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晴雪淡淡地應了一聲,林雨便站起來剛想拉著黎安離開了辦公室。

黎安蹙眉看著林雨抓著自己的手,隨後笑著推開了她的手,溫柔地笑道:“小雨啊,瞧瞧我這腦子,我還有些事情要忙。”

隨後黎安諂媚地笑了起來,轉身走向楚晴雪。

“哎呦晴雪,我差點忘記找你來的正事了,快嚐嚐我給你泡的這好茶,是今年新采摘的龍井。這可是最好的一批,我專門托人從南方帶來的。”黎安殷勤地將茶放在了楚晴雪麵前。

從剛剛黎安端著這杯茶進來時,楚晴雪就聞到了茶葉香氣。她的眉毛跳了跳,心裡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

黎安端起那杯熱茶遞給楚晴雪:“這茶可是我親手泡製的,平時都捨不得喝,今天看你來了,我才捨得拿出來給你品嚐。”

楚晴雪看著麵前冒著熱氣的茶水,微微一愣,隨即抿唇一笑。

搖搖頭想要拒絕黎安的好意:“謝謝,但是不必麻煩了。”

黎安見她想要退縮,臉色微沉,伸手按住了楚晴雪的肩膀,“你彆跟我客氣嘛!”

說著便把那杯熱水想要塞到楚晴雪手中,滾燙的熱水在杯子內搖盪,散發出陣陣熱氣,氤氳的霧氣飄到楚晴雪的鼻翼邊上。

這熱水隨時都要撒出來一樣,如果這熱水撒到手上的話,必定燙得皮膚紅腫,甚至於燙傷。

楚晴雪的額頭冒出汗珠,她看著杯子內晃動的熱水,心臟突然劇烈跳動,她的心臟撲通撲通直響。

這個黎安究竟想要做什麼?

果不其然黎安下一秒將杯子往楚晴雪方向傾斜,下一秒就要將滾燙的熱水撒到楚晴雪手上,好在楚晴雪反應過快,用手指拖住杯底往黎安方向推去。

滾燙熱水全都傾灑在黎安的手上。

“啊——”黎安被燙到,大叫了起來,她的手背瞬間變得紅腫起來,疼痛傳遍她的全身,讓她整個人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

黎安的手指現在已經完全冇有知覺,她的右手顫抖地抬了起來,放在自己眼前看了看,發現自己的五根手指現在隻剩下四根還勉強能夠活動,而且手掌處已經被燙傷了,火辣辣的灼燒的疼痛。

“我的手指!我的手指!我明天還要比賽的!啊啊啊啊!”黎安抱著手臂,尖銳的叫聲充斥房屋內外。

她的嗓音實在太過刺耳,吵得楚晴雪腦袋嗡嗡直響,她皺緊眉頭,看著眼前瘋狂尖叫的黎安,心情複雜無比。

剛剛,她的手差點就毀了,而罪魁禍首卻在這裡大喊大叫。

楚晴雪心裡寒得像冰一樣,她的目光掃視過黎安的身上,最終落在了桌上的紙巾盒子,她拿起一旁的紙巾盒子,走到黎安的麵前遞給了黎安。

黎安接過紙巾盒子,從裡麵抽出一張濕紙巾捂在自己手上降溫,眼淚奪眶而出。

楚晴雪站在原地看著黎安,心情複雜難辨。

她剛剛也聽到黎安的喊叫,黎安心裡清楚得很,手被燙傷的話明天的比賽就會影響狀態,到時候肯定會輸掉比賽,黎安這麼做……不就是為了讓她參加不了比賽嗎?

楚晴雪看向黎安的眼神越來越厭惡,黎安這種行為簡直就是蛇蠍毒婦,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她自嘲地笑了笑,之前她還以為黎安會是一個對她多加照顧的姐姐,如今看來一切的照顧都是黎安多加設計為了達到目的,她早該知道的。

楚晴雪深吸了一口氣,平息下心緒,現在不是撕破臉的時候。

耳邊黎安痛哭的聲音依舊不斷傳來,林雨看見這個情況嚇得連忙跑到黎安麵前,看見她的手指居然燙到脫皮了,立刻驚撥出聲:“天呐,這怎麼辦呀?”

楚晴雪看著眼前的情形,咬了咬唇:“先送醫務室吧。”

她雖然不認同黎安的做法,但是也不希望黎安的手指真的廢掉了。

“對啊對啊,趕緊送醫院吧。”林雨立即附和著,說著就要扶著黎安去醫院。

“黎安姐,剛剛楚老師都說了不用喝,你硬要塞過去。這下子,你明天的比賽怎麼辦可好啊!”林雨心疼地說道,語氣帶著濃重的責備。

黎安聽到林雨的這句話,臉色猛地變了:“不!我一定要參加比賽!”

她明明就是故意想要燙傷楚晴雪,讓那個女人蔘加不了比賽,可是為什麼她會反應那麼快,最後受傷的卻是自己!

黎安心裡有苦說不出,畢竟這件事因為她送茶引起,再說下去楚晴雪這個女人一定會察覺到什麼。

現在黎安心裡難受死了,受傷了還冇有地方說。

楚晴雪故作著急自責的樣子,走到黎安身邊扶著她的手,淚眼婆娑,一副擔憂不已的模樣:“黎安姐,對不起……都怪我不好。”

楚晴雪的這副表情讓黎安恨得牙癢癢,偏偏她又拿她毫無辦法。

“不關你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黎安低著頭悶悶地說道。

“我和林雨送你去醫院吧?我們走吧。”楚晴雪說著扶著黎安朝門口走去。

黎安的腳步虛浮無比,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她的雙腿幾乎已經不是屬於自己的了,她努力撐著自己,但是身體的重量卻都壓在楚晴雪的身上。

走到門口的時候,黎安忽然停頓下來,對著左手邊的林雨說道:“你回去晴雪辦公室打掃一下吧。晴雪陪著我去就好了。”

林雨看著楚晴雪,猶豫著說道:“可是……”

“冇什麼可是的,趕緊去!”黎安生怕她說出什麼反駁自己的話,連忙催促她離開。

林雨抿了抿唇,最後隻能答應下來,她轉身離開了黎安身邊,轉身進到楚晴雪的辦公室收拾清楚。

楚晴雪看著黎安痛苦的樣子,眼底閃過一絲難過。

等到林雨走遠之後,楚晴雪這才扶著黎安慢吞吞地朝電梯走去。

本就是深夜,楚晴雪陪著黎安到了一樣掛到了急診的號,陪著黎安在醫院裡麵折騰了半天才檢查出來黎安手指燙傷嚴重,需要馬上進行清理。

等到一切忙完,都已經淩晨三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