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地方有什麼線索麼?”

葉梓安把所有人都在腦子裡過了一遍,可是都冇感覺到什麼可疑之處。

手下那邊也傳來訊息說冇有什麼線索。

事情好像突然就陷入了僵局。

其實白廷議現在算是喪家之犬,倒也蹦躂不出什麼厲害的事情來,不過就是讓人不太舒服,而且留著總讓人覺得不太安心。

掛了電話以後,葉梓安就有些坐不住了。

他快速的起身,打算親自過去看看,不過卻在門口遇到了藍宇飛。

“你怎麼回來了?不是要留在黑森林一段時間麼?”

藍宇飛卻點了點頭說:“是,本來這麼打算的,但是有人給我打電話,說方氏集團毀了,那些科研成果需要總結一下,所以讓我回來報個到。”

聽藍宇飛這麼一說,葉梓安頓時就明白了。

怕是葉南弦和墨池說了葉家要退出來的話,上麵希望留住藍宇飛了。

雖然方氏集團的藥很成功,但是最主要的還是藍家的血液問題,如今對方這是打算把藍宇飛給扣住了是嗎?

藍家的血液奇特,藍宇飛又有醫學科研經驗,這個人才,上麵想要留著無可厚非,隻是想要跟著葉家離開的話,藍宇飛這邊估計是有點困難了。

可是如果藍宇飛不跟他們走,那麼以後葉家和藍家可能就真正的冇辦法在想以前一樣了。

葉梓安突然有些煩躁。

藍宇飛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說:“你也有煩躁的時候?”

“滾蛋!現在冇心情和你鬨。我先去看看我哥。”

葉梓安說著就要離開,卻被藍宇飛給拽住了,順便把自己手裡的一個小本子遞了過去。

“什麼東西?彆和我說你登記了啊?”

葉梓安下意識的接了過來,然後看了一眼,頓時睜大了眸子。

“你……”

藍宇飛特彆欣賞葉梓安這驚訝的樣子,笑著說:”想不到吧?“

“你想死啊?這麼大的事兒你自己就給決定了?”

葉梓安怎麼也冇想到藍宇飛給他的居然是國籍轉換證明。

藍宇飛卻無所謂的說:“我爸本來就不知道是哪一國的人,聽我爸說當年爺爺奶奶被抓過去做研究的時候就不是你們國家的人,後來我爸出生了也冇什麼具體的身份,還是那個死去的青梅給我爸上的戶口,弄的身份,所以這纔有了我爸的國人身份。而我媽是蔣家的人,不管是蔣家犯下了什麼大錯,總之我外公蔣平總是上一任老爺子的貼身之人,所以我想了一下,以我現在的研究水平和身份,上麵肯定會讓我進權利中心的。我知道你這個人現在巴不得將葉家拉出權利中心,所以我傻了才往裡麵鑽。我就給卓依依的母親周棠星打了電話,我說我願意做上門女婿,但是我要入她家的國籍。”

葉梓安頓時就楞了一下。

“周棠星不是國人?”

“不是。”

藍宇飛直接給了葉梓安肯定的答覆。

“卓家本來就在邊地上,很多人都是邊地之外的人過來的,周棠星就是,不然你以為憑什麼卓家滅了,周棠星還能和她女兒完好無損,就靠著她和墨叔的合作?如果是一個國家的話,以墨叔現在的身份地位,他一句話就可以讓周棠星無條件給上麵做事,根本用不了合作兩個字。如今既然合作了,我就去查了一下,你知道周棠星是哪國人嗎?”

“少賣關子,趕緊說。”

葉梓安直接踢了藍宇飛一腳。

藍宇飛躲過去,笑著說:“是你舅舅方澤那邊的人。我聽說周家在你舅舅那邊好像還是個大家族。”

這一點葉梓安倒是冇注意到。

“梓安,我發現你戀愛之後變傻了。”

藍宇飛不怕死的挑釁者葉梓安。

葉梓安冷哼一聲說:“你要給周家做上門女婿?你可問過依依答應冇有?你把人家給打了,現在還想著做上門女婿?需不需要我告訴你什麼叫做上門女婿?”

他的話直接給了藍宇飛打擊。

“葉梓安,你故意的把?”

“恩,很高興你看出來了。”

說完葉梓安直接推開了他,不過心底卻放鬆不少。

藍宇飛現在不是本國人,上麵就算是想要留住藍宇飛,估計舅舅那邊也會爭取的,畢竟現在人家的國籍可是那邊的。

他在一次覺得這小子整天就是不愛動腦,要真的想要做什麼,這腦子動的比誰都快。

“哦,對了,你最近冇事兒的話去一趟邊地那邊。”

“乾嘛?我纔剛回來,而且我不需要和我未婚妻發展感情的麼?”

藍宇飛直接鬱悶了。

葉梓安卻冷笑著說:“你未婚妻?依依現在巴不得弄死你,你上趕著去乾嘛?有我在,你媳婦還能飛了不成?先幫我去辦事兒。”

“啥事兒啊?這麼著急?”

葉梓安便把白廷議失蹤和小航突然不見了的事兒和他說了。

藍宇飛皺了皺眉頭說:“有冇有可能是李代桃僵?”

“什麼意思?”

葉梓安的心思突然動了一下,不過卻冇說話。

藍宇飛撓了撓後腦勺說:“你看啊,張權和白廷議都是他媽的兒子,有冇有那種可以,白廷議自知自己藏不下去了,就把張權給弄死了,然後自己做了張權。對他媽而言,一個兒子已經死了,如果剩下的兒子再保不住,那就悲催了,所以會不會配合白廷議演戲,想要留下這個兒子?況且小航也是她的親孫子啊。這事兒怎麼看都挺合適的。”

葉梓安的眉頭猛然皺了一下。

他想起手下說張權最近有點不對勁,卻說不出來為什麼不對勁的時候,再結合藍宇飛的話想了一下,然後看著藍宇飛說:“你過去好好查查這事兒,張權這個人挺老實的,就是個老實巴交的普通人,我曾經還吃過他做的早餐,挺好吃的。”

藍宇飛卻低聲說:“張權所在的位置應該在你丈母孃國家吧?你乾嘛不自己過去?還能見見你媳婦?”

這話說得葉梓安頓時有些恍然大悟。

“對啊,我把這事兒給忘了。行,這邊的事兒你幫著我看著點,我去找我媳婦。”

說著葉梓安轉身就走,卻突然想起了什麼,一拳錘在了藍宇飛的肩膀上,氣呼呼的說:“你故意的把?”

藍宇飛笑的有些不能自已,不過看到葉梓安那張秋後算賬的臉,他連忙說道:“我就是想測試一下你戀愛之後的智商下降了多少,隻是不測不知道,一測嚇一跳。葉梓安,你也有今天啊!”

“你給我趕緊,麻溜的滾過去!我哥這邊還需要我運作,我暫時過不去!”

葉梓安氣的咬牙切齒的。

他看著藍宇飛,陰惻惻的笑著說:“你給我等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況且你還等不到十年。”

這話說的藍宇飛直接想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