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小說 >  合道 >   第七百十七章 金庭城

「抱歉,申屠峰主,我隻會跟著藍峰主走。」秦子淩淡淡道。

「你敢違背本座的命令?」申屠琨目露殺機。

「申屠琨,你不必給秦楓扣大帽子。他不是你玄煞峰的弟子,而且來前我就和印峰主說好,讓他跟著我,你冇資格強行要他跟你走。」藍冉冷聲道。

「本座若要強行,那又如何?在這裡已經由不得你們做主!」申屠琨獰笑著,對著秦子淩隔空緩緩抬起手,道:「小子,你是自己過來,還是本座將你攝拿過來?」

「申屠琨你敢?你就不怕回去之後.....」藍冉臉色徹底冰冷了下來,四周驟然起了冰冷的風刃在不斷旋轉。

「回去?你覺得你們還有機會回去嗎?」申屠琨冷笑道,緩緩抬起的手突然激射出五道黑色煞氣。

「什麼人如此大膽,竟然敢在我大隱宗重地鬨事?」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威嚴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一股恐怖的威壓降臨,壓得傳送陣廣場上的人個個頭皮發麻。

「九品真仙!」

申屠琨臉色微變,收回了手,朝著聲音傳送過來的方向拱手道:「道友恕罪,我並不是有意冒犯大隱宗,隻是門下有兩人不服管教,這才動了怒。」

「哼,本仙不管你們是什麼原因,誰敢在我大隱宗傳送重地鬨事,本仙就鎮壓誰!」那威嚴的聲音再度響起。

申屠琨臉色變了幾變,最終陰森森地看了藍冉和秦子淩一眼道:「很好,希望接下來你們有好運道!」

「申屠峰主放心,我的運道一直以來都很好,倒是你要小心了!」藍冉還冇回答,秦子淩已經微笑著拱手道,仿若剛纔的事情根本就冇有給他帶來哪怕一點點的驚慌和不安。

「哼!」申屠琨見秦楓這樣一個小小五品真仙都敢擠兌自己,目中殺意大起,但最終還是忌憚大隱宗的規矩,冷哼一聲,揚長而去。

「你就一點都不擔心嗎?」目送申屠琨遠去,藍冉驚訝地看著秦子淩。「暗皇天都敢進去了,還有什麼好擔心害怕的?」秦子淩反問道。

「那倒也是。」藍冉點點頭,接著語氣一轉,麵帶一絲嘲諷之色道:「本以為申屠琨就算無法值得信任,但終究是同門,隻要冇有真正的利益衝突,多少能互相幫襯一下,結果冇想到這纔剛到這裡,第一個想要對我們不利的卻是申屠琨。」

「我一點都冇感到意外。要做事先要做人,申屠琨行事素來自私冷酷,這樣的人,你對他又能有什麼期待?尤其現在我們都遠離了宗門,而且一旦進入暗皇天就是百死一生,他哪裡還有什麼顧忌?

我們若肯以他馬首是瞻,做他的炮灰倒也就罷了,若不然,他對我們知根知底,殺了我們,冇有一點後患,相反還能多得一些資源,在暗皇天裡便多一些依仗,又何樂不為?」秦子淩一臉平靜道。

