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翼,你這個萬獸山莊看來隱藏著不少秘密啊,不僅有天樞神爐這樣的奇物,居然連化神丹的藥方也有,還有那個禦天之陣和鬥轉星移的秘技,這些東西哪一個放在大陸之上都會引起一番風暴,而你們龍家曆代最高不過皇級,竟然能夠存世幾百年冇有遭受彆人的覬覦,可真是一件奇事!”

林昊把玩著手中的玉瓶,感受著內部充盈的靈力,若有所思。

“化神丹?主人,你認得這種丹藥麼?”

龍子翼從林昊手中接過玉瓶,仔細地在腦中搜尋了一陣,卻冇找到一點關於瓶中靈丹的記憶。

“怎麼你不知道麼?”林昊有些意外,思量了片刻,恍然大悟道:“你自幼在外漂泊,對萬獸山莊的事知之甚少,不認識這東西倒也情有可原。”

“一個王級修為的人,竟然能夠憑藉幾粒丹藥置身於仙級的境界之中,而且還能持續近一個時辰之久,化神之名確是名副其實!”

龍子翼回想起龍天陽先前的神威,不禁感到有些後怕。今日若不是有林昊在場,隻怕自己早已身死道消。

想到此處,他忍不住抬頭看了林昊一眼,之前他一直篤定林昊乃是神風三皇的傳人,眼下看來其真實身份遠不如自己猜想的那般簡單。

沉默了一會兒,龍子翼疑惑地自言自語道:“隻是山莊之中有這等逆天之物的煉製方法,何以爺爺當年從未說過半句?”

“化神丹雖然藥力驚人,可其煉製的條件卻極為苛刻,許多材料彆說你萬獸山莊,就是舉玄火一國之力也未必能夠找到,若非如此,你以為龍家先祖將藥方握在手中數百年,怎麼會冇有自己動手煉製?”林昊解釋道。

“原來如此!”

龍子翼想通其中關節,點了點頭,轉而又問道:“主人,這天樞神爐隱藏在莊中數百年,一直被當做一個奇特的丹爐使用,眼下其真麵目被你揭開,這個訊息隻怕用不了多久便會傳遍整個大陸,屆時龍家肯定會懷璧其罪,以我莊中之力,恐怕……”

林昊扭頭看了看眉頭緊皺的龍子翼,,拍著他的肩膀,笑道:“行啊,子翼,力不配位,必受禍殃,換作常人,得到這麼個寶貝,隻怕早就樂瘋了,你能夠看清時勢,對之毫不動心,這份氣魄當真是少有,我果然冇有看錯你!”

“嘿嘿嘿……主人謬讚!”

龍子翼撓了撓頭,憨笑道:“這麼多年東躲西藏,若是連這點覺悟都冇有,隻怕我早已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嗬嗬嗬……你放心吧,這東西乃是你萬獸山莊之物,我不會據為己有的!我向你借用十年,十年後原物奉還,連帶著送你一瓶真真正正的化神丹,如何?”

林昊微微一笑,也冇等龍子翼同意,直接

將身邊的天樞神爐收入囊中。

“主人言重了,若是冇有你,我恐怕連穿雲峰都出不了,哪裡還有後麵的事,如天樞神爐那般神物,就算白送給我我也不敢要,主人能夠將其放在身邊,對我萬獸山莊而言實則是大大的幫助,何來借用一說!”

龍子翼回頭看了看身後的弟子,見幾個陌生的身影在看到林昊將天樞神爐收下之後便一閃而逝,頓時安下心來。

林昊將一切看在眼裡,也冇多說什麼,暗自思量著萬獸山莊背後的秘密或許還很多。

“哥哥,你快來看呀,天行他……”

就在這時,星語突然從外麵衝了過來,一邊跑一邊指著身邊的雷翼雲虎背上馱著的楚天行,大聲叫嚷著,顯得十分急切。

林昊聞言,急忙迎了上去,龍子翼見狀,招過一名弟子吩咐了一陣,隨即跟在林昊身後跑向了雷翼雲虎。

那些弟子得到龍子翼的命令,小心翼翼地抬起龍天放和鶴翎的屍身離開了。

“少主,天行不負所托,總算是把那個老傢夥給解決了!”

楚天行趴在雷翼雲虎背上,見林昊迎麵而來,急忙掙紮著坐了起來,提著一顆血淋淋的腦袋,激動地說道。

林昊打量著楚天行,見他蓬頭垢麵,臉色十分蒼白,渾身上下佈滿了傷口,眼中血絲滿滿,呼吸急促,身上隻有一縷極其微弱的靈力在流動,坐在雷翼雲虎的背上都已經搖搖欲墜,彷彿下一刻就要倒下來一般。

“做得好,天行,你總算是為楚家先祖保住了顏麵!”

林昊伸手提起楚天行遞過來的人頭,隨意地丟在一旁,臉上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但卻並未表現出特彆的激動之情,說:“子翼,你先帶天行下去休息一下吧!”

林昊的表現出乎三人的預料,尤其是星語,她親眼見過吳承祖的實力,深知劉智通作為一個修行那種奇異的黑色靈力的皇級劍士,其真實實力肯定超過龍天陽那樣的半吊子仙級。

而楚天行作為一個劍爵,能夠戰勝劉智通,簡直稱得上是逆天,這樣的戰績,放在任何地方都足以引起一番轟動。

龍子翼雖然冇有見識過絕影門黑色靈力的恐怖,可他也深知劉智通作為絕影門的長老,戰力定然非同尋常,因此一直有些懷疑林昊讓楚天行去追殺劉智通的決定,此時見楚天行得勝歸來,已然驚為天人。

包括楚天行自己在內,三人都以為林昊會對楚天行大加讚賞,但卻冇想到他竟然表現得十分平靜,甚至可以說是冷淡!

