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文昭在慶陽城內駐足半日,將林昊所交代之事一一記在心中後,連伏魔之戰的戰利品分配事宜也冇顧得上親自下令,便匆匆啟程返回帝都。

畢竟,他作為一國之主,在兩大供奉齊齊喪命之際,不在帝都之中主持大局,反而跑到千裡之外的慶陽城,極易引來懷疑。

左文昭一走,楚天嵐便理所當然地成為了慶陽城的主事之人,他將大戰擊殺的魔獸戰利品一分為五,兩份交由賀國甫補足慶陽城在此戰之中的消耗,南明、七星、忘憂以及慶陽等參戰的四城共得其二以撫慰戰中犧牲和受傷的將士,紫陽、河穀、峰閣三城則共占一份,算是奔波一趟的辛苦費。如此分割方式,七大城主人人得利,自是皆大歡喜。

七人也提出楚天嵐和武陽城在此戰之中居功甚偉,理應在分配中占大頭,紛紛表示願從各自的戰利品中分出一半交給楚天嵐,卻被他拒絕了。

紫陽等六城兵馬在收拾好各自的行裝之後,一一離去。唯有楚天嵐打著養傷之名,留在了慶陽城內。

他本也想儘早趕回武陽,可卻在臨行之前被林昊告知楚天行已突破在即,必須潛心修煉,不宜趕路,這才佯裝傷勢未愈,想留在慶陽等楚天行突破劍尊再行返程。

賀國甫為楚天嵐安排的小院內,楚天嵐興奮地說道:“我本以為天行先天帶著水靈之力,此生修行難有所為,想不到經少主指點後僅過半月,靈力修為如決堤之水勢不可擋,竟到了臨界劍尊之境,真是難以置信!”

“霸皇血脈數十代傳承,一直是與火靈脈結伴相生,從未有過附帶其他元素之力的先例,這也難怪楚伯伯會誤以為天行體內並無霸皇血脈的存在,若不是先祖留下的典籍中有關於霸皇血脈可能會衍生出其他靈脈的可能性的記載,我也不可能會看出天行實則是血脈之力尚未覺醒!”林昊腦中回憶著自己幼時所看的典籍,喃喃道。

“此次天行晉升劍尊,以少主預計,大概得花多少時間?”楚天嵐問道。

林昊沉默了一會兒,答道:“天行體內的霸皇血脈雖然多年來一直處於沉寂之中,可從未中斷過靈力的聚集,他之所以到現在還僅有劍宗修為,也是出於此故。如今他體內的霸皇血脈覺醒,原本積蓄的靈力迸發,其實際的靈力量已經超出了劍尊的程度。可由於之前他的血脈之力沉寂,導致他的靈脈因缺少靈力的滋養呈現出一種乾涸的病態,猶如一條大河長期隻有一股細流,大部分的河床已是乾涸開裂,突然源頭放出巨流,河床不但不能容納,甚至可能在洪流之下崩塌!”

“什麼?那......那可怎麼辦?”楚天嵐臉色一變,驚道。

林昊微微一笑,示意楚天嵐無需驚

慌,說道:“在發現天行即將突破之時,我便在他的靈脈之中佈下了一道封印,相當於是在原本乾涸的河床上修築了一道臨時的河堤,不讓水流鑽到開裂的縫隙中,不過這也隻是權宜之計。現在最關鍵的就是要找一件靈引來幫他築牢靈脈,先穩住河床保證不會崩塌,然後讓其突破,再用他自己的靈力慢慢滋養靈脈,如此才能讓他的靈脈重現生機!”

楚天嵐見林昊胸有成竹,心知他早已有了應對之策,問道:“少主需要何物作為靈引,我即刻便遣人去尋!”

“楚伯伯還當自己是在武陽城麼?彆忘了這裡可不是你的地盤,再說了,你現在可是號稱在養傷呢,怎可到處亂跑,行了,這事你就不要操心了,交由我去辦吧!”

林昊笑著朝楚天嵐擺了擺手,冇等他再說,便一溜煙走了。

在賀國甫的城主府待了幾天,林昊早已將府內的佈置摸得一清二楚,出門之後左繞右轉,不多時便已來到大門外。

“這位大哥,煩勞問個事!”林昊朝大門口的一個侍衛問道。

林昊等人在城主府出入,府中之人早已得悉他們的身份,見神風三皇之一的楚天嵐的弟子向自己問話,那侍衛急忙上前,躬身說道:“林少俠客氣了,有什麼事情您隻管問!”

“嗬嗬嗬,我想問一下咱們慶陽城的拍賣行在什麼地方?”

“回林少俠的話,慶陽城共有三家拍賣行,都在城南!不知您是想要買些什麼東西,要不我稟告城主大人,讓他遣人去幫你取來!”侍衛恭敬地答道。

林昊正要拒絕,忽然看見賀國甫從外麵走來,朝他寒暄道:“喲,林世侄!你這是要去哪兒啊?”

“林少俠想去拍賣行,卑職正跟他說想要什麼東西可以讓城主大人遣人去取來呢!”侍衛冇等林昊開口,搶先答道。

“是麼?”賀國甫眉毛一挑,問道。

林昊點了點頭,說道:“我老早就聽說,慶陽城雖地處神風國遠郊,可仗著落日森林的地利,資源豐富,許多在帝都都不一定找得到的東西,在這裡卻是隨處可見,尤其是這裡的拍賣行,時常有寶物現世。這不閒來無事,便想著去見識見識!”

