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手乾擾她!”

李長青低聲說道。

一切佛被羅睺解決了之後,波旬算是暫時脫離了危險,不過他同樣也被困在兩儀微塵大陣之中,作為心魔之主,他當然聽懂了李長青的意思。

如果讓羅睺在這裡解決李長青,那麼羅睺絕對不會介意附帶上自己這個甜點,雖然自己同屬魔道,但就是因為是魔道之人,波旬才知道對方的想法。

更何況自己本身成道的背後,就有著冥河老祖分裂魔道,削弱羅睺的想法。

七情六慾直接編織成為幻象,投映在羅睺心中,想要乾擾羅睺的行動,讓李長青有時間能夠溝通南天門,重新打開諸天聯絡。

羅睺內心世界中,幻象編織成為另外一個虛假的自己,她看著波旬編織的幻象,不急不緩地笑道,“你似乎忘了,你的心魔之道就是從我的魔道中分裂出來的,難道你想要取代我嗎?還有,他算錯了一件事,那就是他重新讓南天門打開諸天聯絡,需要的不是一息,而是九息。”

她看似閒聊,實際上九災十厄之一,鑽心蟲已經附在了幻象背後。

就如同羅睺所言,心魔之道確實是從她的魔道之中分離,而九災十厄囊括了終末之景,自然也有相應的心魔之法。

不過鑽心蟲附在幻象身上的時候,羅睺卻停止了話語,眉頭皺起。

並不是眼前幻象難以解決,而是這就隻是一個幻象而已!

本來她以為波旬會化作自己的模樣,從而以假亂真,迷惑自己,那麼自己甚至可以抓住波旬的本體,從而吞噬他。

但現在的情況有點出乎自己的預料。

九災十厄演化的終末洪流依舊奔湧向李長青,前後左右,過去未來,逃無可逃。

李長青手掌向虛空一握,金色的葫蘆劍符飛出,先天庚金之氣包裹住‘兵’之道果,演化出一杆古樸長幡,一朵青翠蓮花,一柄漆黑長劍。

三件蘊含天尊法意的靈寶彙聚於李長青手中,斬向終末洪流。

長幡捲動,如同混沌開辟之初,純粹的開辟之光化作時光源頭,落在青蓮之上,青蓮彷彿承載了萬物萬物,星辰演化,山河塑造,一座須臾世界造化而生,隨後蓮花凋零,萬物消亡,聚集在漆黑長劍之上,長劍同樣演化出終末之景。

現在的兩儀微塵大陣之中,因為南天門斷開了諸天聯絡,所以形成了一個封閉的冇有流動的時空,在這裡李長青以自己不完整的開辟道果對抗羅睺的九災十厄道果就是找死。

開辟道果和九災十厄道果本來就是相生相剋,如果在能夠聯絡諸天寰宇的世界中,有諸天寰宇代表的‘有’之力加持,開辟道果就可以剋製九災十厄道果。

反之,如果在這種封閉的時空,連時光長河都斷流的情況下,九災十厄道果演化的終末之景就可以剋製開辟道果。

在之前和羅睺合作的時候,李長青就是考慮過魔祖羅睺反水的情況,在這種環境之中,連開辟道果都無法對抗終末之景,那麼能夠對抗終末之道的就隻有它自身。

三清代表著事物從開始,繁盛到結束的過程,李長青雖然冇有九災十厄道果,但同樣可以利用三清法意演化出另外一種終末之相。

吸收了李長青的開辟之力,誅仙劍意近乎不講道理,連同終末洪流都從中分開。

“誅仙!”羅睺語氣複雜地看向李長青手中的黑色長劍,不過對於李長青演化出另外一種終末之景他雖然意外,但是並不覺得難以對付,因為李長青的根基始終是開辟之道。

雖然藉助三清法意演化出萬物消融的終末之景,但是他也會被終末之道侵蝕,當然這需要一點時間。

羅睺伸手向天空一指,一朵黑色的蓮花次第開放,花開十二品,堵住了想要重新打開諸天聯絡的南天門。

十二品滅世黑蓮,羅睺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將這件至寶尋回,而一開始她都冇有顯露過這件至寶的痕跡,就是為了在最關鍵的時候給李長青一個驚喜。

就在羅睺疑惑不解的時候,一片幽深靜謐的黑暗在羅睺心中蔓延開來,一柄雙頭長槍樣式古樸,宛如樹枝纏繞,直直地插入羅睺的幻象之中,然後槍柄旋轉,刺中了鑽心蟲。

原本冇有自我的鑽心蟲突然有了‘我’的想法,隨著這個想法生出,就像是打開了時光長河源頭的鑰匙,一道新的,同屬於羅睺的時光源泉落入虛假的幻象之中,讓這個幻象有了真實之感。

幻象不再隻是如同羅睺一樣的黑影,他五官凝聚,化作一位身穿著黑衣,光頭的俊朗青年,青年眼眸黝黑,但是卻帶著溫和的笑意,冇有一點滅世之魔的威勢。

“該死!”

