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小說 >  關山月未滿 >   第9章

劉小留有一把劍,一把不漂亮的劍。

這把劍是他十八歲的時候師父給他的,為了殺一個人。

這個人是個什麼樣的人,劉小留從未想過,因為不管那是個什麼樣的人,終會死去。

在離開關山之前,他已經足足練了十五年的劍,這十五年,他從未想過為什麼要練劍,隻是師父讓他練,他便練了。

其實,他不喜歡劍,也不喜歡練劍,劍總歸是與殺人有關的東西。

而且阿五也不喜歡,每次他練劍,阿五總會在旁邊嗤之以鼻。

他總會想起阿五,吃飯的時候會想,趕路的時候會想,睡覺的時候也會想。

有時候想著想著,便入了夢,他夢到過桃花,夢到過枝頭的鳥,但所有種種,阿五總也在的。

所以,即便他不想殺人,卻又想快些把那人殺了。

然後,他就可以去找阿五,坐在阿五旁邊,聽阿五唱歌,看散落的桃花拂過阿五的臉。

長安還很遠,是要快些趕路了。

“我們繼續趕路吧”

劉小留看了看胡一刀,完全冇理會場間的劍拔弩張。

對於劉小留而言,場間一切終歸與他無關。

胡一刀更無奈了,該說他單純呢,還是單純呢。現在這個局勢不是你引起來的嗎。

“先生,要不然,咱,打一架,再走?”胡一刀試探的問了一聲,滿臉古怪神色。

“啊?為什麼要打架,他們惹你了嗎?”

胡一刀很理解鳳翔府的人,要不是確實打不過,他都有點想給劉小留一個大巴掌了。

“老大,這小子不把你放在眼裡”

“是啊,老大,這小子完全把你當無賴小癟三了”

鳳翔府的一眾武夫看著為首的漢子,煽風點火著。

“小子,你還想走,想趕路是吧,今天我就送你上路”那漢子惱怒異常。

他橫行雍州這麼多年,江湖上誰不給個三分薄麵。

“等等,這小子剛有罵我是小癟三嗎?”漢子回過神來,回頭看向旁邊的手下。

“老大,他肯定是罵你了,就算冇說,他心裡也是這麼說的”手下連忙叫嚷,生怕這漢子怪到自己頭上。

“好小子,有種,那你現在,就去死吧”

漢子右手再次揮起掌中馬刀,左手一引手中馬韁,作勢便衝劉小留直撲而來。

而那場間的兩個少女看著麵前一幕,也是久久不能回神。

尤其那衣著華麗的少女。

長這麼大,每年她可都是私塾裡成績最好的學生。

可是如今這幾句對話,前言不搭後語,對她來說,確實有點超綱了,至少,私塾的先生從冇教過。

尤其是那個少年,明明他先惹得人,現在好像跟他毫無關係一樣

“你是山裡來的吧”少女忍不住暗暗吐槽。

不過這少女確實說對了,劉小留還真是山裡來的。

“你要殺我?”劉小留站定在原地,抬頭看著撲來的漢子。

眨眼的功夫,漢子已是引馬至劉小留麵前,劉小留已入馬刀可斬之處。

劉小留卻並不躲避,隻是站著,看著麵前的漢子。

“我不想跟你打架,我還要趕路”劉小留再次說話。

“老大,這小子說你不配跟他打架”又是之前說這漢子是小癟三的那人

漢子冇有理會,此時他早已惱怒至極,再不多言,手中馬刀作一道流虹,直劈而下。

“快躲”華麗衣著少女見狀,再不忍耐,說話間便要持劍上前。

這少女雖然嘴下凶狠,但眼見這陌生少年慘死,心中難免不忍。

可是未及少女上前,叮噹一聲金鐵交擊的脆響傳來,漢子的馬刀止在半空。

少女見狀大驚。

再看劉小留,此刻他正左手持劍,劍尖正對著馬刀的刀刃。

“大戶人家就是好,卻是把好刀”說話的是胡一刀,像是自言自語,此刻,他早已席地而坐,不知從哪裡掏出一隻燒雞,一壺酒,大快朵頤起來。

不過場間並無人注意到他,所有人的目光都緊鎖在那漢子和劉小留身上,緊鎖在那把刀和那把劍之上。

劉小留的劍很快,又很慢,冇人看清他到底是怎樣擋下的,也冇人想到他居然能擋下這一刀。

但他卻擋下了,劍尖對刀鋒,毫不相讓。

“老大,這小子看不起你,說你這刀就是花架子”還是那名手下。

漢子刀勢被擋,心中難免大震,可未及多想,思緒又是被那名手下打斷。

“你他孃的梁三,老子怎麼一句冇聽到”原來那手下名為梁三。

這梁三尖嘴猴腮,眼珠子轉的飛快,不知在想些什麼。

“老大,他就算嘴上冇說,心裡肯定是這麼想的”

“辱我老大者,雖遠必誅”梁三舉刀呐喊,滿眼決絕。

這悲壯的表情出現在他那張猴臉上,十分滑稽。

“辱我老大者,雖遠必誅”像是受到了梁三的感召,一眾鳳翔府人員也是跟著高喊起來,一時間,場下情景,好不熱鬨。

那首領漢子見此情景,很是受用,朝著梁三點了點頭。

“小子,以為學了幾天劍招,隨便撿個燒火棍就是劍客了”

“終歸是個養氣境都冇到的鄉野村夫罷了,都算不得武夫”

“告訴你,殺你的人是鳳翔府府尹程大人坐下,府衛軍馬刀衛第三侍衛隊侍衛長徐奎”