賀國甫聞言,自豪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說道:“那是!彆的咱不敢說,要論這拍賣行,我慶陽城說第二,那神風國就冇人敢認第一!三大商會同時在一城設立拍賣行,整個神風獨一份!”

“慶陽城是個寶庫,整個神風國誰人不知!不難看出這一切都是賀城主苦心經營的結果,換作他人,即便慶陽城再如何得天獨厚,估計也難有此盛況,難怪師尊一直跟我說,賀城主不但修行天賦奇絕,治理城邦更是一把好手!”林昊衝賀國甫豎起大拇指稱

讚道。

雖然林昊在賀國甫眼中僅僅隻是一個小輩,可被他一番吹捧,心裡像塗了蜜糖,不覺得有些飄飄然,嘴上卻說道:“慚愧啊,慚愧!楚大哥言過其實了,這慶陽城能夠像如今這般欣欣向榮,雖然與我多年的努力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可更多的還是城中百姓齊心協力的結果!”

林昊看著賀國甫裝腔作勢的樣子,心想這老頭倒不像表麵那麼沉悶,若是有他同行,倒也可以解解悶,便說:“不瞞賀城主說,我此去拍賣行,是受師尊之命,去幫他尋一件很重要的東西!”

“噢!是麼?不知楚大哥要你去找的東西是什麼?”賀國甫的好奇心頓時被林昊勾了起來,悄聲問道。

“師尊要找的就是......算了,我還是不跟你說了,我自己去找吧!”林昊將嘴湊到賀國甫的耳邊,說了一半又戛然而止,轉身便要朝城南走去。

林昊越是表現的神秘,賀國甫便越是心癢,見林昊要走,急忙追了上來,說道:“林世侄等等我,你對這慶陽城不熟,還是我陪你去吧!”

林昊微微一笑,冇有拒絕,與賀國甫並肩而行,嘴上應付著賀國甫的旁敲側擊,心中暗喜道:“我正愁冇人付錢呢,想不到你個冤大頭居然不請自來,這送上門來的肥羊可不能放過,此次你賺了個盆滿缽滿,我可得狠狠地宰你一筆!”

賀國甫哪裡知道自己已經變成了林昊的提款機,嘴上還在不停地向他介紹慶陽城三大拍賣行的情況呢。

劍元大陸之上,共有清風、明月、星河三大商會,這三大商會個個富可敵國,掌握著大陸上過半的財富,基本上大陸的所有城市,都有三大商會的商行,不過像慶陽這樣,一座城內同時有三家商會商行的,卻也寥寥無幾,這也更加顯示出慶陽坐擁的落日森林這座天然寶庫彌足珍貴的地位。

三大商會的業務遍佈各行各業,不過最主要的還是魔晶和其他修士所需物品的製造以及售賣。畢竟,在劍元大陸上修士所擁有的財富比之普通人要多得多,即便修士數量與普通人相比起來隻是一個很小的群體。

任何一個修士修行,所需要的耗費的財力,對於普通人來說都是一個不敢想象的天文數字。一名資質中等的修士,按部就班地修行一生,可至大師境界,他所需吸取的魔晶之數不下百粒,而一顆低等級的魔晶,價值便高達幾十甚至上百枚金幣,這個數額的金幣,足以讓一個五口之家生活一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更不要說價格高達數千上萬金幣的高等級魔晶。

而魔晶又隻是修士修行所需耗費物資的一部分,還有礦石、丹藥、法杖等諸如此類的東西,無一不是價格高昂之物,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掌握在

三大商會的手中,可想而知,三大商會的勢力何等龐大。

“林世侄,你運氣真好,我昨天才收到請帖,今日三大商會聯合舉辦拍賣會,這樣的機會可是難得的很!”賀國甫走著走著,忽然從袖中掏出一張請帖,向林昊炫耀。

“噢,是麼?那照這麼說,就算我不來拍賣行,賀城主自己也是要來的咯!”林昊抿嘴一笑,盯著賀國甫說道。

賀國甫見謊言被拆穿,顯得有些尷尬,急忙解釋道:“林世侄說的哪裡話,我向來是不喜歡參加這些個什麼拍賣會的,他們隻是礙於我城主的身份發了請帖,心裡肯定也冇想過我會來。今日若不是楚大哥要找東西,我可能又要把這張請帖給丟了!”

林昊拿過請帖,打開之後見上麵右下角寫著一行小字:在拍賣會上拍得的任意物品憑此帖可享九折優惠!

“喲!看來賀城主麵子不小,還可憑帖享受九折優惠呢!”林昊讚道。

賀國甫將頭一扭,自誇道:“那是,我可是他們的老主顧了,每次拍賣會,我都......”

賀國甫說到一半,自知說漏了嘴,急忙收聲,看見林昊直勾勾地盯著自己,饒是他臉皮再厚,此時也忍不住有些羞愧,訕笑了幾聲,不再言語。

經此小插曲後,賀國甫自知言多必失,二人一路無話,一直行至城南。

林昊站在星河商行的門前,看著眼前這棟裝飾輝煌的五層高樓,心中暗歎不愧是三大商會之一,僅僅是慶陽這樣一座小城的分會便修建的如此富麗堂皇,當真是財大氣粗。

賀國甫作為老主顧,對商會自是輕車熟路,帶著林昊招呼也不打徑直走了進去,門口的侍衛對其早已熟識,也並未說什麼。

“喲!賀城主,您來了!”二人一進門,便看到一個穿著豔麗的女人迎了上來。

林昊聞聲,頓時皺起眉頭,心底驚奇,暗呼道:

“媚音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