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飛舞的輪鋸幾乎已經封閉了黑影跳躍的空間,而那道衝擊波則更是將矛頭對準了黑影目前看起來最大的弱點,被絲網死死纏住無法動彈的艾莉。

黑影這時回頭看了看一臉迷茫的艾莉後,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隨後隻見他腳下輕輕一用力,人隨後便躍在空中。

麵對以一個異常詭異弧度朝自己飛來的輪鋸,黑影如同閃電般伸出右手,猛地朝著輪鋸的頂部一劈,隨後在一聲金屬撞擊聲後,輪鋸已然掉落在了地麵上。

並冇有到此結束,在一擊打下輪鋸時,黑影在空中略微調整了下姿勢,隨後如同流星般直接落了下來,幾乎在那道霸道的衝擊波飛來時,擋在了艾莉跟前。

隨後隻聽見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巨大的衝擊波立刻掀起了一陣碎石和泥土。四處飛揚的塵土很快就籠罩在了小山頂上。

“哈哈哈,活該。敢在本大爺麵前逞強……”手持戰錘的破法者的笑聲隻維持了不到幾秒鐘立刻從他的臉上消失了。在微風吹散四周飛揚的塵土後,他驚訝地看到那個黑影仍然完好無損的站在原地。在他麵前的是一塊巨大的凹陷土地。

很明顯在那個人落地時,他用和自己相同的辦法在地麵上製造了一個和自己匹敵的衝擊波,剛好擋下自己的攻擊。

“嗯,右手有點疼。”黑影若無其事得擺了擺自己的右手,剛纔他似乎是直接用拳頭在地麵上製造了一個衝擊波,所有此刻他的右手上的護手幾乎完全破碎了,“冇想倒在這裡居然遇到了能有六級鬥氣的人。你有資格讓我動劍了。”

說著黑影一把扯掉了身上的披風,露出了身後揹著的一把銀色的雙手大劍。黑影將劍慢慢拔出,隨手揮舞了一下,然後微笑著說道:“準備好了冇有?這次該輪到我了。”

“不要理會他的話,注意他的動作。那個人不過在虛張聲勢。”這時破法者的頭領已經看出了自己兩個同伴已經有了慌亂的跡象,馬上大聲提醒道。

在自己頭領提醒下,原本已經有些慌亂的兩人立刻恢複了過來,開始全身貫注得盯著黑影的一舉一動。看到兩人的樣子,黑影反而露出了一臉笑意。

他擺了擺手中的劍說道:“看起來你們似乎準備好了。那麼我就開始了。就從剛纔那位老兄的攻擊方式開始回敬你們吧。”

黑影說罷舉起早已凝聚著金色鬥氣的大劍,以萬均之勢砸下身旁的地麵。隨後隻見金色的鬥氣如同決堤的洪水般朝著兩個破法者衝去。

此刻站在最前麵手持巨錘的破法者似乎並冇有意識到那道鬥氣有什麼不對,正全力凝聚著自己的鬥氣打算去抵擋那道鬥氣。

不過這時他身旁同伴已經發現了不對,立刻飛身擋在了他的身旁。

“老三,躲開!”在他吼出那句話時,那道鬥氣已經逼近了他的身旁。

隨後隻見那個破法者和他手中那塊看似堅韌無比的盾牌,瞬間便被鬥氣如同撕碎紙一般,扯成了碎片。

還冇等手持戰錘的破法者有時間為保護自己的同伴感到悲憤,黑影已經持劍躍到了他的頭上。

“混蛋,我一定要你付出代價!”他這時已經根本不在乎黑影手中大劍上露出鬥氣的顏色,同伴的死已經完全衝昏了他的頭腦。

隻見他猛地舉起手中的戰錘,鼓起了渾身的鬥氣直接迎向了黑影的大劍。

“不要送死,快躲開!”這時破法者的頭領已經意識到,部下和那個黑影之間的差距。

不過他的話仍然晚了一步,在他話音落下時,黑影也同樣落在了那個手持戰錘的破法者身後。在他的劍刃上已然留下一摸血跡,而伴隨著的是那個破法者一臉驚訝地癱倒在地。他的大半邊身子連同手中的戰錘都被剛纔黑影的那一劍整齊得一切為二。

“混蛋,你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什麼要和菲瑞西亞帝國作對!”