這漢子原叫徐奎。可能是見這少年總也算是個習武之人,算是有些本事,而且在這雍州,能擋下他的刀的人,並不多,以此,他也是報出了自己的名號。

一是想震一震麵前人,另也是想探探這少年底細,畢竟,在大晉的西疆,能使出這一手劍術的並不多見。

良久,劉小留卻毫無反應,隻是看著他,似在思索。

“死在我的刀下,也不枉你學的這幾式劍了”

這徐奎再次開口,語氣傲然無比,在這雍州地界,鳳翔府程大人的名號足以嚇破很多人的膽。

可是等了很久,麵前的少年卻隻是站著,持著劍,與他對峙。

鳳翔府是什麼,劉小留冇聽過,程大人是什麼,劉小留也冇聽過,至於那什麼府衛軍,什麼侍衛隊,劉小留更是聞所未聞。

但是這些,胡一刀是知道的,他久處雍州,那鳳翔府可是名聲在外的.

而那所謂的程大人,正是鳳翔府府尹程知節大人,而這程知節可是天子伴讀,據民間傳聞,說那十七年前玄武門一役,這程知節也是在背後做過諸多謀劃的。

當然,至於其中真假,卻無人知悉了,不過,枉論其真假,這程知節在雍州卻也實是位手眼通天的人物。

再談那馬刀衛,名頭雖叫的響亮,說到底不過是吃著官家飯的官方強盜罷了,吃著百姓供奉,卻又搜颳著民脂民膏,對此,胡一刀是看不慣的。

不過,就算他們行的事再齷齪,但終歸還是鳳翔府的人,不過這些胡一刀卻並不想多說,自從跟了劉小留,不知為何,他現在的膽子也比以前大得很了。

當然,劉小留的膽子可能是來自於他的天真,但是胡一刀的膽子,卻隻來自對劉小留天真的信任。

這少年確實古怪,胡一刀心裡胡思亂想著。想著,就又是啃了一口手中的燒雞,滿嘴流油。

“所以,我是,應該有些反應嗎”劉小留看著徐奎,撓了撓頭。

可這一開口,卻並不是徐奎想要的答案,說實話,這答案有點讓他不知所措,一時間真不知該怎麼接了,看來平時確實應該多讀點書,我那死去的老孃不欺我啊。

說不定你要是晚點死,老子現在怎麼著不得考個狀元出來,光耀一下門楣。徐奎思緒翻飛,不過也是眨眼的功夫。

“老大,這小子說你光說不練假把式,就會用鳳翔府嚇唬人”卻又是那梁三。

“老大,砍了這小子,膽敢辱我老大,死不足惜”說完,這梁三又是滿臉悲壯色。

“你來,你來好不好”徐奎終是不勝其擾。

“老大,這我哪能來,您可是咱鳳翔府的門麵,我來,不是打您的臉嗎”梁三頓時氣勢弱了下去。

見這徐奎與梁三你來我往,劉小留卻早是收劍。

“老胡,我們快些趕路吧”

說話間,劉小留已走向胡一刀,胡一刀卻並未起身,戲還冇演完,他還冇看夠。

不過也不怪胡一刀,這戲,確實還冇完。

“你不能走”卻是那徐奎和此前的少女同時開口。

這少女見劉小留確實有些本事,也是收起了之前的輕視,而且看情形,這少年修為雖比起她的一些叔伯長輩來說差的遠,但當前,也可算是一個活命的機會了。

“我為什麼不能走”

“你就是不許走,你快點給我殺了他”少女似是蠻橫慣了,指了指劉小留,又指了指徐奎。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你就是要聽我的”

“我不想聽你的”

“我們是好人,他們是壞人,你不應該救我們嗎”

“我為什麼要救你們”

“因為...”少女聞此,心下憤怒異常,一時不知如何接話。

可這時,少女身後那個衣著破爛的女孩卻是輕輕扯了扯少女的衣角。

這女孩年紀比少女看起來更小些,這女孩看起來怯怯的,不過此時這女孩的眼神裡除了膽怯,卻還有一些彆的東西。

“我跟你們走,不過求求你們放了這位大姐姐和大哥哥”女孩怯生生的開口。

“他們都是好人,求求你們不要殺他們”

“我是好人,他可不是什麼好人”那少女被劉小留氣到,冷哼一聲,警惕的看著劉小留和那一眾鳳翔府的人,從小到大,忤逆他的人並不多。

“想走?今天,你們一個都彆想走”徐奎開口,說完,翻身下馬,與劉小留拉開距離,手中馬刀翻轉,挽了幾個刀花。

“老大威武,老大你太帥了,我都想嫁給你了”卻還是那梁三。

“你他孃的梁三,你要是再說話,老子割掉你的舌頭”徐奎回身大罵。

梁三趕忙閉嘴,眼珠卻再是轉了起來,同時,其手中動作卻是不停,隻見他擺手間,其胯下黑馬緩步向後退去。

“今天,你們都要死,誰也彆想逃”徐奎雖知少年本事,但經過前番試探,心下已瞭然,連鳳翔府都不知道的少年,殺了也就殺了。

而像這樣的少年,大抵也不會真有什麼要命的本事的。

徐奎持刀與少年對峙,眼神淩厲,隨時準備出刀。

少女見雙方又重新對峙起來,心下也是鬆了口氣,可是這少年,真的能贏嗎。

這樣的少年,這般的年紀,而且毫無修煉過的痕跡,不過又想到剛剛劉小留的嘴臉,再次氣憤起來,一念至此,她握劍的手更是一緊,同時拉起身後女孩慢慢退去,隨時準備突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