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清雨實在難以接受,就忍不住舉起了雙手,大聲發泄著:“太丟人了啊——”

“咕嘟——”一個巨大的咽口水的聲音,驚醒了她。

蕭清雨扭頭一看,司海威又進來了。

現在的他,眼睛更紅了,直勾勾地盯著她的身子看。

蕭清雨一低頭,才發現自己剛剛動作太大,那寬鬆的睡衣早就滑落了下去。毫無瑕疵的身子,此刻露出了大片的雪白,正毫無保留地展現在空氣和他的視線之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