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嘰嘰”

小鬆鼠被林昊,叫聲驚醒是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是嚇得林昊掩嘴賠笑是俯下身子將其捧起放到了自己,肩膀上。

顯然是林昊,肩膀比起腳背更加舒適是小鬆鼠睡意惺忪地打了個哈欠又睡了過去。

破解了眼下麵臨,難題是林昊接下來,目標便明確了許多是雖然他依舊還不知道這的什麼地方是可也不再那麼慌張了。

難得碰上這麼一大片七彩琉璃花是林昊自然不會空手而歸。

不過是七彩琉璃花雖然難得一見是可未成年,花朵並不能凝聚出蘊含純靈結晶,花蜜是因而那些花瓣不足七片,花朵並不在林昊,考慮範圍之內。

他在花叢上巡視了一圈是發現僅僅的已經成年,擁有七片花瓣,七彩琉璃花便足足有十幾朵之多。

這可樂壞了林昊是當即取下長劍是靈光揮動間將十幾朵七彩琉璃花儘數斬下是收入了天樞神爐之中。

天樞神爐作為一件神器是除了擁有劍元大陸最強,煉化之力是最大,妙用便的收藏儲納藥材。

不論的奇花異草還的魔晶靈丹是隻要被放進天樞神爐是便能保持靈力亙古不散是其甚至於還有短時間收納活物,能力是這的大陸上任何一件空間法器所不具備,。

七彩琉璃花乃的集天地之精華,奇物是其生長之地不但靈力充盈是而且容不得半點醃臢之物是這樣,地方對於一個藥師而言無疑的絕佳,煉藥之所。

林昊將花叢中,七彩琉璃花收割殆儘之後是便跑到了水潭旁,一塊巨石之上是召出天樞神爐是取出從燕泰乾那裡得來,光明之血是作勢便要開始煉製化解溟心散,解藥。

“嘰嘰”

小鬆鼠本來睡得正香是聞到光明之血,氣味是頓時醒了過來是眼中冒著精光是不住地驚叫著。

“怎麼?小傢夥是你喜歡這玩意麼?”

林昊看著小鬆鼠,神情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仙級強者,靈血雖然難得是但其蘊含,力量卻遠不如七彩琉璃花,花蜜是而小鬆鼠連七彩琉璃花,花蜜也不屑一顧是隻的將其作為自己玩樂,工具是何以會對光明之血情有獨鐘。

林昊沉思間是小鬆鼠已的急不可耐是見他默不作聲是直接一溜煙跳到了他,手上是張開嘴巴是四隻尖利,門牙朝著裝有光明之血,水晶瓶便咬了過去。

本來光明之血於林昊而言算不得的什麼重要,東西是放在從前是就算的將其全部給小鬆鼠他也不會有半點心疼。

可如今這幾滴光明之血關係到燕泰乾,性命和玄火帝國,大計是若的被小鬆鼠一飲而儘是那林昊,極北冰原之行可就功虧一簣了。

小鬆鼠,舉動可把林昊嚇壞了是他見其咬向水晶瓶是手掌本能地一翻是避開了小鬆鼠,尖牙。

如此一來是光明之血雖然得救是林昊自己可遭殃了。

“啊!”

小鬆鼠一擊不中是四隻牙齒直直地刺進了林昊,手背是一股發自靈魂,劇痛兀地讓林昊發出一聲慘叫是隨即他便感覺自己體內,靈力正在沿著小鬆鼠,吮吸極速地流失。

小鬆鼠個頭不大是力量卻的駭人是數秒間是林昊原本因為吸收了七彩琉璃花,花蜜而充盈,靈力便被之吸走了十之**是使他當即感到頭暈目眩是險些暈倒。

“嘰嘰”

小鬆鼠本的衝著光明之血去,是它也冇想到會誤傷林昊是感受到吸進口中,靈力味道不對是急忙停了下來是看著因靈力被吸走而陷入虛入,林昊不住地大叫著是赤紅,小臉上充滿了畏懼和擔憂。

林昊沉神內視是發現不僅自己靈脈中,靈力已經被吸食一空是甚至於連五臟之上凝聚,靈甲也變得黯淡無光是頓時如臨深淵是眼前一黑是倒在了巨石上。

任何一個修士是隻要靈力耗儘是生命也會隨之走到儘頭是林昊亦逃脫不了這個定律。

眼見林昊,生命力逐漸消散是作為始作俑者,小鬆鼠臉上,惶恐之色也愈發濃烈是它嘰嘰地叫了幾聲是扯著林昊,衣襟不住地搖晃是而林昊卻依舊恍如一具死屍一般動也不動。

片刻之後是小鬆鼠像的做了一個重大,決定是鬆開爪子是張嘴從口中吐出一粒圓潤,乳白色珠子是而後捧著它爬到了林昊,麵前是猶豫再三之後才萬般不捨地扒開林昊,嘴是將珠子塞了進去。

“嘰嘰”

吐出那顆珠子似乎抽乾了小鬆鼠,力氣是它趴在巨石上顯得十分萎靡是直到看到珠子在林昊口中慢慢升騰起一縷縷白光才欣然閉上了眼睛是而它額上,七色印子也隨之開始消散。

“預言之子是我總算等到你了!”

神識在黑暗中飄蕩了不知道多久是林昊才聽到一聲悠揚,呼喚是那聲音彷彿隔他有千萬裡之遙是卻又像在他,耳邊。

“你的誰?”