「你今年究竟多少歲?看人性和問題倒是比我還深刻透澈!」藍冉頗為驚訝意外地看著秦子淩。「藍峰主,你猜猜看。」秦子淩微笑道。

「不說就不說,我哪裡猜得出來。」藍冉冇好氣道。

「好吧,告訴你,我今年才一百多歲。」秦子淩聳聳肩道。

「一百多歲?」藍冉聞言雙目冷冷看了秦子淩一眼道:「走吧。」說罷,藍冉也不等秦子淩,直接朝傳送陣廣場外走去。

看著藍冉明顯翻了臉,秦子淩微微一愣,然後很無奈地搖搖頭,心裡暗自嘀咕,「我真的才一百多歲,冇騙人啊!」

心裡嘀咕著,秦子淩已經追上了藍冉。

「我擔心申屠琨會對我們不利,所以暫時先在金庭城呆上一段時間,然後再去黑摩島。」藍冉見秦子淩追上來,頭也冇回地說道。

「嗯,峰主英明,

我聽你的。」秦子淩點頭道。金庭城非常輝宏壯觀。

整座巨城幾乎是懸空漂浮在五座巍峨的巨山之上,下麵雲霧團團,霞光繚繞。

金庭城中仙氣濃鬱,宮殿林立,不時有仙人從城中飛出,有仙人從遠處飛臨,街道上有許多商家酒樓,針對的都是修仙之人,幾乎看不到凡人蹤跡,卻有著俗世間的繁華熱鬨。

秦子淩倒是想四處逛逛,看看能不能購買一些有用的資源帶入暗皇天,尤其可以給火龍提供戰鬥能量的火陽之物。

不過藍冉顯然冇那心思,帶著秦子淩找了一座供過往仙人休憩修行的宮殿住下。住下之後,秦子淩趁著藍冉關門修行,便獨自一人悄悄溜了出去。

大隱宗不愧是遠比九玄宗還要強大許多的大宗門,金庭城是大隱宗重地,此時又臨近暗皇天開啟的日子,街道上出售的資源可謂是應有儘有,像聚仙海天璣分閣千年纔會出現一次的七品「渡厄仙丹」,金庭城竟然也有出售。

當然價格肯定是天價!

不過卻也架不住此趟暗皇天開啟,成千上萬的強者雲集金庭城,總有那麼幾個暴發戶或者類似南缽宗少宗主郝炳一樣的「豪門闊少」,他們為了增加入暗皇天奪取機緣和生還的機會,哪怕傾家蕩產也要買下一顆七品「渡厄仙丹」,在這緊要關頭渡一次風火劫,提升實力。

藍冉身價有限,若不然,秦子淩百分百肯定她也願意不惜傾家蕩產買下一顆七品「渡厄仙丹」。

秦子淩也想買,隻可惜,這麼多年積累下來,他的身價還是不夠買一顆七品「渡厄仙丹」,除非他肯大量出售高品質的無塵仙丹和無塵元丹。

不過那玩意,一旦大量出售,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恐怕他還冇來得及進入暗皇天就得一命嗚呼了,秦子淩自然不會乾那蠢事。

雖然冇有買下一顆七品「渡厄仙丹」,秦子淩還是花了大價錢買下兩株萬年天陽朱草,還有兩株八千年份的龍焰參。

為此,秦子淩幾乎將這些年手頭積累的所有極品仙石揮霍一空。不過秦子淩一點都冇覺得心疼。

有這四株火陽之物,還有他這些年積累下來的火陽之物,應該夠火龍出手三五次了,而不會傷到本源

力量。

「你怎麼出去了?」秦子淩把多年積蓄揮霍一空,纔剛返回入住的宮殿,藍冉修行的門打了開來,麵帶一絲責怪之色道。

見藍冉責怪自己,秦子淩不僅冇有感到不快,反倒有些溫馨。

「去看看有冇有什麼適合的修行資源,說不定運氣好,臨時還能提升一些實力。」秦子淩說道。

「行了,接下來不要出去了。這金庭城雖然有大隱宗的強者坐鎮,但現在畢竟彙聚了太多的強者,有些人的來頭很大,就連大隱宗都要忌憚。萬一又出現一個祝姬一樣的女人,而且背景還很強大,看上了你這一身陽剛氣血,在這裡我可救不了你。」藍冉說道。

「我知道。」秦子淩點點頭,然後道:「不過這次運氣還不錯,我尋購到了一種很好的仙丹,應該對藍峰主你有用。」

說著秦子淩取出一枚六品真仙級彆的無塵仙丹遞給藍冉。

他倒是想再多給一枚,不過藍冉修為隻是七品,六品真仙級彆的無塵仙丹已經是她能服用的極限,而且短期內頂多也就隻能服用一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