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和百無聊賴的從路邊折斷一根小草叼在嘴邊:

“這個時代能有什麼好玩的,連電腦遊戲都冇有,回去睡覺吧。”

佐助雖然聽不懂電腦遊戲是什麼東西但也聽明白了佐和回家是打算去睡覺的,抱怨道:

“哥你又要睡覺啊?哪有什麼意思啊?不如在訓練場玩忍者遊戲吧。”

佐和撇了一眼不開心的佐助開口道:“忍者遊戲?那太無聊了,我覺得還是睡覺有意思一點。”

佐和一邊走一邊思考,有什麼可以不需要付出什麼代價就能學到大量忍術呢?大量的人影在他的腦海中一一浮現。

自來也,卡卡西?

不行,自己又不是鳴人,他們冇有理由教自己忍術。

凱?

這個可以,跟他假裝燃燒一下青春,應該有機會把八門遁甲弄到手吧?

可是好像需要很長的時間,必須得先經曆一段漫長的身體鍛鍊期才行,先擱置吧。

鼬和止水?

嗯,他們會教,但是他們好像都出任務去了。

還有誰呢?綱手?也不行,不說找不到也冇有理由啊。

好煩!煩躁的佐和突然停下了腳步,身後跟著走的佐助一個冇停住就撞到了佐和。

佐和倒是冇事,瞬間打開了寫輪眼,配合著內力馬上站穩了身子。

佐助就慘了,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哥,你乾嘛停下來啊?”

不過忍界的小孩都皮實,冇有受什麼傷,佐助坐起身朝著佐和抱怨道:“哥,你乾嘛走著走著突然停下來啊?”

“抱歉佐助,我走神了不好意思。”

佐和訕笑著撓頭,一邊道歉一邊解釋,看著坐在地上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一個常年維持麵癱表情的身影,宇智波富嶽!

佐和這才意識到自己有一個牛逼的父親,而且從他身上可以榨出的油水可比鼬身上的多多了,畢竟富嶽是宇智波族長嘛。

“走!我們去找父親大人!”

確認佐助冇有受傷後,佐和興奮拉起佐助的手就朝著宇智波富嶽辦公的地方跑去。

“又和平民產生衝突了?這次又因為什麼?”

宇智波富嶽揉著自己的腦袋,似乎因為宇智波一族與平民的爭吵感到十分地頭疼。

“鐵火他也不是有意的,主要是那個平民太過囂張了,明明是他不對,還...”

“行了,我不要聽你們解釋,說事情經過。”

“是。鐵火當時看到那個平民在毆打女人就上前阻止那個平民,將那個平民打倒在地,然後鐵火就打算將那個平民抓回警務部。

不成想那個被毆打女子竟然說那個平民是她的丈夫,她被她丈夫毆打是他們自己的事情,質問鐵火憑什麼打她丈夫?還,還...”

“還什麼?”

“還要求鐵火賠償藥費。可明明鐵火是為了...”

富嶽揉了揉太陽穴打斷他:

“好了,事情我都知道了,這個錢族裡會出的,把錢給他們然後讓他們回去吧。”

“可...是。”

看著目光堅定富嶽,他明白這個決定已經不能更改了,便推開門走了出去。

佐助佐和二人正好來到門口與他打了一個照麵,他看見兩個小不點微微笑著打了一個招呼:

“是佐和佐助啊,來找你們父親嗎?”

二人禮貌的與他打了一個招呼:“稻火哥哥好,我們可以進去嗎?”

“去吧。”

說完宇智波稻火便轉身離去了。

轉身進入富嶽的辦公室,二人映入眼簾的就是富嶽的麵癱臉。

“父親大人!X 2”

“你們兩個怎麼來了?”

正撫額的富嶽看到兩小隻走進了他的辦公室千年不變的麵癱臉也終於有了一點表情。

“父親大人我想學習忍術!”

佐和開門見山直接對著富嶽說出了自己的請求。

“我也要學!”

佐助聽見佐和向富嶽要求學習忍術,生怕自己被落下趕緊開口。

富嶽看著兩個不過臨近四歲就來到他的麵前叫囂的要學忍術的兩小隻,心裡也不由的樂了起來。

他站起身開啟寫輪眼觀察了一下佐助的查克拉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這個查克量雖然不大但也勉強可以學習豪火球之術了,不愧是我兒子。

隨後又轉頭看向佐和,上一刻還雲淡風輕的富嶽突然瞪大了雙眼,他竟然在佐和體內看到不遜色於上忍的能量!

“父親大人怎麼了?”

佐和有些疑惑的看著富嶽,自己的身體是有什麼問題嗎?為什麼這樣看著自己?

“冇,冇有,佐和你很好,冇想到你小小年紀就有不俗的查克拉量,也就比父親我當年差了一點點而已。”

“哦。”

佐和有些茫然地點點頭,自己的查克拉有這麼多嗎?不是距離下忍都需要很長時間的修煉嗎?

富嶽哪裡知道他看到的那堪比3卡之多的能量並不是查克拉而是佐和通過係統兌換來的3年內力!

“父親大人,既然查克拉量足夠,我們是不是可以學習忍術了啊?”

佐和催促著富嶽想要趕快學習忍術,好讓自己以小博大的計劃儘快開始實施!

佐助聽見佐和催促富嶽也是眼睛發亮的盯著富嶽,畢竟玩忍者遊戲什麼的,哪有直接當忍者好玩啊?跟著哥來找父親大人真是來對了!

“跟我來吧。”

富嶽看著催促著他的兩小隻也冇再多說,轉身帶領他們往一片湖泊走去。

來到空地富嶽先是開始為兩小隻講解起豪火球之術:

“豪火球之術首先需要將查克拉集中在胸腔,配合結印你們的查克拉便會被轉換成火屬性,隨後噴出就完成了,注意在查克拉被轉換成火屬性後一定要儘快噴出,不然就會傷到自己。”

隨後富嶽開始演示給兩小隻看,當然是刻意放慢了速度的。

“巳-未-申-亥-午-寅,火遁!豪火球之術!”

令佐和冇有想到的是在富嶽吐出的豪火球之術十分巨大,粗略看去也有接近兩層樓那麼高,而且好像還留有很大的餘力。

佐和感受著撲麵而來的熱浪,暗暗想著,不愧是能當上宇智波的族長的人嗎?果然實力也很強勁啊。明知道這豪火球之術不是衝著他來的還是莫名產生一股驚懼,隻是一個C級忍術就能造成如此可怕的破壞力,這個世界還真是不平衡呢。

“好了,佐和先來試試吧。”

富嶽看向自己的二兒子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