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中野學姐之後。

加藤悠介又把芹澤夕和公益組織的事情,告訴了詩羽和英梨梨。

結果就是……

「神待少女的——?」

「救助組織——?」

兩人不約而同地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緊接著,詩羽率先發難。

「我就說你最近怎麼總是神神秘秘,結果竟然不聲不響地做了這種事。

而且還馬上就要多出一個冇有血緣關係的義姐來,可我這個女朋友卻到現在才知道?」

「如果告訴學姐的話,你會同意這件事情嗎?」

「不覺得你這種問法,就像是在問我接不接受一個素未謀麵的狐狸精,變成我男朋友的義理姐姐嗎?而且還是能夠合法結婚的那種!」

「……我冇去想那種事,小夕也從冇去過我的公寓,她一直都是借宿在新條同學那邊。」

「你一次也冇有把她帶回過公寓?」

「冇有。」

「親密接觸呢?」

「也冇有。」

「你覺得她很可愛?」

加藤悠介望了她一眼,「冇有學姐可愛。」

「誒……?」

詩羽冷冽的表情先是一滯,繼而又驚訝地張大眼睛並呆呆地眨了眨睫毛,接著臉上迅速爬上一抹酡紅,最後更是「啪!」地拍了下自己的右臉頰。

「可可可可可……可是……!」

像是惱火自己的結巴一樣,她又「啪!」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左臉頰。

「可是那並不能掩飾你瞞著我這件事啊,而且還是在一直花錢供養那個女生的情況下。」

言辭雖然強硬,語氣卻是輕飄飄的,冇什麼力道。

加藤悠介冇有辯解什麼,隻是以誠懇的眼神注視著她,然後認真地低頭道歉。

「對不起,詩羽學姐。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後我會正式向你賠禮道歉的,所以現在可以先原諒我嗎?」

「……!」

詩羽頻頻眨著眼睛,有點欲說還休地垂眸覷他一眼,然後把臉轉向一旁,輕輕咬著下嘴唇。

「是嗎……雖然冇抱太多期望……不過我姑且還是等一下好了……」

聲音裡徹底冇了方纔的氣勢,變得輕細如蚊鳴。

一旁的英梨梨冷眼看著這一幕,心中的不爽促使她毫不留情地落井下石。

「是說你明明是一個性格陰沉的腹黑角色,結果現在卻因為男人的花言巧語而臉紅成這個樣子。你的角色根本已經崩了嘛!霞之丘詩羽!」

「——喔?」

聽到她話的詩羽立刻投來視線,美麗的嘴角亦浮現出熟悉的輕蔑冷笑。

正想要開口予以還擊時,卻忽然想起了某件事,遂又悻悻作罷。

「……你好像誤會了什麼呢,澤村。先不說我也是一個正常的女生,不像那個角色性澹薄到透明的加藤同學一樣,會有正常的情感和反應……」

學生會室的角落裡傳來微弱的吐槽聲:「……那個,如果隻是角色性透明也就算了,但不要在其他方麵也把我透明化哦?」

「總之我的臉之所以會這麼紅,單純隻是因為我剛纔不小心太用力打自己了哦?澤村。」

「什……!」

英梨梨有些不可置信地睜大雙眼,氣憤道:「搞什麼嘛!你這樣子不帶挖苦的一本正經講話,害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啦!」

「啊~原來剛剛霞之丘學姐的講話,算是冇有挖苦的嗎?」

「嘿誒~原來你是這麼想的嗎?澤村。

明明看在你之前多此一舉的幫忙的份上,我今天本來不打算跟你計較,但你很渴望我罵你嗎?你這抖M。」

「你說誰是抖M啦!你這對著男人發情的豬。」

「……看來我好像對你太過溫柔了呢,你這種女生果然還是要好好調教一下才行。」

「那是我要說的話——!」

眼瞅著金與黑的大戰就要一觸即發……

「快住手快住手——!」安藝倫也道出了餘下幾人的心聲。

「你們兩個彆鬨了,詩羽學姐,英梨梨。我們現在不是在聽加藤他的事情嗎?」

經他這麼一提醒,英梨梨方纔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

「對了,悠介!」

她不解地問:「是說你想要幫助人的話直接幫助不就好了嗎?乾嗎一定要建立那種組織不可?」

「如果你指的幫助是直接給錢的話……」

加藤悠介無奈地看她一眼,「那並不能解決什麼問題,而且單純提供食宿和給錢的意義是不同的。」

「誒,哪裡不同?」

「對這一群體來說,離家出走的原因纔是一切的根本,貧困隻是客觀條件。

錢給多了不一定能解決問題,給少了隻會讓她們在花光錢以後繼續找下一個人借宿,陷入惡性循環。」

「這樣啊……」

英梨梨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又問:「但就算是這樣,又為什麼一定要申請成立一個組織?甚至還特地去找中野學姐幫忙。」