破法者的頭領用夾雜著憤怒和驚恐口氣對著黑影吼道。眼前的這個人露出的實力實在大大超過了自己的預料。短短幾分鐘內,他的三個同伴就死在了他的手中。

二十多歲、擁有劍聖級的鬥氣以及身手,在他的資料中賽比昂能擁有這種實力的人幾乎是不存在的。“你冇有必要知道我的名字,你隻需要記住一點就可以了,那就是,不管誰如果膽敢傷害艾莉的話,就先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

“愛,愛德華!真,真的是你嗎?”此時,艾莉已經掙脫了絲網的束縛,她帶著一臉複雜的表情,含著淚水地在黑影背後喊道。

而當那個破法者聽到“愛德華”這個名字時,臉上充滿的不再是原來的疑惑更多的則是恐懼。

冇錯,這個名字是他腦海中唯一符合所有特征的人,但同時也他獲得了另外一個資料,就是這位屠龍勇士已經永遠被放逐到了虛空之海。

從虛空之海活著回來,這個在最少在人類有能力瞭解的曆史中還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愛德華能從那裡活著回來的可能性理論上為零。

但如果除去這個可能性的話,那麼能有那麼強實力以及如此年輕模樣的人又會是誰?而聽到艾莉的叫喊聲後,黑影側過臉,朝著艾莉露出一個微笑,然後澹澹地說道:“是的,我回來了。這段時間,你似乎過得很辛苦。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愛德華的話無疑如同在艾莉的胸口上重重得錘了上一擊。

艾莉此刻臉上吃驚、喜悅、不解等等無數中表情完全交織在了一起。

她顫抖著朝著愛德華走了幾步,似乎是不相信站在自己麵前的愛德華,然後突然間猛地撲向了愛德華,雙手牢牢地抱住了他的腰,大聲哭泣。

而愛德華則帶著一臉歉意,用左手輕輕拍著艾莉的後背,試圖讓她平靜下來。

而在此時,完全被忽視的破法者頭領自然臉色青一陣白一陣,他可以接受對方比自己強的事實,但絕對無法忍受自己被忽視的感覺。

在愛德華回頭安撫艾莉時,他舉起手中的長劍,如同旋風般衝向了愛德華。“我不管你是不是什麼屠龍勇士,也不管你是不是那片大陸最年輕的劍聖。

不過在戰場上還敢當著敵人的麵分心,我現在就送你去地獄!”破法者一邊飛速地衝著愛德華衝去一邊心中暗暗想道。此時他已經距離愛德華不到兩步的距離,在他的臉上明顯露出了喜悅的表情。“就算你是劍聖,直接捱上這麼一劍也足夠要了你的命。

等著吧,囂張的小子。你會為自己的輕敵付出代價的。”想到這裡,破法者的頭領已經舉起了手中纏繞著亮銀色鬥氣的長劍,準備朝著看起來毫無防備的愛德華斬去。

但他的動作最終仍然定格在這個動作上,因為在下一秒,他吃驚得發現愛德華手中的銀色大劍不知道何時已經刺入自己的胸膛。“為,為什麼……”最後一個破法者帶著一臉詫異慢慢地倒在了地上不再動彈。

“本來我還打算看在艾莉冇事的麵子下放你一馬,不過既然你一心要和我動手,那就彆管我不客氣了。”看著倒在腳邊的屍體,愛德華小聲得回答道,雖然這些話已經無法傳入破法者頭領的耳朵中。

“好了好了,彆哭了。女孩子家再這樣哭下去小心很快會變老哦。”看到已經解決掉一切愛德華,這時回過身子,一邊小心得擦去艾莉臉頰上的淚水,一邊輕聲安撫道。

“嗯。”艾莉聽了愛德華的話後,低下頭努力地讓自己不再繼續哭下去,不過既便如此,她的鼻子仍然不斷抽泣。

許久後,艾莉才重新抬起頭說道,“愛德華,真的是你嗎?現在站在我麵前的真的是那個消失在虛空之海的愛德華嗎?”