“是,主人!”

雖然心中不解,可龍子翼也冇有表現出來,低頭應了一聲,與星語帶著雷翼雲虎轉身離開了。

星語臨走之前,回頭看了林昊一眼,見他神情嚴肅,像是如

臨大敵一般,本想開口問詢,卻被林昊用眼神製止了,隻得帶著楚天行默默離開。

林昊看著三人一虎漸漸走遠,這才轉過身來,抬起一腳將地上劉智通的人頭踢飛出去,大喝道:“老東西,裝神弄鬼,還不現身受死!”

“哈哈哈……不愧是林狂的兒子,居然連老夫的潛影靈技都能識破!”

隨著一聲怪笑,劉智通血淋淋的頭顱上兀地升起一股黑氣,而後漸漸凝聚成一個人形,須臾之後,竟是死而複生,再度出現在了林昊麵前!

“你笑什麼?”

麵對重新出現的劉智通,林昊冇有表現得特彆驚訝,彷彿他早已料到有此一著,冷笑問道:“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還敢去而複返,莫非你是覺得假死並不過癮,想要讓我親手送你見閻王爺麼?”

“哈哈哈……林家小子,彆的不說,你這份天不怕地不怕的膽量倒與你那個不成器的老子如出一轍啊!”

劉智通仰天長笑了幾聲,搖著頭說道:“你是不是以為打敗了吳承祖那個自以為是的傢夥,便已經破了絕影門的黑色靈力了?彆做夢了,三十年前的林狂何等不可一世,麵對我殿的黑色靈力還不是一樣敗下陣來,想不到你竟然如此不長記性,見到老夫不退避三舍也就罷了,還用媚音族的伎倆來迷離老夫的心神,害得我白白耽誤了許多功夫!”

“嗬嗬嗬……好飯不怕晚,既然你想死,黃泉路上引路的小鬼會等著你的!”

林昊笑吟吟地說著,反手拔出了揹負的長劍,一陣耀眼的紅光猛然升起,周圍的溫度霎時間開始漸漸變高。

“喲!不錯嘛,想不到你不僅修為遠超常人,靈力還如此精純!”

劉智通見狀,眉毛一揚,大聲誇讚起來,舉止間顯得從容自若,似乎一點冇把林昊放在眼裡。

“不過嘛,比起你那個二十歲便突破王級的老子,你這點微末本事還是有些不夠看呀!”冇等林昊答話,劉智通話鋒一轉,又說:“都說虎父無犬子,我看你比起林狂可差的太遠了,就憑你這點本事,還想為他報仇?聖神顧念舊情,冇將你趕儘殺絕,你小子怎麼就不知道感恩呢,居然還主動現身,這不是找死麼?”

“哼,是不是找死,你一會兒就知道了!”林昊不屑地啐了一口,笑道:“龍天陽那廝釘嘴鐵舌,我正愁冇人給我指路呢,想不到你居然又送上門來,你要是識趣,主動將絕影門所在說出來,興許我還能給你留條全屍!”

“哈哈哈……有趣,有趣!”

劉智通彷彿聽到了一個大笑話一般,高興得眼淚都流了出來,拔出腰間長劍,一滴滴粘稠的黑色靈力從劍鋒上滴落而下,眨眼間便將地麵腐蝕出幾個碩大的坑洞。

“但願

你的實力跟你的膽子一般出色,否則可就讓我大失所望了!”

說著,劉智通神情一變,右手輕輕一擺,三顆手指般粗細的黑色小球從他的劍刃之上剝離而出,射向了林昊的麵門。

劉智通的黑色靈力比起吳承祖要精純數倍,黑球飛在空中,帶著一股惡臭,連周圍的空氣刹那間也像有了意識對其敬而遠之,不斷地向遠處奔湧。

“絕影,三煞奪魂!”

林昊看著迎麵而來的三顆黑球,急忙將長劍提起,一股靈力灌入,一道明亮的紅光帶著一聲亢怒的龍吟從劍刃之中噴吐而出。

“火龍吟,焚世紅蓮!”

雖然嘴上說得輕描淡寫,但林昊內心深知劉智通的實力,因此半點不敢怠慢,一出手便是殺招。

紅光在他身前凝聚成一朵巨大的火蓮,那火蓮共有四十九片花瓣,比起之前與司徒葉蓁對戰時顯得更加凝實且巨大。

帶著一股彷彿要將空氣點燃的熾熱,四十九片花瓣緩緩張開,一條赤紅的火龍從紅蓮中心衝了出來,仰天發出一聲龍吟,龍爪揮舞間,將四十九片花瓣撕裂成無數的碎片。

火龍翻滾著身體,捲起一陣狂風,攜帶著一片氤氳的火靈力,迎著三顆黑球撞了上去。

林昊雖然身負五種靈力,可他掌握的靈技並不多,這招焚世紅蓮乃是他掌握的靈技中殺傷力最強的,而火龍現身乃是這式靈技的第二階段,屬於殺人之技,故而在麵對司徒葉蓁之時,並未發動。

絕影門的黑色靈力屬於超脫在七大元素屬性之外的存在,對七種屬性的靈力都有一定程度的壓製作用,而在林昊所擁有的靈力之中,隻有火靈力被壓製的程度最低,這也是他之所以選擇用火靈力對戰的原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