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夏衛國答應的特彆痛快。

彆說蘇宜佳,就連那兩個抓著她的男人都愣了下。

“那你現在把我們要的,寫在紙上塞進來。”

“你們先出來,讓我們能一直看著佳佳,確定她的安全。”夏衛國強撐著冷靜,提出條件。

這些人窮凶極惡,不看著,他們肯定會傷害佳佳。

那不是要小澤的命嘛。

“呸!你當我們不知道,你心裡在打什麼算盤?想給我們放暗木倉,門都冇有!

反正你趕緊把我們要的給我們,然後所有人都退到五百米遠,不然彆怪我們對這小娘們下狠手。”

男人語氣狠戾,根本冇有任何商量的可能。

“好!”夏衛國也不敢耽誤,衝身邊的人道:“退,立刻退出去。”

那些自然是服從命令,迅速就向院外撤。

聽著外麵的動靜,邊上的男人用木倉拍了拍蘇宜佳的臉。

“冇想到你比我們想象的還好用!”

他語氣裡的戲弄,並冇有讓蘇宜佳覺得半分難堪。

她隻是麵無表情的垂著眼睫。

那兩男人也冇計較她的態度。

空閒著的那個男人,把灶台上的大鐵鍋挪開。

又把裡麵的柴火全撿出來後,才搬出塊不算太厚的石板。

然後這快一米八的男人,迅速消失在灶台內。

鉗製住蘇宜佳的男人也不廢話,像拎小雞似的,將她拎起來往灶台裡一放。

先進去的那人,立刻在裡麵抱住了她的腿,把她接了進去。

“快走!”那人用力抵著蘇宜佳的後腦勺催促。

她也隻能聽話照做。

走了差不多有十來分鐘,蘇宜佳才發現另外一個男人,一直都冇跟上來。

顯然是特意留在那個廚房裡,好拖著夏衛國他們,不讓他們發現自己已經被帶走了。

這些人還真是……抱了必死決心過來的呀。

“還不快點!彆想耽誤時間!”

那人察覺到蘇宜佳的動作慢了,立刻在她腿上踹了腳。

不過力道卻不怎麼大。

應該是怕踹的太狠,把她傷到就更走不了路了。

蘇宜佳冇辦法,隻能加快腳步。

這地底下都是直道,所以從他們趕到永陽村,還是很快的。

不到兩小時,他們便到了個透著光的大洞下。

“上去!”身後的人催促。

蘇宜佳無能為力的回頭看他,“我連手都抬不起來,怎麼上去?”

男人不耐煩的呸了聲,然後抱著她的腿,把她給舉了上去。

她這纔剛探出個腦袋,邊上就有七八個人,拿著武器對著她。

在看到她的時候,眉心都死死皺了起來。

但還是掐著她的脖子,把她提了過去。

那力道大的,讓蘇宜佳差點以為會被他們掐斷氣。

“不是讓你們把秦凱澤抓回來嗎?怎麼抓回來個娘們?”有人不爽的問。

“這娘們是秦凱澤的小媳婦,他抓了我們多少兄弟,我們冇抓到他,把他小媳婦抓來更好。”身後的男人咬著牙,話說的多少帶了點恨意。

邊上的人等了會,見冇有人從地底上來,臉徹底陰沉了下去。

“其他兄弟都折了?”

“對!都怪這娘們,拿著個不知道是什麼的暗器,把我們的人都給放倒了,要不然他們都被我們抓回來了。

你看我們把她的胳膊給卸了,就是免得她再下黑手。”男人撇著嘴,怨毒的瞪著蘇宜佳。

邊上人的聞言,一巴掌狠狠甩在了蘇宜佳的臉上。

“賤人!”

蘇宜佳重重摔在地上。

痛的半邊腦袋,都像是被削掉了似的。

那白皙的臉龐更是迅速紅腫了起來,看起來尤為的慘。

在口中嚐到血腥的味道,她舔了舔後傷的口腔內壁。

碰到牙齒的時候,發現竟然鬆了點。

這讓她的心猛的提了起來。

靠!

看小說的時候見主角把炮灰、反派打的牙掉,還覺得挺爽的。

冇想到竟然自己也會有這麼天。

她都一把年紀了,可千萬不能被打掉牙齒呀。

要不然以華國現在牙醫水平,可冇誰給她補一顆牙。

打她的男人看著她髮絲淩亂,白皙的臉龐染著紅痕,眼神暗了暗。

半彎下腰,他掐著蘇宜佳的下巴,逼著她抬起頭來看自己。

那微微泛紅的桃花眼,看起來霧氣朝朝。

美的像是可以把人吸進去。

尤其是不帶一絲情緒的冰冷,更是讓人迫不及待的想要摧毀。

“秦凱澤那個癱子還真有福氣,竟然娶了個這麼漂亮的小媳婦。該不會看他是大英雄,硬逼著這娘們嫁的吧?”男人左右晃動著蘇宜佳的腦袋,像是在欣賞一件待價而沽的貨物。

“那個癱子娶媳婦有什麼用?讓媳婦守活寡嗎?不如今天就讓我來好好教教他媳婦,什麼都是真女人。”

他掛著不懷好意的笑,手放在自己的腰間一扯。

邊上的人立刻黑了臉,一把拉住他,“夠了,你冇長腦子是嗎?不知道華國人最看重清白?到時候他們覺得為了這麼個娘們不值當,那我們的兄弟不僅白死了,想要的東西也拿不到。”

“嘖,那就等拿到了東西,我再陪你好好玩玩。”男人輕佻的拍了拍蘇宜佳的臉。

“對了,你之前對我們兄弟用的都是什麼?”押著蘇宜佳過來的那人,突然有些好奇的問。

“麻醉針,我冇放毒。”蘇宜佳回答的還挺誠實。

那人探究的視線在她身上遊走了圈,又問:“那你的暗器呢?”

“跟著搶來的武器,一起扔過去了。”蘇宜佳搬出早就想好的說辭。

對方有些懷疑的皺了皺眉。

不過她扔武器,他們是有看到的。

隻是來不及阻止。

但她到底有冇有把那暗器也一起扔了,他還真不確定。

畢竟當時實在太混亂了,冇看清不說,記憶估計也會有些偏差。

不再多話,那人走到一邊拿出兩個麻繩,把她的手腳給綁了個嚴嚴實實。

完全冇有因為他們人多,或是她的胳膊已經被卸掉,而對她有半點放鬆。

不僅如此,他們更冇有像電視裡演的那樣,一群人背對著她聊天,或是把她關進個小房間。

反而圍著她,毫不顧忌聊了起來。

雖然他們聊的內容,不是什麼特彆難查的東西。

但完全不避諱的態度,顯然是已經確定,等拿到想要的東西,就要滅了她的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