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吃這一口。”園子夾起章魚燒放在了皮丘麵前。

“皮丘~!!!”麵對美食的皮丘,彆過臉,它慪氣了。

哪怕,這時是它非常非常想吃的美食。

“吃嘛吃嘛,很好吃的噢!”園子晃了晃章魚燒,紅唇開啟,誘惑道。

“皮丘~~!”皮丘還是擋不住那誘人的香味,一口吞下,臉頰鼓鼓的。

感知著味道,頓時,眯起了眼睛,沉浸其中。

香而不油,一觸入口,混著獨家祕製濃濃的醬汁,簡直是一口醬汁爆香,兩口回味無窮,三口口齒留香啊!

果然,真香是永遠不會缺席的!

“再來!”園子看著它吃著差不多了,便再夾了一塊,直至消耗完剩餘的章魚燒,彷彿就像是照顧周到老媽子似的。

這是她在贖罪。

“皮丘~~!”皮丘也被她喂的飽飽的,肚子圓滾滾的,露出十分滿意的笑容。

蘇誠,不經意間注意到剛纔發生的這一幕,帶著笑意,無奈的搖了搖頭。

當然,他不曾停下,接著一份又一份的做下去,直至,製作章魚燒的材料做完。

期間,他自己也忍不住的連續吃了好幾十個。

至於,其餘的都放在一邊。

園子也在他旁邊死死的盯著,見皮丘吃不下了,便一連串的把章魚燒往自己的嘴裡塞。

哪怕,還是很燙,但是,都嚥了下去,一滴汁水都不留。

幸好,他買的夠多的,不然,早就被吃完了。

“園子小姐,你這樣吃太飽,等下其它會吃不下的。”蘇誠開玩笑的說道。

雖然,他也吃的多。

但是,男人的胃能還是能控製自己。

“唔唔~!”

“唔姆~!”

突然被問的園子差點被章魚燒給嚥住了,然後,使勁吞下,鬆了一口氣的說道:“能吃下。”

“彆小看我,麵對這種級彆的美食,就算是撐死,那也是值得的。”她拍了拍肚子,神情嚴肅,眼眸閃閃發光,言之鑿鑿的說道。

剛纔的她沉浸在美食當中,差點忘記剛纔他所說的話了。

蘇誠聽聞這句話,嘴角帶著一絲笑意,說道:“那不必了。”

“這一週內,還有很多好吃的美食等著你呢!”

對於製作出美食的廚師來說,這句話是很高的評價。

“不過話說回來,店長你這廚藝是頂級的啊!”

“我以前吃過的飯菜都冇有你做的好。”園子豎起一個大拇指,語氣激動的誇讚道。

“哪裡哪裡!還差的遠了。”他謙虛道。

可瘋狂上揚的嘴角,卻暴露了他內心的喜悅。

畢竟,受到人讚揚,誰都會這樣。

園子並冇有停下,而是,繼續找不同的點來誇他的章魚燒。

“這章魚燒把原本本身具備的海腥味給完全的去除掉,而且,還保留了隻有純粹的章魚肉的本味,然後,輔料......”

最後,她繞來繞去,深吸一口氣,用試探的語氣,詢問道。

“你人長的又帥,性格又好、脾氣溫和,又會燒出一盤好菜,應該是有女朋友了吧?”

園子拐個彎來問他問題。

她的目的暴露無遺。

“冇有。”蘇誠一聽,立刻的回覆道。

“真的?”

“真冇。”他再次回覆,然後,不慌不忙的準備下一道飯菜的步驟。

把炒鍋過一下水,開大火燒,再過一下水,然後,水分全部蒸發後。

便下入油,過一會,鍋中發出輕微的“呲呲”聲。

他開始做下一道飯菜。

其中,他還趁著這段時間去蒸米飯,用量大。

他見這時油煙大,便輕聲提醒道:“園子小姐,你先帶著剩餘的章魚燒出去吧!”

“這裡的油煙大,對皮膚不太好,而且,新出生的皮丘聞久了,對它也不太好。”

“噢噢!”

“好的,那我就在外麵靜候佳音了!!!”園子抱著肚子圓鼓鼓的皮丘和拿著章魚燒的盤子走了出去。

她聽專業人的話,就行。

不一會兒!

蘇誠捧著一盤盤飯菜來到專門用來吃飯的二樓大廳,並且,把米飯都準備完成。

其中,他肯定給謝米開了小灶。

謝米也是很滿意今天的這一頓飯。

說實在的,它要不是吃不了那麼多,不然,這些飯菜它都會全包了!!!

而此時的它躺在花海裡一動不動,正在有規律的消食。

“這三個我認識!”

“麻婆豆腐!”

“日料味噌湯!”

“照燒章魚堡!”

“可這一個是?”園子看著這麵前色香味俱全的菜菜肴又餓了,簡直是垂涎欲滴。

可能有的人,光聽名字都直流口水,餓的不行。

“祕製飲品,用來解膩、解渴和消食等作用。主要製作材料是多種口味的樹果。”

“味道可是一流哦!”他介紹了這幾杯飲料。

“樹果?”她疑惑道。

“先吃吧!”

“等吃完了再說。”蘇誠微笑著說道。

“我開動了!”園子對他點頭,隨後,雙手合十的說道。

然後,捧起米飯,拿起筷子,快速的橫掃餐桌上的佳肴。

蘇誠見狀,也加入了戰況。

可憐的皮丘因為剛纔控製不住對章魚燒的渴望,吃的太多。

現在,隻能,喝著一杯飲料,在一旁望眼欲穿了。

“皮丘~~!”皮丘嚐了一口,頓時眼睛眯成月牙形,使勁的對著吸管吸。

(✪▽✪)!

過了十分鐘。

很快,冇幾下,園子就飽了,她再也吃不下了。

“嗝~!”她打了一個嗝,剛纔吃章魚燒太多了。

現在,她隻能無力的趴在餐桌上,眼神火熱的盯著剩餘的飯菜。

然後,看著蘇誠吃得津津有味的。

“天呐!!!”

“這是折磨人啊!!!”

“麵對這等美食,我竟然吃不下了。太可惜了。”園子內心惋惜道。

蘇誠為了她好,儘快的解決了令人眼饞的飯菜。

吃完的他,躺在椅子上,休息一會。

“園子小姐,你先休息一會,我先去清洗一下碗筷。”

“嗯,去吧去吧!”園子無力的擺了擺手。

此刻的她就像一條冇有夢想的鹹魚。

蘇誠收拾碗筷,回到廚房:“正好,剩下這麼多米飯,足夠明天做個早餐了。”

“放冰箱凍一晚上。”

他看了看煮米飯的鍋裡,還剩餘很多的米飯,便把這些米飯全部放進冰箱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