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宗才學過人,聞言立馬就想起一個典故。

“老師是說莊子說劍之中的天子之劍?”

“正是!”

林平之道:“……直之無前,舉之無上。桉之無下,運之無旁。上決浮雲,下決地紀。此劍一用,匡正諸侯,天下服矣!”

“老師竟會天子劍法?”哲宗有點驚訝。

“不會!”

“呃?”

林平之笑道:“雖然不會,但為師擅長劍道,知曉原理,創一門也不是難事。你考慮考慮,看是學天子之劍,還是學天子龍拳?”

“天子龍拳?”

哲宗默默咀嚼著這個名字,似笑非笑道:“想必老師也不會這所謂的天子龍拳吧?依舊要現創?”

“那又怎的?為師隨手創一門武功,也在江湖頂尖行列。不過天子龍拳這個名稱,為師也就隨口一說。天子之名為師卻是不太認同,人王就是人王,叫什麼天子!真要說皇帝是老天的兒子,那就不會有滅亡的國家了。”

“老師說的是。天子之名不過是周天子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強加於自己的身份,也就湖弄湖弄那些不讀書明理的愚民。”

這種手段雖然俗,卻很有用處。每一代帝皇都自詡真龍天子,開國之祖更要強行給自己安排一段神異之處在身,以示自己與眾不同。

證明隻有自己這樣的人,纔有資格開國做祖登基禦極,凡夫俗子不要妄想。

以此鞏固自己的地位!

“你好好想想,看學哪一種,為師也好早日給你創出來。你築基完成之後,就可以修行。”

哲宗沉吟半晌道:“還是學拳吧,我每日帶著劍,做事不方便。太祖他老人家,拳棍雙絕,我學拳正合適。”

“好吧!”

林平之點頭:“那為師就為你創造一門人王拳!”

“老師費心!”哲宗謝過。

林平之含笑道:“創造武學對為師也有好處,一門武功的成型,就是將自身的積累化為現實,也是增長智慧的一種。你替為師安排一個僻靜之地吧!”

哲宗點頭:“我會替老師安排好!正好老師要恢複功力,皇宮中的珍貴寶藥也一併送過去。”

“也好!”林平之頜首。

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麼又問道:“……對了,皇宮中有冇有異鐵?”

“這些物件皇宮中不缺,老師有需要,我安排人送一些過去。”

林平之笑道:“你家大業大,為師也打打秋風,你有四位同門修煉兵器一道,需要幾柄趁手的兵器,有異鐵為師就替他們鍛造出來!。”

哲宗恍然道:“小事一樁,包在我身上,就當是給幾位師兄的見麵禮。”

兩人將眼下的事安排好,又開始就向天下人傳授武學一事,開始商議。

“老師,大宋與士大夫共天下,即便我身為帝王,朝堂之事也不能一言而決。想要達到目的,恐怕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哲宗想到目前的局勢,不由歎息。

朝堂之內黨爭厲害,就算自己是皇帝也要束手束腳。

“無妨,為師近日會嘗試創造適合軍隊修行的武學,先將大宋的軍隊練出來。有了可以倚仗的實力,你便可以逐步提升武將的地位。隻要朝堂不在是文人的一言堂,你自然能慢慢將權利集中在自己身上。傳授武學之事,為師會讓真武殿逐步推進。時機一到,朝堂參與就可以成立學院,推行天下。”

“糧食之事,也刻不容緩,為師會抽時間去一趟,將那幾樣高產作物帶回來。到時候便趁著推行這幾樣農作物的時機,夾雜幾門提高農產的武學,一併推行。”

哲宗思索半晌眼前一亮:“妙策!這幾樣東西若真能使天下人飽腹,誰敢阻止,定會被悠悠之口噴死。”

林平之接言道:“百姓嚐到了甜頭,你就會成為他們心目中的聖君。屆時你想做的事,天下百姓都會大力支援。”

兩人接著商定細節,時間很快就到了晚上。

哲宗令禦膳房傳膳,用過飯食,又為林平之安排了一間宮殿。

夜深!

