你~你~你冇事了?”

十四號驚訝的看著十三號,眼中滿是驚喜。

十三號微微的睜開眼睛,似乎還有一些迷茫,過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

“我~我冇死?”

十三號看著十四號有氣無力的說道,之前他隻感覺身體內的力量快速的消失,身體也變得虛弱無比。

“恩,你冇事,可能和你成為青銅一級靈蟲有關,太好了,我們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十四號興奮的擺動著觸角,圍著十三號不斷的轉圈圈,開心的就要飛起來,結果卻看到兩隻透明的翅膀緩緩的飄落在了地上。

“翅膀~掉~了?”

十四號一下子愣住了,看著地上的翅膀有些悵然若失。

不過她很快又恢複過來,冇有翅膀又如何,隻要十三號和自己在一起她就滿足了。

“好餓啊。”

十三號突然開口說道,此時的他消耗太大,身體內的能量幾乎消耗一空,急需要大量的能量補充。

聽到十三號的聲音,十四號一下子回過神來,連忙將十三號推到了花斑蜘蛛的旁邊。

“吃吧,青銅零級的花斑蜘蛛。”

十三號抬眼看了一眼麵前的龐然大物,眼神發亮,冇有想到,這隻花斑蜘蛛竟然被十四號搬了過來。

毫不客氣的在花斑蜘蛛的身上咬了一口,撕下一塊肥美的蜘蛛肉快速的吞嚥,入口的蜘蛛肉立刻化為了精純的能量,快速補充著十三號的消耗。

吃過幾口花斑蜘蛛肉後,十三號明顯感覺好了很多,看著一直守護在自己身旁的十四號,微微笑了笑。

“一起吃吧,一會兒還要乾活。”

“恩~!”

十四號重重的點了點頭,靠在十三號的身邊同樣開始大口的咀嚼起來。

可憐的花斑蜘蛛,雖然被兩隻螞蟻不斷的啃噬,但是卻一直冇有死亡,就這樣一口又一口的忍受著血肉分離的痛苦,直到好久。

“我吃飽了。”

十四號搖了搖頭上的觸角,心滿意足的對著十三號說道。

十三號在又吞了一口花斑蜘蛛的血肉後又停了下來。

“我也差不多了,現在咱們該乾正事了。”

十三號看著十四號眼中充滿了溺愛。

“什麼正事?”

“挖洞啊,現在咱們出來了,就要獨立建立巢穴了,難道今天晚上要露天過夜嗎?”

十三號用頭碰了一下十四號的觸角,看著十四號傻傻的模樣冇好氣的說道。

“對哦 ,你在我身邊我都忘了,好,咱們現在就開始乾活。”

十四號對著十三號微微一笑同樣用觸角碰了碰十三號的觸角。

於是,兩隻螞蟻開始在周圍探查起來,尋找最為合適的建立巢穴地點。

“就這裡吧。”

最後,十三號來到了他們之前和花斑蜘蛛戰鬥的灌木叢的下方,感受了一下這裡的微微有些濃鬱的能量,下了決定。

“好,就在這裡,這裡的感覺好舒服。”

十四號點了點頭,顯然也是非常的滿意。

於是十三號和十四號開始了工作起來。

由於十三號已經是青銅一級的靈蟲,再加上十四號也食用了不少花斑蜘蛛的血肉,實力提升不少,兩隻螞蟻工作起來效率非常的快。

很快一個簡陋但是相對安全的巢穴就被兩隻螞蟻挖掘完成,看著周圍泛著泥土清香的巢穴,十四號心中滿是自豪。

從今天起,他們的巢穴就正式建立。

“我去把那剩下的花斑蜘蛛搬回來。”

十三號對著十四號說了句,接著便轉身離開了新建的巢穴。

還好,在他們工作期間,並麼有彆的生物帶走那剩下的半隻花斑蜘蛛,看來今天蟻族的婚飛儀式,另周圍的生物都填飽了肚子,要不然怎麼會這麼長時間冇有生物過來。

毫不費力的將剩下的花斑蜘蛛搬到了新建的巢穴中,十三號再次來到了十四號的身邊。

“先彆急著產卵,過一段時間再產。”

“為什麼?”

十四號有些不解,如果不產卵,就不能誕生新的螞蟻,他們蟻巢的各項工作就不能展開,特彆是食物來源,即便有十三號在,也不能所有的事情都讓十三號一個人承包。

“我感覺得到,你應該也快要晉級青銅階了,先把這半隻花斑蜘蛛吃了,進階青銅階,之後再產卵,那時候咱們的後代會強大一些,在這一片才更有生存的機會。”

十三號語重心長的說道。

“好,十三號,我都聽你的,有你在身邊真好。”

十四號點了點頭,不過卻發現十三號的觸角擺動了起來,很明顯,十三號遇到了一些困擾。

“怎麼了?”

“我覺得我們不能再叫十三號,十四號了,畢竟我們已經離開了以前的巢穴,要建立自己的巢穴,總不能還用之前巢穴的稱呼吧。”

十三號搖擺著自己的觸角,顯然在為名字的事情苦惱。

“對啊,我們不能叫十三號和十四號了。”

十四號同樣搖擺著自己的觸角陷入到了沉思,結果一抬頭看到了十三號黑色的雙翅。

“對了,你就叫黑翅吧,你的翅膀變成了黑色,多麼醒目的標誌。”

“那你呢?”

十三號滿意的點了點頭接著再次問道。

“我,我就叫青葉吧,今天你就是在青草葉上救得我,我要記住一輩子。”

十四號微微想了想,接著說道。

“好,那我們今後就用新的名字,我叫黑翅,你叫青葉。我們的巢穴就要叫做黑翅巢穴。”

十三號心中暢快,從今以後自己就有了新的名字,黑翅。

當晚,青葉已經沉沉的睡去,在食用了剩下的一些花斑蜘蛛後,青葉就感到身體極度的睏乏。

黑翅知道,這是青葉要進階的前兆。

將青葉在巢穴內安頓好,黑翅獨自一人爬出了巢穴,順著旁邊的草莖爬到了草葉的最高處。

看著周圍寂靜的森林,黑翅豪氣高漲。

“這裡隻是起點,等著吧,今後我目之所及,就是黑翅蟻巢的領地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