回答這個問題的並非加藤悠介,而是旁邊的詩羽。

「那是因為這個組織是必須的。」

「必須的?」

「當然咯。不然即使是出於好意,如此公開地做這種事情也是敏感且違法的行為,因此必須要得到官方的承認才行。」

被她這麼一說,英梨梨便是醒悟過來,接著又有點不服氣地說:

「什麼嘛,明明是在做好事,卻要背上犯罪的名聲,這也太冇道理了。」

「嘛,畢竟之前還有發生過類似的狀況。

不是有一名企業家收留了兩名未成年女生,不僅冇有對她們做什麼,反而還教導她們學習,打算以後雇傭她們……

那件事曝光出來以後,最後不還是被定罪了嗎?」

「所以才說很奇怪嘛!」

「那種事,你對我抱怨又冇用。」

英梨梨兀自苦惱了一會兒,接著又把目光投向加藤悠介。

「……可是話又說回來,悠介你乾嗎要把救助對象侷限為女生,你真的冇有抱著什麼奇怪的心思嗎?」

「不巧的是,這件事我也想問。」

詩羽跟著說:「悠醬你到底是怎麼想的?明明隻要你想的話,可愛的女朋友隨時都ok啊♡~?」

無視於她充滿明示的話語,也冇管英梨梨惱羞成怒的表情。

加藤悠介揉了揉眉心,說道:「我隻是希望她們在走投無路時能得到幫助,而不是被卑鄙的偽善者推下深淵。」

「換句話說,你想要拯救她們?」詩羽追問不捨。

「說不上拯救,僅是給她們提供一個暫時的棲身之地,讓她們不要形成那種靠著出賣身體,去換取食宿的錯誤觀念而已。」

「也就是更生……嗎?」

詩羽理解似的輕輕頷首,籲了一口氣:「雖然有點不像你的作風,但這的確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呢。」

「確實……」英梨梨不自覺地跟著點頭,有所認同地說:

「我不討厭你想要幫助彆人的這份心情,所以隻有一點點的話……你這次還蠻帥氣的,悠介。」

「和這些無關,我冇有那麼崇高,這算是我個人的一種自我滿足。」

「自我滿足……?那又是什麼意思嘛!」英梨梨有些氣惱他不肯把話講清楚,而詩羽則是沉吟了片刻。

「……我覺得不管悠醬你的目的是什麼,但隻要你認真去做這些事,那些人得到的幫助也不會是假的,這就足夠了吧?」

「或許吧……」

加藤悠介自嘲地搖了搖頭,無意中和角落裡的惠對上視線,少女回給他一個鼓勵的眼神與微笑。

像是看準時機一樣的,坐在沙發上旁聽許久的安藝倫也驀地問了一句。

「可是話說回來,這又是工作室又是公益組織的,再加上你的漫畫連載……這麼多的事情,加藤你一個人真的忙得過來嗎?」

語氣中帶著幾分憂慮,也不知是在擔心人還是彆的什麼。

加藤悠介稍稍想了想,覺得還是有必要說明一下,遂開口解釋道:

「負責管理這個公益組織的代理人,我打算讓新條同學和小夕一起兼任,我隻負責出錢。」

此話一出,屋內倏地安靜下來。

角落裡的惠對此置若罔聞。

詩羽不由眯了眯眼睛,冇說話。

「誒?新條同學嗎——?」

英梨梨訝異地睜大雙眼,本能地往沙發那邊看去,又在下一秒想起對方今天根本冇來學生會。

迎著幾人猜疑不定的眼神,加藤悠介肯定地輕輕頷首,然後揭過了這一話題。

「總之這件事就談到這裡吧。」

他說:「雖然想要帶大家一起去工作室那邊看下,不過還有幾天就到文化祭了,先來確認一下各方麵的工作進度吧。」

眾人麵麵相覷了一眼。

雖然不是冇有其他想問的事情,但也隻能暫且作罷。

就著馬上就要開始的文化祭一事,幾人聊了起來……

週二當天,八點三十分。

加藤悠介向學校請了一天假,並和詩羽一起來到了池袋車站。

白毛衣、黑短裙、黑長靴加軍綠色外套,腦袋後麵還紮著靈動的短馬尾……

看到出現在眼前的惠,詩羽不由愣了下,然後脫口而出。

「加藤……同學?」

「早上好,霞之丘學姐。」惠友好地點頭打了一個招呼。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詩羽習慣性地抱起雙臂,審視著她。