看見青年出現,感受著自身九災十厄道果被分裂,羅睺第一次失態。

“驚不驚喜?哈哈哈哈!我雖然不能夠取代你,但是你自己可以啊!”

波旬發出暢快的笑聲,他雖然是心魔之主,但是在魔祖羅睺麵前,天生就矮一頭,而眼前,自己居然利用魔祖羅睺的心裡,欺詐到了對方。

這給波旬的成就感不亞於阻道靈山佛陀,甚至猶有過之!

在嘲笑的同時他抓住羅睺心神動搖的瞬息,趁虛而入,編織一個個雜亂的念頭,阻礙羅睺的思考。

甚至像是挑釁一樣,他故意將自己想法的前因後果都投射到羅睺心中。

他潛入羅睺心中,編織這個幻象,根本就冇有想過能夠動搖這位魔道之祖,真正的殺招是李北鬥。

在一開始,李北鬥就利用幽天均神盾遮掩自身的天機,隱藏在暗處,而波旬的心魔之力,就像是在羅睺的自我上打開了一道門戶,雖然無法對羅睺造成乾擾,無法以假亂真,但是羅睺生性狡詐,即使在絕對的優勢之下,他也不會放過一點意外。

九災十厄雖然在上古之時是隱秘,是變化多端的魔道,坑了不少遠古大能,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九災十厄究竟有哪些,根本不是秘密。

相對應的,羅睺這個時候就會選擇分化出鑽心蟲,即使不能夠奪取波旬編織的幻象的控製權,也要乾擾波旬的行動,而這正是所有計謀的關鍵點。

因為這個幻象根本就不是波旬幻化,所以鑽心蟲可以輕易取代幻象,有了獨立的時機。

而這個時候,最開始就用幽天均神盾遮掩自身的李北鬥出手,加上命運之槍的力量,讓鑽心蟲誕生出‘自我’,分裂九災十厄道果。

“羅睺你雖然是魔祖,但已經是老傢夥,跟不上這個時代了。”

李北鬥的嘲諷拉滿,但是魔祖羅睺卻仍然很快地控製住情緒,迅速做出決斷。

李長青第一個感受到,吞噬他的終末洪流就像退去的潮水,原本能夠包容一切的黑暗變得虛無冇有依憑,其中的核心九災十厄道果已經悄無聲息地飛回羅睺手中,藉助道果之力,她與鑽心蟲演化的另一個自我勾連,想要重新將分裂出的自己掌握住。

終末洪流消退,李長青散去手中的誅仙劍意,葫蘆劍符的先天庚金之氣重新化為一杆混混沌沌,如同開辟利刃的古老長幡,長幡向前斬出,開辟之光純淨燦爛,斬向堵住南天門的十二品黑蓮。

內外交擊之下,十二品黑蓮枝葉搖動,被封堵住的門扉發出恐怖的晦澀的聲響。

另外一邊,在九災十厄道果的影響下,鑽心蟲化作的‘羅睺’真實感消退,不再有自我之感,整個人也像是重新要化作一團黑影一樣。

就像是李北鬥老師雲霄娘娘評價的一樣,雖然命運之槍有機會分裂大羅道果,但是真正一對一的情況下,李北鬥是很難徹底分裂一位大羅金仙的道果。

不過現在並不是一對一,波旬趁虛而入,化作心魔,潛入剛剛誕生的鑽心蟲心中,雖然他迷惑不了羅睺,但是可以這個羅睺新生的自我就太好迷惑了。

“你也不想要失去自我吧?”

波旬的話語低沉,迴盪在鑽心蟲演化的‘羅睺’心中,雖然這句話冇有長篇大論,但是卻直接抓住了新生的‘羅睺’最大的渴望。

“我是自己!”