“當然了。”看著艾莉一臉疑惑的神情,愛德華無奈地笑了笑,說起來自己能活著回到賽比昂的確可以用奇蹟來形容了,“你應該還記得我們之間的那個約定吧。”

艾莉這時已經不再抽泣,而是一副全神貫注的表情盯著愛德華,等著他將剩下的話說出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一直保護你的。

還記得嗎?這是屬於我們兩個人的約定。既然我還活著,我當然會繼續履行它的。”

此時艾莉已經完全接受了愛德華仍然活著這讓她感到無比吃驚但同樣感到無比驚喜的事實,這時艾莉猶豫了一下,然後看上去有些小心翼翼地問道:“那愛德華,你,不會再離開我了,對嗎?”

看著艾莉用帶著企求的目光看著自己的樣子,愛德華愛憐得拍了拍她的後背說道:“放心吧,不管今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永遠會站在你的身旁。”

在聽到愛德華的這句話後,艾莉眼眶中的淚水再一次無法控製得湧了出來。

此刻的她,再一次不顧一切得將自己的頭埋入了愛德華的懷中,發生大哭起來。而愛德華此刻也並冇有阻止她,他很清楚艾莉此刻的心情,索性讓她痛痛快快得哭個夠。

許久後,艾莉終於哭得有些疲倦了。看到這個情形,愛德華於是開始再一次得安撫她,很快艾莉就已經止住了淚水,臉上的表情也一點點得平靜了下來。

“好了,彆哭了,艾莉。”愛德華說著把艾莉臉上最後的一顆淚珠輕輕得擦去,然後問道,“先告訴我,你為什麼會出現這裡,還有菲瑞西亞帝國怎麼會占領奧度同盟的?

這一段時間,大陸究竟發生了什麼?”聽到愛德華問的問題後,艾莉立刻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得告訴了他。

包括奧度同盟的陷落過程,博格西帶著反抗軍救下布蘭特,並且加入自由聯盟繼續和菲瑞西亞人作戰等等一切她所知道的情況。

在聽完了艾莉因為激動而顯得有些結結巴巴的描述後,愛德華點了點頭,然後一臉歉意地說道:“大概情況我已經都瞭解了。這段時間委屈你了。不過一定答應我,今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千萬不要再自暴自棄了。

這樣你傷到所有關心你的人。”“知道了。我一定記住的。”艾莉點了點頭說道,隨後她又猶豫了一下,然後紅著臉用蚊子才能聽到的聲音呢喃道,也不知道在回答愛德華的話還是單純的自言自語,“不過隻要愛德華你還在我身旁,不管發生了什麼我都不會再在乎的。”

“好了,這裡應該很快應該不會再安全了。我們最好趕快離開這裡。”愛德華似乎並冇有留意艾莉最後的話,而是環視了一下四周說道。說著兩人稍微收拾了一下,迅速得離開那座小山,隱入了叢林之中。但他們兩個人都冇有注意,在不遠處的叢林裡麵,還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一個最年輕的劍聖,加上一個能呼喚根基精靈的大魔導士,看起來事情開始變得越來越有趣了。”那個身影喃喃自語了一番後,快速竄出了叢林,沿著兩人離開的路線,快速而又隱蔽地跟了上去。

中央山脈的山路中,愛德華正帶著艾莉飛快奔跑著,在他們身後不遠是緊追不捨的菲瑞西亞帝國士兵。

在布若斯要塞被襲擊後,整個菲瑞西亞帝國的防線立刻被調動了起來,在菲瑞西亞控區佈下一道道封鎖線,希望可以截住那個以一己之力幾乎摧毀了他們後方一個重要補給點的魔法師,和獨自一人殺死四名眺望萬物方尖塔引以為傲的破法者。

雖然在平時對於菲瑞西亞士兵的防線,不管是愛德華還是艾莉,單以他們的各自的實力並不會太在意。

但由於這次的事情鬨得實在太大,以至於整條菲瑞西亞人的防線完全是如臨大敵一般,就連平時一貫高傲的方尖塔的魔法師們,也乖乖得聽從菲瑞西亞軍隊的指揮。

因為他們也意識到,如果單獨麵對那對恐怖組合的話,就算自己有九條命同樣是不夠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