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話語落下,兩道身影由遠及近,瞬間出現在聖子台上空!

眾人抬頭看去,一男一女站立虛空,為首之人神情淡漠,正向聖子台看來,他身材修長,周身仙氣氤氳,遮住了大部分軀體,一身白衣,一頭晶瑩的白髮隨風飄動,麵容俊美無雙,一雙重瞳璀璨而深邃,配合上眉間晦澀的仙道印記,神秘而妖異,像是一尊謫仙人在世!

在他身旁,一道身著紫裙的高挑身影安靜站著,眉心一道五彩的天血印記,絕美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帝子,帝子來了!還有第十聖女也來了!”

“帝子怎麼會這麼帥!”

“啊啊啊,我不行了!”

“這下有好戲看了!”

……..

“你就是本帝子素未謀麵的侍女,瑤池聖地的聖女,洛瑤?”

清冽的聲音帶著不可捉摸的意味淡淡從舞仙口中傳出。

洛瑤抬頭看著虛空中這位自己名義上的主人,咬著嘴唇冇有說話。

不過她心裡不得不承認,如果單從相貌來說,在她見過的人裡,這位帝子絕對稱得上第一!

“洛瑤,帝子問話,為何不答!你還以為你是瑤池聖地高高在上的聖女不成!”

見洛瑤不說話,舞紫晴站出來說道。她不允許有任何人無視舞仙!

洛瑤看了一眼舞紫晴,盯著她眉心的天血印記,還是冇有說話。

“這洛瑤瘋了不成,竟敢無視帝子!”

“我看是與第七聖子眉來眼去,已經忘了本分!”

“能做帝子的侍女,那是她的榮幸,也是瑤池聖地的榮幸!”

“真是不識抬舉!”

一些崇拜舞仙的女生已經氣炸了,紛紛開口說道。

洛瑤聽著這些話語,麵色微沉,皺起好看的眉頭,依舊冇有說話!

“帝子這般欺壓一位姑娘,怕是有失我帝族帝子身份!”

舞梵焰看著這一幕,眉頭一皺,站出來說道。

“哦?有趣,你想教本帝子做事?”

“不過,你夠資格嗎?”

舞仙立於虛空,周身仙氣氤氳,淡淡開口。

“本聖子當然有這個資格!不知道帝子敢不敢應戰!”

舞梵焰回頭看了一眼沉默不語的洛瑤,隨即大聲說道。

舞仙冇有搭理這位義憤填膺的第七聖子,反而雙眼盯著洛瑤說道:

“此人便是你的底氣嗎?”

聽聞此言,洛瑤心神一顫,抬頭盯著空中舞仙的身影,一字一句說道:

“我從不依靠任何人!”

舞梵焰心中一痛,趕緊開口。

“難道帝子怕了,不敢應戰嗎?”

“可笑,看來十二年前天經樓一事並冇有讓你認清現實!”

“你要挑戰我?那好,本帝子給你這個機會!”

眾人聽得舞仙應戰,紛紛震驚!

“帝子好像還在洞天境吧,聽說七聖子已經道台境了啊!中間可是整整差了一個神海境!”

“帝子今年才十五歲,比七聖子足足小了十歲!”

“七聖子仗著修為優勢挑戰帝子,真是好算計!”

“唉,我原以為七聖子光明磊落,還準備追隨他呢,現在看來……”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這位兄台,你一個肉身境的渣渣,還想追隨第七聖子,你哪來的臉皮?”

“你竟敢羞辱我,媽的看劍!”

………..

舞紫晴看著這一幕,不禁眉頭微皺。

“帝子,舞梵焰此人身具梵天神體,一身火焰梵天煮海,乃是排名前百的逆天體質,而且已開辟三座道台,此時挑戰你,實屬居心叵測,不如….”

“怎麼,你也覺得我會敗嗎?”

舞仙聽到舞紫晴的話語,轉身看著她,笑眯眯說道。

“紫晴不敢!”

舞紫晴被舞仙看著,覺得有些不自然,連忙開口說道。

“無妨,本帝子也想看看,這梵天神體到底有何過人之處!”

舞紫晴想到帝子殿與帝子交手的一幕,退到一邊不再多言。

見兩人真要交手,眾人紛紛退出聖子台!

洛瑤皺著好看的眉頭,也隨眾人退開。

臨走前猶豫了一下,對場中的舞梵焰開口說道:“你挑戰他,不管輸贏,跟我冇有絲毫關係!”

舞梵焰看著洛瑤的背影,冇有說話。

“你,還有帝子之位,都應該是我舞梵焰的!”

“出手吧!”

舞仙立於虛空,看著下方的舞梵焰淡淡開口。

“你終究太年輕,我高你一個大境界,你馬上就會為你的自大付出代價!”

舞梵焰立於聖子台,周圍巨浪滔天,他看著舞仙殘忍一笑。

隨即調動全身力量,彙聚成一道百丈大小的火焰巨掌,狠狠向著舞仙拍去!

帝法:梵天掌!

“一上來就是帝法,七聖子動真格了!”

“這可是七聖子的成名技,梵天掌搭配梵天神體,不弱於仙法!”

“帝子擋得住嗎?”

巨大的火焰巨掌騰空而起,扭曲了虛空,燒的周圍的空氣都滋滋作響,拖起長長的火焰痕跡,向著舞仙而去!

舞仙看著呼嘯而來的火焰巨掌,麵色平靜,緩緩同樣拍出一掌。

隻見一道閃耀七彩的掌印凝聚在舞仙身前,隨著舞仙一掌拍出,巨掌帶著一絲浩瀚天威,從天穹直衝而下!

天印之法,天掌!

“來了,是天印之法!”

遠處的舞紫晴看著七彩掌印,心中泛起漣漪,

兩道掌印自半空而遇,一瞬間爆發出璀璨的光華,光華攜帶足可毀天滅地的高溫,席捲了整個聖子台!

光華散去,隻見七聖子舞梵焰身形晃動,在聖子台倒退出三步!

而空中的舞仙,依舊仙氣氤氳,一步未退!

“帝子好強!”

“這根本不像是洞天境該有的力量!”

眾人再度驚訝。

舞梵焰麵色一沉,冇想到舞仙這麼厲害,相差一個大境界,還可以擋住他的帝法!

那麼,這樣呢!

隻見舞梵焰身形一晃,沖天而起,一手捏拳印,向著舞仙揮去!

“哦?比近戰嗎?”

舞仙微微一笑,同樣揮出一拳!

咚!!!

拳頭相碰,像是兩塊神鐵相撞!

隻見一道人影瞬間從半空落下。

定睛一看,竟是七聖子舞梵焰!

舞梵焰看著自己流血的手,他感覺一拳打在了一座太古神山上,骨頭都被震碎了!

舞梵焰不敢相信,他神具梵天神體,自幼以各種神火淬鍊體質,本以為是他自傲的底牌,卻不想被舞仙一拳就破碎了信念!

“你就這種程度嗎?”

舞仙立於半空,神色淡漠,仙氣氤氳的身影越發神秘!

“帝子太強了!”

“這就是混沌道體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