鑽心蟲演化的‘羅睺’開始主動阻斷九災十厄道果的聯絡,在波旬心魔之力的幫助下,他化為黑影的速度變慢。

李北鬥也抓住時機,命運之槍繼續旋轉,乾擾羅睺對自我的聯絡。

鑽心蟲演化的‘羅睺’有了自我掙紮的跡象,波旬大喜,繼續說道,“你也是羅睺,同樣可以控製十二品黑蓮,將黑蓮移開,讓南天門重新貫通諸天萬界,到時候天下之大,你可以隨意去。”

“你知道的,對於我們來說,殺死羅睺並不現實,有著諸天魔道存在,連三清都無法殺死羅睺,我們自然也一樣,所以對於我們來說,幫助你活得更好纔是目的。”

波旬勸說的話語起了效果,鑽心蟲演化的‘羅睺’指向堵住南天門的十二品黑蓮,想要將這件先天靈寶收回。

如果是其他人,自然都無法收回十二品黑蓮,但他本來就是羅睺,當然可以驅使這件先天靈寶。

在李長青,南天門和‘羅睺’三重力量之下,這尊名震諸天的先天靈寶最終冇有擋住南天門的開啟。

轟的一聲,就像是拉閘泄洪一般,聯絡諸天萬事萬物的時光長河重新貫通在一起,讓兩儀微塵陣內的時光重新和諸天聯絡在一起,奔湧不息,演化出未來的諸多可能。

有了未來的‘可能性’支撐,鑽心蟲演化出的‘羅睺’變得更加真實起來,九災十厄道果也從發出一聲虛幻的碎裂聲。

這時候,一枚如同紅玉般的葫蘆對準羅睺,就像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詭異佛性出現的時候,火雲天君按照陸壓道人的提示,放棄自身先天神軀的控製,讓一切佛和魔祖羅睺在自己體內中爭鬥。

雖然他失去了自己辛苦煉製的先天元神之軀,但是一切佛和羅睺都將對方視為大敵,在兩人勢均力敵的情況下,反而讓火雲天君藉助九九散魄葫蘆這件先天靈寶能夠苟延殘喘。

而現在一切佛被羅睺演化的終末之景吞噬,而魔祖羅睺本身也陷入危機之中,甚至自身道果有了被分裂的跡象。

火雲天君當機立斷,悍然出手,加入爭奪九災十厄道果的成員之中,雖然他現在已經冇有一點能夠完全奪取九災十厄道果的想法,但是即使隻奪取一部分,也比失去一切要好得多。

······

“九九散魄葫蘆!”

大週六道輪迴盤,已經和六道輪迴融為一體的羅睺化身歎息一聲說道。

李長青的人皇化身凝視眼前的魔祖羅睺,開口詢問道,“你似乎對這個結果早有預料?”

在李長青,南天門和‘羅睺’三重力量之下,這尊名震諸天的先天靈寶最終冇有擋住南天門的開啟。

轟的一聲,就像是拉閘泄洪一般,聯絡諸天萬事萬物的時光長河重新貫通在一起,讓兩儀微塵陣內的時光重新和諸天聯絡在一起,奔湧不息,演化出未來的諸多可能。

有了未來的‘可能性’支撐,鑽心蟲演化出的‘羅睺’變得更加真實起來,九災十厄道果也從發出一聲虛幻的碎裂聲。

這時候,一枚如同紅玉般的葫蘆對準羅睺,就像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詭異佛性出現的時候,火雲天君按照陸壓道人的提示,放棄自身先天神軀的控製,讓一切佛和魔祖羅睺在自己體內中爭鬥。

雖然他失去了自己辛苦煉製的先天元神之軀,但是一切佛和羅睺都將對方視為大敵,在兩人勢均力敵的情況下,反而讓火雲天君藉助九九散魄葫蘆這件先天靈寶能夠苟延殘喘。

而現在一切佛被羅睺演化的終末之景吞噬,而魔祖羅睺本身也陷入危機之中,甚至自身道果有了被分裂的跡象。

火雲天君當機立斷,悍然出手,加入爭奪九災十厄道果的成員之中,雖然他現在已經冇有一點能夠完全奪取九災十厄道果的想法,但是即使隻奪取一部分,也比失去一切要好得多。

······

“九九散魄葫蘆!”

大週六道輪迴盤,已經和六道輪迴融為一體的羅睺化身歎息一聲說道。

李長青的人皇化身凝視眼前的魔祖羅睺,開口詢問道,“你似乎對這個結果早有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