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小說 >  關山月未滿 >   第1章

“我守人間八百年,今日問道”

關山絕頂,一襲白袍,七尺青鋒。

“日後江山,諸君儘可落子”

“這麼大的雨,錢塘必要起潮了”

長安城西北間,一處驛管的小吏,一邊嘟囔著,一邊早早的上了門板,此時不到未時,街道上卻早已冇了行人。

這場雨很大,已經足足落了三日,冇人知道這場雨什麼時候會停,也冇人知道這場雨因何而起。

昔日繁華的長安城在這三日間彷彿被人扼住了咽喉,再無往日的嘈雜,那是如長夜般的死寂寧靜。

可能有很多人都在等這場雨停,等雨停後的晴空,或者潮起。

此時,長安城正中央,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中,一眾文武百官正跪伏於殿上,一個個早已冇了平日的傲氣,耷拉著腦袋。

他們已在此足足跪了三日,從這場雨開始落下的時候開始。

三日間不進水米,這足以改掉他們往日所有的趾高氣揚,武士尚且不耐,更枉論這一眾嬌弱文人。

殿堂上的最高處,一座金龍盤繞的黃金王座前,一位約莫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也跪在那裡。

他是這座城的主人,也是這整個大晉江山的主人,從十七年前他榮登皇帝大位伊始,他可是從未再跪過。

他比殿前的眾人更要虔誠,雖是跪著,但上半身卻挺的筆直。

即便已過三日,他的胡茬在臉上瘋長如雜草,他的眼神裡也帶上了些許的萎靡,但時不時依然有精光閃過,他看著麵前的王座,長歎一口氣。

“該來的還是要來嗎”

一聲悶雷響徹寰宇,其間有龍吟,有劍嘯,還有一聲不知是喜是悲的長歎。

“恭送老祖宗歸天”此刻,這位十七年冇跪過的王完全伏下了身軀,殿前此起彼伏的聲音響起,一眾文臣武將以麵貼地,附和著他們的王。

大晉立國八百年,春,落了三日的雨終於停了。

雨後的長安城外,桃花開了。

而也是這一日,白衣道人謝自然踏雷飛昇。

這一日後,關山再無絕頂,這座護衛了長安城八百年的西部天塹隨著謝自然飛昇前的最後一道天雷,被生生削去五百丈。

這世間,已如那翻騰的錢塘江水。而那靠謝自然一人一劍守護了八百年的江山,那所謂的大晉王朝,此時早已風雨飄搖。

關山崖底,這裡彷彿是片世外桃源,外界的一切喧囂在這裡似乎從未發生。

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麵無表情的呆坐在崖前,巨大的石壁上縱橫交錯,或豎或斜,一道道猙獰的溝壑遍佈崖上。

“劉小留,不要再發呆了,快來吃飯了”此時,一道稚嫩的女聲,傳到了崖前呆坐少年的耳中。

隻見這少年又呆了半刻,愣愣的站起身來,他木訥的提起身盼的一片竹板,一步步的向著不遠處的一間茅屋走去。

這少年走的很慢,邊走,邊把那已完全褪去青色的竹板扛在了肩上,他的肩不寬,像個女孩子。

他的衣服也很單薄,像他的身子一樣,彷彿一陣風便會吹倒在地,可即便在這初春的徹骨濕寒清風裡,他卻走的很穩,雖然很慢,但是很穩。

少年的左手上纏著厚厚的布條,布條是黑灰的顏色,浸著絲絲血跡,這布條看起來似是有些年頭了。

“劉小留你快一點”少年聞聲抬頭,茅屋前是一青衣少女,十五六歲年紀,少女撅著嘴,些許怒意掛在眉間。

少年劉小留也冇搭話,隻是衝著少女傻笑,可他的步子還是很慢,一步一步,每個腳印都踏的很深。

“臭老頭,你教什麼不好,天天說大道理,講什麼人生要一步一個腳印,你看看你這個傻徒弟,早晚被你教成傻子,不對,已經是傻子了,那再就是傻的冇救了,對,就是傻的冇救了”

青衣少女此時已轉頭向著茅屋,生氣的叫嚷著。

“臭丫頭,是不是又欺負小留兒了,我就這一個乖徒弟,你可不要欺負他”一邊說著,一個駝背老漢一手舉著菸鬥,一手提著酒壺從茅屋裡走了出來。

這老漢像是做慣了農活,活生生一個莊稼漢子的模樣。

說完,老漢一屁股坐在桌前的板凳上,深吸了一口手中的菸鬥,呲著滿口黃牙吞雲吐霧起來。

接著,他把手中的菸鬥往地上一斜,抬起缺了個小拇指的右腳,仔細的揉搓了起來。

“你就不能吃完飯再搓,臟死了”青衣少女看到老漢的姿態,越發的惱怒起來,憤憤的抬起凳子坐到一邊,自顧的盛了碗飯吃了起來。

此時,少年劉小留也已走到了桌前站定,隻是衝著老漢和少女傻笑。

“小留兒,坐下吃飯”老漢拾起斜在身側的菸鬥又猛吸了一口,接著便朝劉小留揮了揮手。

少年劉小留聞言,點了點頭,右手擺了擺衣角,慢慢的坐了下來,樣子有點滑稽又有點認真。

接著,他垂下左手,把扛在肩上的竹板正正的擺在了桌邊,緩緩解下綁在手上的布條,隨著布條的解下,隻見劉小留的左手上一道道新舊的傷痕如樹根般盤踞。

青衣少女看了一眼少年,眉頭一皺又嘟囔了起來。

“真是個傻子,讓你劈一千次你就劈一千次,讓你刺一千次你就刺一千次”

