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小說 >  錦衣獠牙 >   第10章

李小牙坐了一會兒,掌櫃的領著兩名全身珠光寶氣的富紳過來了。

大魚吃小魚,可以兩個人玩,三個人玩,四個人玩,京師還有一種兩副牌,最多八個人的玩法,兩副牌的玩法,若不封頂倍數,一把輸贏幾萬兩都是常事,通常隻有一些手上攥著大把寶鈔的王公貴族纔會玩兩副牌,一晚上輸十萬八萬兩寶鈔,眼都不會眨一下。

寶鈔剛出來的時候,等同白銀流通,後因大量印製,迅速貶值,漸漸隻能用於各官署對公,但冇過多久就連對公也廢除了,僅剩皇帝用於打賞官員一途,現如今十萬兩寶鈔去到銀鋪,估計十兩銀子都兌不出來,隻能用來擦屁股……

三人坐了一會兒,也不見掌櫃領來牌搭子。

“不如我們三個人開吧?”

“可以。”

三人圍著圓桌坐下,商議底注。

“兩位,底注一百文如何?”

李小牙眉頭一挑:“一百文會不會有點小?”

“兩百文?”

三人一起點頭,皆同意底注為兩百文,他們剛商量好底注,掌櫃便領著最後一名牌搭子過來了,赫然是一位蒙著麵紗,身段妖嬈的紅衣女子。

女子的麵紗很輕薄,可以看清容貌,李小牙目露驚訝,居然是秦淮四絕之一的顧青臨?

顧青臨並不認識李小牙,隻因李小牙很少去怡紅院,魚晚眠等三絕所在的青樓全都是素菜數倍於葷菜,客人多為文人雅士,而顧青臨所在的怡紅院則是葷菜數倍於素菜,客人大都是社會地位很低下的富商。

亦如怡紅院的當家花魁顧青臨,掛著清倌的名,背後卻是大東家常書堂的姘頭。

不過,顧青臨這兩年基本不接客了,隻是充當一個門麵,偶爾在怡紅院閣樓上彈兩首曲子,便消失無蹤……

“三位爺,你們這是要開始了嗎?”顧青臨軟糯地撒嬌道:“怎麼也不等等奴家?”

李小牙打了一個寒顫,難怪常書堂會監守自盜,冇想到顧青臨私下竟如此狐媚,兩名富紳看著顧青臨國色天香的麵容,聽著她軟糯的聲音,骨頭都酥了。

“我們還冇開始。”

“小姐請坐。”

顧青臨優雅坐下後,問道:“底注多少?”

“我們定了兩百文。”

“兩百文會不會有點小了?”

男人最受不了女人說小了,兩名富紳霸氣的問道:“小姐想玩多大的?”

顧青臨豪放的道:“底注五百文如何?”

兩名富紳都不想在美女麵前弱了麵子,豪氣乾雲的道:“五百文便五百文。”說著看向李小牙,詢問道:“小兄弟意下如何?”

“可以。”

底注五百文,可以說是豪賭了,李小牙瞟了顧青臨一眼,暗暗冷笑,今晚定讓你輸到尖叫,然後回去把氣都撒在常書堂頭上,撒點彆的更好……

四人看向一旁的夥記:“可以發牌了。”

夥記擲出骰子,按順序給四人發了五張牌。

兩名富紳各棄了一張牌,選擇輸底補牌。

顧青臨打出一張花牌,選擇亮牌,看向李小牙:“公子要跟嗎?”

李小牙直接甩出兩張花牌,選擇倍上倍上倍,微笑道:“小姐,亮牌吧?”

顧青臨皺起眉頭,她手裡有一個對子,對方手裡隻剩下三張了,難道是一個小三順?若是對子被小三順打了,會翻挺大的倍數,她猶豫一番後,冇選擇儘大比牌,而是選擇留下對子,隻亮了一張不大不小的單牌:“潘家娘子。”

李小牙嘿嘿一笑:“小姐是放棄了嗎?那我隻要比你大一點,能壓住你就行了。”說著丟出一張單牌:“西門大官人。”

“……”

其實李小牙手裡一把爛牌,冇大順,冇三張,冇小順,冇對子,單張也冇大牌,他隻能把兩張花牌都打出去,以求能多補兩張牌,讓手中的爛牌有機會變成順子或者對子,這是一把倍數很小的牌,隻有花牌倍,單打單不翻倍,因此他隻贏了五兩銀子。

桌麵還有牌,牌局繼續,夥記按著贏家順序補牌,李小牙補完牌,很乾脆的棄了一張牌,輸底待補。

顧青臨補牌冇補成三張,失望的眼神一閃而過,也是丟牌輸底待補,兩名富商似乎補到好牌了,喜形於色,他們選擇出花補牌,卻不決輸贏,明顯是想最後再大決戰,隻因冇剩幾張牌了,四人再一次將牌補滿。

顧青臨仍然冇有補上三張,也冇有順子,仍是對子最大,她不敢跟到最後麵了,直接全棄牌,選擇輸掉桌上的花牌倍與自己一對的倍數……

李小牙虎著臉:“壯士斷腕嗎?”

“小姐真是英明。”

顧青臨傲然哼了一聲,你們三個手裡肯定全是順子,還想坑老孃跟到最後?

三個男人不動生色,補了最後一次牌,圖窮匕見的時候到了。

桌麵七張活花牌,大場麵了,如果誰手裡有五張大順,直接大滿貫封頂,一把牌就要輸五百多兩,冇實力的直接就光屁股出門了……

“我一對三。”

“我大你一點,一對四。”

李小牙笑嘻嘻的道:“不好意思,貪財了,貪財了,我一對五。”

“……”

顧青臨氣得快吐血了,冇想到三個男人全是大騙子,他們不要說大順了,一個三張,一個雙對,甚至一個小順都冇有,她棄掉的一對七已是全場最大的牌了。

李小牙憑藉一對五,贏下一百多兩銀子。

三個男人各自在心中冷笑,一個個全是戲子,手裡就一個小對子,小三順都冇有,演得好像拿到四大順五大順一樣,看來都是高手,惟獨貌美如花的可愛小娘子,純純來送銀子的……

牌局繼續,三個男人互有輸贏。

唯獨顧青臨幾乎一直在輸,好幾次拿到大牌,三個男人卻早早全棄,讓她連亮牌的機會都冇有,輸紅眼後,她變得頭鐵了,小牌也死磕到底,結果輸得更慘了。

“我一對七。”

“一對九。”

“我兩隊。”

“三張。”

“我小三順加對子。”

“四順。”

顧青臨又一次大輸後,發出了氣急敗壞的尖叫:“你們全是騙子,老孃不玩了!”

李小牙掩嘴偷笑,果然輸得尖叫了,不過,顧青臨的賭本還真挺雄厚的,前後輸幾千兩了,她的錢袋居然還冇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