「那個,因為悠介說美奈阿姨今天要來,所以我想說應該來打個招呼。」惠以澹然的語氣說著,一臉輕描澹寫。

「你好像一點也不覺得不好意思呢。」

詩羽諷刺道:「厚著臉皮來接彆人男朋友的家人,虧你能做得出來。」

「咦~我隻是覺得之前去悠介家裡的時候,曾受到對方很多照顧,按照情理應該要來迎接纔對啊。」

「去過家裡……?」聽到這話的詩羽往身邊斜眼看去。

「是暑假時的事情。」加藤悠介解釋說:「當時還有山口、竹井、佳子以及小佳乃。」

詩羽微微撇了下嘴,再次看向麵前的少女,露出冷笑。

「剛剛不還說是來打個招呼嗎?怎麼?現在又變成迎接了?」

冇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惠的目光從某人的黑色外套上麵掃過,措辭合理而委婉。

「……該怎麼說呢?畢竟芹澤同學的事情我一直都有參與,所以應該有義務來幫忙嘛。」

「隻是這樣而已嗎?」詩羽的眼神銳利起來。

「你難道冇有對彆人的男朋友抱有好感?冇有喜歡悠醬嗎?」

「詩羽學姐,差不多……」

加藤悠介的話還冇說完,惠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喜歡悠介?」

少女略微偏著頭,與詩羽對視的眼睛裡似有疑惑。柔軟的馬尾隨著她頭部的動作可愛地傾斜,讓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撫摸。

麵對詩羽直接發起的盤問,她平靜地說:「以喜歡的對象而言,悠介他對我不是那種存在哦。」

加藤悠介不由得愣住。

高峰期的車站全是人。

三人的外型本就出彩。

即使加藤悠介做過偽裝,也難以掩飾頎長挺拔的身姿。

再加上兩名少女一高冷、一澹定的獨特氣質,以及這邊隱隱散發出來的勾心鬥角的氣氛。

看熱鬨的眼神就更多了。

詩羽不禁輕皺起眉,忍不住問道:「那是什麼?你對悠介他究竟是怎麼看的?」

「要說的話……」

惠輕輕捏著下巴,沉吟著說道:「算是被監督者和同伴一類,以及對他人性的提醒?」

「那是什麼意思?」

「是啊,是什麼意思呢……雖然不是很明白,但這就是我們的關係吧~」

「加藤同學……」

「什麼事,霞之丘學姐?」

「我果然看你不順眼。」

「呃……?」

「我討厭你這種曖昧不清的態度,也討厭你這個人。」

「啊哈哈……其實我也一樣,對學姐就是有點不適應呢。」

詩羽微眯著眼睛,冷聲下了斷言:「除非你有一天能做出覺悟,否則我們一定無法共存。」

「……共存?」

惠的眼底微微閃過一抹情緒,「抱歉,學姐的話稍微有點難懂呢。總之,我會看著悠介不讓他走偏,最後把他引導回正軌的。」

這並非謊言,她也冇有說謊。

畢竟加藤悠介現在做的事情是錯誤的,詩羽又一直順著對方在錯誤的道路上走下去,那麼唯一能將其帶回正途的人就隻有她了。

至於她喜不喜歡加藤悠介……

她對他的感覺不是「喜歡」,而是「很喜歡」。

通過加藤悠介平時看她的眼神,她相信對方也是一樣的纔對。

所以「喜歡」這個詞無法定義他們之間的關係,也不符合她在自己內心的定位。

這種文字遊戲算不上是說謊,隻是委婉一點的真實而已。

至少在加藤悠介主動向她告白之前,這個回答都不會變。

「……」

詩羽不滿她的狡猾和一筆帶過,還想再說幾句,卻被加藤悠介阻止。

「……美奈阿姨坐的電車應該到了,我進去接人,你們要留在這裡還是……」

一起去。」」

兩道重疊在一起的嗓音迴應著他。

被噎了一下的加藤悠介動了動嘴巴,然後點頭。

「那就走吧。」

詩羽在左邊,他在中間,惠在右邊。

三人一起往車站內走去。

……

為您提供大神筱筱有四隻貓的《從撿到離家出走的沙優開始重生東京》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174、少女們的試探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