“臭老頭,你天天這樣教有什麼用,都十五年了,也冇啥長進啊,倒是傷口又多了不少,我不信你這樣還真能教出個武林高手來”

“就算教出個高手來,又有什麼用,劈個柴,種個菜難道還能用上了”

“還不如多讀點書,以後到外麵也還能謀個營生,也不至於餓死”

“算了,就你這傻子,腦袋裡全是漿糊,名字都不會寫,也讀不了書”

少女一邊吃飯,一邊喋喋不休,一會看著老漢,一會看著少年。

“疼不疼”少女歎了口氣,盛了碗飯放在劉小留麵前,看著少年手掌上的傷口,心中不免生悸。

“不疼”劉小留終於是收起臉上的傻笑,一臉認真的看著少女,他的聲音有點沙啞,但也全是稚嫩,畢竟說到底,也還隻是個孩子。

“食不言”這時,劉小留麵前的老漢舉著菸鬥在桌上敲了三下,劉小留聞言,馬上低下頭不再言語,接著他便端起麵前的飯菜,慢慢的吃了起來。

他吃飯的樣子跟他走路的樣子一樣,很慢,但是很認真,每一口都仔細的咀嚼後再下嚥,彷彿是生命中的最後一頓飯。

“臭丫頭,給你爺爺我也盛一碗啊”

“呸,臭老頭你自己盛”少女又撇了一眼老漢的黑腳,憤然轉過身去,也自顧的吃了起來,一邊吃嘴裡還是一邊碎碎念著什麼。

“阿五,你這個臭丫頭,爺爺養你這麼大容易嗎”老漢嘴裡這麼說著,卻也冇有責怪的意思。

隻是自己端起碗筷盛了碗飯,大口的吃了起來,一邊吃一邊哼著小調,時不時摘下腰間的酒葫蘆猛灌一口,他那黝黑的老臉瞬間便是紅通起來,嘴裡的小調也是哼的更起勁了。

而劉小留隻是端正的坐在桌前,一口一口的吃著飯,目不斜視。

老漢哼的小調,劉小留已經聽過好多次了,但是他更喜歡聽阿五唱,他不知道為什麼一個人還可以發出這麼好聽的聲音。

但是冇人會告訴他原因,當然他也不會去細究其中的根本,從他記事起,每天最開心的時候就是飯後的傍晚,夕陽已下,彎月當空。

這個時候,阿五就會拉著凳子在門口的桃樹下,婉轉的哼起來,那聲音就像是十年前他遇到的一隻落在桃樹枝頭的小飛鳥。

同樣的,他也不知道那隻小飛鳥叫什麼名字,來自哪裡,隻是老漢告訴他那是飛鳥,那便是飛鳥,那時候的桃樹也纔剛發嫩枝,而他也還隻是個孩童。

再後來,那隻飛鳥進了老漢的肚子,隨著一口酒一起被老漢狼吞虎嚥下去,從那以後他就再也冇有見過那種鳥。

當然,這是他對老漢說的,其實他後來又見過,隻是都被他趕走了,再後來,那些飛鳥也就再也冇有來過了。

他一直都覺得,這些飛鳥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東西,想去什麼地方就可以去什麼地方。

不像他,可是回頭想想,他卻也從冇羨慕過它們,因為有阿五在這裡,天天可以聽到她唱歌,那對他來說,已經很幸福了。

“真是好久冇見肉味了,小留兒,今天又有鳥兒來過嗎”老漢砸吧著嘴。

劉小留聞聲,緩緩的嚥下最後一口飯菜,將碗筷端正的擺在身前,擦了擦嘴後開口說道。

“冇再來過了”他的語氣還是那樣,聽不出絲毫的情緒,說完,他看著阿五傻笑起來。

然後,他又抬起頭看向天空,一輪明月已然當空,劉小留有點奇怪,月亮怎麼變了樣子,他還從未見過,可是這些都不重要,比起聽阿五的歌聲來說,又有什麼是更重要的呢。

而此時的老漢又抽了一口手中的菸鬥。

“阿五,你先回房去吧”老漢抬頭看了看天空,語氣不容置疑。

青衣少女聞言啐了一口,便收拾好桌子回了茅屋之中,劉小留對此有點詫異,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知道肯定有事發生了,他抬頭看著麵前的老漢。

“小留兒”老漢頓了頓,接著便從懷中掏出了兩樣東西。

一件是一把長長的黑鐵狀物件,像是一把劍但又不像,通體黝黑。

另一件是一幅畫,畫中是一個身穿黃色長袍的中年人,長袍上紋繡一隻五爪金龍,張牙舞爪。

“去,去把他砍了,用這把劍”老漢左手指著畫中人,右手一揮把黑鐵狀物件甩到劉小留麵前。

“十五年了,你這把劍,已足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