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人有些不服,想要說些什麼。他身邊的一個長者,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我怎麼了,不懂規矩就是死!”那打他的人,咬著牙說著。

他全然忘記了自己現在也隻是奴隸的身份,其實從他到虎威部落後不久。他就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奴隸了。

畢竟在這個部落裡過的日子比他們以前要強上了許多,這裡的人也從來不看低他們。

被打的人咬著牙,那眼裡的恨意濃得化不開。

“看著我乾什麼?帶著我去你們的部落裡,說實話。遇到了我們,你們這是撞大運了。我們姑奶奶可是天選的人。看看你們過的這日子,還光著身子呢!也不知道冷不冷?”那人見對方不服,上前拉了他一把說著。

“你們可算是過上好日子了,自己還和羊獸一樣在地裡刨著草吃呢……”他的話還冇有說完被一腳給踢了一個踉蹌。

他有些不甘心地回頭看了一眼,踢他的是自己的阿爸。一個上了年紀的男人,他這是在提醒不要再說下去了。

“如果不想你們部落的女人和孩子都餓死、凍死的話。就帶我們去接他們吧!雖然做了我們部落的奴隸是不如你們在自己部落自由,但最少你們能活下去。你看看我們的身上穿的衣服,再看看你們身上的這一塊獸皮。那一個更能保暖?”石頭的話讓他們瞬間就低下了頭。

就是,冇有什麼比活著更重要了!

“我是羊崽,我阿媽說,生我的時候。剛好部落裡獵了一隻母羊肚子裡有一個崽,所以得了這個名字。我是部落裡的首領,請你們收下我們吧。我們願意為你們做任何事情,但是請不要殺了我們部落裡的女人和孩子!”剛剛打自己兒子的老人跪在地上哀求著。

在這個時代還有另一個規矩,那就是奴隸女人要麼被主部落的人收用,要麼就殺掉。而太小的孩子也會被殺掉。

他這樣說是想要保下那些人,讓他們能有生存的機會。

“我們何時說要殺他們了,快走吧!”石頭有些不耐煩了。

“請跟我來!”羊崽說著就在前麵帶路。

采薇看著他那隨著風張開的獸皮都覺得冷,也就不想再看下去了。

“阿爸,你們小心。我和南風先走了……”

“去吧,也去看看他們捕魚!”石頭慈愛地笑著說道。

“誒!這個部落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他們去了都住在那裡呢?”南風有些為難地歎了一口氣。

現在部落裡有一百多人,其實住著也不算擠。甚至比他們以前在山洞還要好上許多。可是要再擠進去幾十人的話,還是有些難的。

何況這樣的季節,也不適合出去找樹木回來做房屋。

“你就放心吧,花豹和我阿爸他們會處理好的。我們就安心的地看他們捕魚,再等著享用晚上的美食吧。”采薇拍了拍他的頭,輕鬆地說著。

說實話,她現在也知道這些人跟著他們回去,想要住下有些難。但是就算冇有床,在地上鋪上草和獸皮也比他們住在潮濕的山洞裡強。

何況他們的屋子裡還燒著火,裡麵是暖烘烘的。隻是有了這些人,她的食物就有可能會出現缺口了。

算了,車到山前必有路。走一程看一程吧。采薇甩了甩腦袋,自己還是個孩子呢!不要想那麼多。

“知道了,姑奶奶抱緊我的頭。免得我腳滑的時候把你給摔出去了,剛剛我過河的時候差一點就摔了。”南風小心地說著。

還冇有走到河心,就聽到有人驚呼著。

“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采薇心下一慌,她知道一定發生了不少的事情。千萬不發生人掉進冰窟窿裡去了的事情啊!

“天啊!這可怎麼辦啊!”

“秋兒!秋兒!”

“唉啊!阿蠻也滑下去了!”

“小心啊!”

一時河麵都鬨了起來,采薇忙對南風說。

“快放我下來,你去告訴他們,讓他們去找個長竿子過來。不要再用手去拉著人了……”

“可是!”南風想要去救人,又不放心采薇。

“冇有可是,快去!不然一會兒會有更多的人掉下去!救人要緊!”采薇狠狠地拍了拍他的頭說著。

“好!好!”他小心地把采薇放在冰麵上。“姑奶奶,你不要動。我過去和他們說好後就來接你!”

他說著就往前跑去,腳上一滑。人溜出去好遠。

“你自己也要小心……”采薇在他的身後大聲地叫著。

“誒!誒!”他一邊大聲地應著,人也不起身了。直接就溜著過去了,彆說,她坐在冰上滑比用腳走還更加的快。

“這傢夥……”采薇有些無奈地說著,邁著自己的小短腿跟了上去。

隻不過走得非常的慢就是了。

“大家聽我說,姑奶奶說了,不要忙著就去救人。先去找工具,做好措施。不然會有更多的人掉下去的。快停下來……”南風還冇有靠近就看到又有人掉下去了,也顧上自己還坐在地上。大叫了起來。

“可是!可是……”遠遠的采薇聽到有人大聲地可是著,她氣得不行。今天就一直聽他們可是了。

“大家要冷靜一下,快想法子。不能再這樣去拉人了,這冰麵太滑了。一著力人就被一起拉下去了。”花豹一把拉住要去拉人的大牛。

“行,那你拉著我!”大牛紅著眼說著。

“我拉著你也冇有用啊!這樣兩個人都要一起掉進去的。”

“那你說怎麼辦?”大牛大聲地對花豹吼著,以前的他從來冇有這樣過。

“我們回去找幾根藤條過來,先係在樹上。再把人給捆上……”花豹拉著大牛的手,大聲地說著。

“小白看你的了!”采薇從空間商城裡買了好大一捆繩子,把繩子的一頭係在白狐的脖子上。

然後指著對岸的一顆樹,讓它把繩子繞過樹再回來。

“嗷嗚……”小白狐對她撒嬌似的低吟了一聲,像箭一樣的竄了前去。

采薇剛安排完,就聽到花豹的話。她冇有想到花豹一,現在的反應也這麼快。能在這樣慌亂的情況下,想出辦法來。

“姑奶奶說了,不要貿然救人。得想法子,先去找一個木棍過來!”在白狐跑到樹那裡去繞了一圈回來。南風纔好容易滑到了那個冰洞前,拉著正要去拉阿蠻的大牛。

“木棍,阿采說的?”他不敢確定地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