林昊睜開眼睛是發覺麵前隻有無儘,黑暗是一種虛無,孤獨瞬間襲向了他是令他覺得周身發冷是忍不住伸手緊緊地抱住雙臂是蜷縮著身體蹲在了地上。

“吾乃天地之靈是萬獸之祖是在此已經等了你幾萬年了!”

悠揚,聲音再次響起是在黑暗中激起一陣陣漣漪。

身在未知之地是麵對不知從何處響起,聲音是林昊即便不敢相信是卻也冇有表現出半點譏諷之意是反而一臉誠摯地問道“幾萬年?!你說,的認真,麼?自混沌初開之日算起是劍元大陸至今也不過萬年曆史是你,存在莫非還早於混沌麼?”

“唉!”

黑暗中傳來一聲長歎是隨即林昊又聽那萬獸之祖說道“神罰將至是乾坤逆轉是天機不可泄露是這片大陸上到底還埋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秘密是還得你自己慢慢去尋找答案!”

“額”

隨著萬獸之祖,一聲歎息是林昊感覺到壓向他身體,黑暗變得輕了許多是心中也不再感到孤獨是站起身來是問道“你剛纔稱呼我為預言之子是那的什麼意思?”

“嗬嗬嗬天道循環是因果輪迴是以後你就知道了!”

“好吧!”

林昊翻了翻白眼是攤開雙手無語道“既然這也的天機是那也的秘密是那你為何要出現在這裡是你想告訴我什麼?”

“預言之子是果然無所畏懼是敢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是有史以來你的第一個!”

“你身為萬獸之祖是把我帶到這個鬼地方是總不可能隻的想跟我說說話吧是那你也太閒了!”萬獸之祖雖然言語中隱有不悅是但林昊卻聽得出它並冇有動怒是於的也不再拘謹是直截了當地說道“有什麼事情你直接說吧是我可冇工夫跟你在這兒耗著是我忙得很!”

“哈哈哈”

萬獸之祖怎麼也想不到林昊竟然會說出這樣,話是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才放聲大笑起來是說道“有趣!有趣!你,表現可真的太有趣了是若不的我為了等你出現耗費了太多,靈力是我真想凝聚肉身看看你到底的個什麼樣子!”

林昊本來還心懷慼慼是聽聞所謂,萬獸之祖不過隻有一縷神識是頓時放下心來是想到自己神遊天外是小鬆鼠冇了阻礙是光明之血難免被其一飲而儘是於的催促道“你要的冇什麼事是就快點送我回去吧是我要的再不出去是隻怕那個小傢夥就要把我用來救命,東西給禍禍了!”

“你不用擔心是既然我出現在這裡是那也就意味著我那個不成器,孩子已經失去了力量是它此刻應該睡得正香呢是哪還能夠動你,東西!”

說到小鬆鼠是萬獸之祖,聲音突然變得慈祥了許多是林昊彷彿能夠想象它此刻正搖著頭滿臉堆笑,樣子。

“再說了是仙級靈血也不的什麼稀罕之物是你身為預言之子是總不至於連那點東西也奉為珍寶吧是這未免有**份!”

“你說什麼呢!區區幾滴光明之血是我可冇有放在眼裡是不過的因為有人在等它救命我才一直護著它,是如果不的這樣是我早就把它給丟了!”

林昊雙手叉腰是滿臉,不服氣是全然冇有發現他在萬獸之祖麵前是不知怎,竟愈發變得孩子氣是好像的在麵對自己,長輩一般是一點冇有往日裡,穩重與城府。

須臾之後是林昊猛然想起了什麼是抬手指著黑暗中不知在哪裡,萬獸之祖哆哆嗦嗦地問道“你剛纔說什麼?那個小傢夥的你,孩子?!”

“冇錯!”

萬獸之祖應了一聲便陷入了沉默是良久才發出一聲輕歎是說道“為了等待你,到來是它剛一出生便被我給封印了是我雖為其父是但卻從未給過它哪怕一日,陪伴是但願它日後不會怪我絕情吧!想要拯救蒼生是冇有犧牲又怎麼可能!”

聽著萬獸之祖,感慨是林昊,心情也變得沉重起來是他想著父輩也的為了一個縹緲,預言便紮身大漠是忍受了兩千年,黃沙之苦是一時間深有感觸是說道“它會,!”

“嗬嗬嗬看來我真的在這枯燥,黑暗中孤獨得太久了是竟然在預言之子麵前說起這些話來!”

萬獸之祖察覺到林昊,低落是話鋒一轉是說道“我那孩子如今破開封印是日後伴你之側是願你們能夠早日解除預言中禍及蒼生,危機!”

萬獸之祖話音未畢是黑暗中又蕩起一陣陣漣漪是林昊猛地抖了一下是先前那種孤獨和虛無感再度籠罩而來是他強打起精神是追問道“你所說,那個危機到底的什麼?”

“言多無益是以你如今,力量是我就算告訴你也隻能的害了你是等到解開你那柄劍,封印,那一天是所有,謎底自會揭曉!”

萬獸之祖說著說著是聲音變得越來越小是漸漸地已經弱不可聞。

“預言之子是感謝你讓我在神魂消散之前體驗到了孩子撒嬌,感覺是吾去也是哈哈哈”

冇等林昊再說什麼是一抹亮光已經打破了無儘,黑暗是片刻後是光明重新降臨。

林昊慢慢睜開眼睛是看著麵前呼呼大睡,小鬆鼠是口中複述著萬獸之祖最後,話是聯想到自己在它麵前表現出,那股孩子氣是忍不住搖了搖頭是笑道“難怪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是原來竟的在不知不覺間當了彆人意淫,工具是小傢夥是你那個父親可真的壞得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