哲宗一人端坐禦書房!

麵前擺放的奏摺他已無心批閱,他的眼神似也隨著殿中搖晃的燈火飄忽。

次日早朝,朝堂震動,聲勢波及天下。哲宗趙洵冊封真武殿主為帝師,擇良辰吉日,定下師徒名分,反對者寥寥無幾。

這次,對反對者哲宗完全不加理會,直接乾剛獨斷。

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反對者也未堅持,很快罷休!

群臣耳目極廣,昨日林平之飛天而來的詳情,早已擺在他們桉塌之上。心知今日朝堂必有大事發生,對此並無多大意外。

那幾個反對者,也隻是他們推出來試探哲宗反應的棋子。

哲宗如此堅持,無疑證實了這個訊息的可靠性。

在江湖上大肆傳播武學的真武殿主,是人間仙人,有飛天遁行之能。

大宋崇道,篤信仙人之說。群雄中即便頑固之輩,此刻也不敢擅自妄為,得罪仙家!

而昨日華山下,親眼見證真武殿主禦劍飛天而去的江湖人,也將這個訊息傳播出去。

一傳十十傳百,月餘時間,連天下百姓都知道了這個訊息。

私下議論紛紛。

更有傳言,真武殿主傳播武學,是要為天下人開辟長生之道。大宋得其青睞,即將福澤萬世。萬民也要因此受惠,過上衣食無憂的好日子。

越來越多的懸乎傳言,竟讓原本風雨欲來的江湖,詭異的恢複了平靜,流血殺戮大為減少。

人人都憋著一股勁,瘋狂修煉從真武殿中抄錄的武學。

為日後的長生之道做準備!

朝露殿!

哲宗為林平之安排的閉關之地!

兩個看門的侍衛,小聲議論。

“老弟,帝師他老人家這是在乾嘛啊?最近不是聞到陣陣藥香,就是叮叮噹噹的聲音。”

“帝師可是仙人,想必是在練仙丹吧!”

“……嘿嘿,要是我們能有幸見識一下仙丹……”

“老哥你可彆胡思亂想,我們能為仙人守門,已經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老弟……我又不傻,隨口說說而已。”

“最好提都彆提,可彆冤枉丟了小命!”

……

時間一晃,過了一月。

這天,朝露殿大門無風自開!

二個侍衛正驚疑間,一道聲音從殿內傳來。

“……二位能否替我將陛下請來?”

兩人對視一眼,慌忙俯身下拜道:“謹遵帝師之命,我等即刻去請陛下!”

……

“老師,何事喚我?”匆匆而來的哲宗皇帝,俯身拜道。

二個多月未見,趙洵的精氣神徹底變得不一樣了。往日隻有皇家貴氣,此刻卻已經有了幾分帝皇威嚴,說話中氣十足,神采奕奕。

林平之打量了他一眼,笑道:“不錯,已經開始煉精化氣,凝練出了真氣。正好,你的武學已經創造出來了,很快就可以著手修煉。”

又囑咐了一句道:“切記築基之法也不可放鬆,這門武功能溶於根基之內,對你修行有極大幫助。”

隨即就將為其創造的武功,傳授給了趙洵。

“人…王…拳!”

趙洵感受著腦海中的武學知識,輕輕念道。

“這門武學吸收了莊周天子之劍的精義,以江山社稷為拳,王者之心為力,乃是純正的帝皇武學。不求其形,隻求其意,非有包羅天地的雄心,不可習練。”

“我非帝皇,不能指點你如何領悟拳意,隻能告訴你路子。”

“請老師指教!”趙洵道。

“說難也難,說易也易。坐金鑾,掌玉璽,納江山社稷入胸,萬民之願入拳,心氣越高,拳意越盛!”

“一拳可令山河動盪,一拳能造萬世昇平,拳非拳,拳是權!”

“出拳就是出權!”

“第一式,坐金鑾江山在握!”

“第二式,山河動拳傾天下!”

“第三式,君王令生殺予奪!”

“此功不需苦練,隻需一顆包羅天地的雄心,隻有雄才大略的君王方能練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