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玩意?張啥?”李寶玉聞言一愣,看著張來寶問道,可張來寶氣鼓鼓地也不說話,李寶玉就下意識地轉身一看李如海。

這個事,昨天喝酒的時候,解家兄弟倒是冇再提過。

畢竟解家兄弟不知道張來寶家跟趙、李兩家的恩怨,就想著他們都是屯裡屯親的,萬一自己說錯話、得罪人,那就不好了。

見李寶玉一頭霧水,趙軍上前一步,小聲對李寶玉道:“昨天老解大哥他們開車來,進屯子看見這小子了,跟他打聽咱家道兒,這小子給人家指個差道,老解大哥說了,抓住他,就給他腿掰折了,插p眼子裡當燒雞賣。”

李寶玉一聽,一下子就樂噴了。

這解忠太有才了,罵人都那麼形象。

南方好吃鴨子,而北方好吃雞。

做燒雞的時候,雞爪、雞翅支棱著礙事,廚子會把兩個雞翅尖和雞頭彆在一起,還會把雞腿拐肘那裡掰折,然後將兩個雞爪塞進雞膛裡。

這樣一來,原本支棱八翹的燒雞,就成了大致的一個橢圓形。

這也就是解忠那句話的含義。

見李寶玉樂彎了腰,張來寶更生氣了。

他今早起來上茅房,遇到人以後,年長的,不是衝他搖頭,就是衝他笑。

而年輕的,有的直接懟他,說他辦事不地道,給人指差道,丟全屯子人臉。

更有甚者,還有不少人管他叫張燒雞。

張來寶有箇中意的姑娘,他每天都得去姑孃家門口轉一圈,這兩年風雨不誤,哪怕襠裡受傷也是如此。

可他今天一去,就讓姑娘給他一頓損,說他就算與趙軍再大仇、再大怨,也不能給人指差道。

在心上人麵前,張來寶硬是嘴犟不肯承認,可人家姑娘都說了,這事是李如海說的。

見張來寶還要頂嘴,姑娘直接來了一句:“彆看人家李如海歲數小,但從來都是有啥說啥,絕不胡說八道。”

最後,姑娘還奉勸張來寶,多跟李如海學學。

然後,張來寶的初戀就這麼結束了,他所有對愛情的美好憧憬與嚮往,都停留在了這個清晨。

正如行屍走肉一般往家走的張來寶,在看見吊兒郎當,滿屯子瞎逛的李如海時,瞬間甦醒過來,追著李如海就要打。

可他那裡的傷口,雖然早就癒合了,但那傷口疤痕增生了,卡巴襠連著大腿裡子鼓了一圈,走路、跑動都不舒服。

此時被李寶玉嘲笑,張來寶更是火大,指著李如海就罵。

罵人冇好口,張來寶一罵,難免波及到李如海家人。而李如海親哥就在旁邊站著呢,李寶玉哪裡能乾啊?

李寶玉大步直奔張來寶,張來寶見狀才知不好,但連轉身都冇來及,就被李寶玉抓著衣領子給揪起來。

啪!

一個大嘴巴子,張來寶半邊臉瞬間就腫起來了,捱打這邊鼻孔流血。

“李寶玉,我艸……”張來寶大怒,一連串的問候脫口而出。

啪!

李寶玉回手,使手背又在張來寶另一邊臉上抽了一記。

瞬間,安靜了一秒。

而下一秒,張來寶哇的一下就哭了,一邊哭,一邊嘟嘟囔囔地揮著胳膊、蹬著腿奔李寶玉攻來。

李寶玉一推,就把張來寶推坐在地,李寶玉喝道:“你再跟如海嘚瑟,我真特麼給你做成燒雞!”

這時,周圍就聚起了看熱鬨的人,雖然不多,但都對張來寶指指點點的。

因為他昨天乾的事兒,在屯子人眼裡,那就不叫人事兒。

輸人又輸陣。

張來寶抹著眼淚起來,撥開人群就跑。

見張來寶走了,李寶玉回身抬腳朝著李如海屁股上一踢,喝道:“趕緊回家去!”

李如海白了李寶玉一眼,轉身就走。

李寶玉抬手指著李如海,對趙軍說道:“你說,這孩子咋這樣呢?”

趙軍一笑,也不說話,心裡卻道:“你弟弟,你問我,我問誰去?”

被李如海耽誤了一會兒,趙軍和李寶玉再次動身,出屯進山。

二人沿著趙軍製定好的路線,穿過黃石砬子,翻過一條大崗。

再上坡,在崗尖子上,二人居高臨下地往下看。

下麵那片清湯林子,就是趙軍和張援民下鹿窖的地方。

而在林外,半隻大馬鹿血呼啦地躺在地上。

李寶玉冇說話,隻看向趙軍。

趙軍衝李寶玉做了個手勢,二人藏身在崗子上,守鹿待熊。

這鹿冇吃完,那三隻熊今天必會回來。隻要它們一出現,就會給趙軍機會。

趙軍手拄著槍,靠著一棵大樹坐著,等了約有半個多小時,突然他聽到了一絲細微的聲音。

聲音越來越大,就聽稀裡嘩啦的,好像是熊在樹林中奔跑、穿梭,身體刮動樹枝、樹條發出的聲音。

趙軍向他之前下鹿窖的林子望去,就聽聲音越來越大,應該是熊離這邊越來越近了。

可就在這時,一陣山風吹過,吹得樹枝、樹條嘩嘩作響。

與此同時,趙軍聽到了一陣“吱啊”聲。

這也是熊叫,但卻是熊驚懼時纔會發出的聲音。

趙軍一把按住李寶玉肩膀,警惕地望向四周。前幾天獵熊時,一隻大母黑瞎子突然而至,卻是讓趙軍感覺到了危險。

此時,他還冇看見熊影,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熊,自然不敢輕舉妄動。

但見李寶玉一手托槍,一手連點著那林子西邊。

趙軍一側身,就隱隱約約地能看見有三個黑乎乎的東西在林間穿梭,直奔這邊來了。

一大兩小!

三隻熊!

這清湯林子,樹木稀疏,但大熊也時不時回身,發出尖銳的叫聲,催促兩個小熊快點跑。

兩隻小熊則不停地尖叫著,聲音中滿是恐懼。

這些熊,此時距離趙軍大概一百米左右,但是趙軍不敢開槍,因為他冇看見追擊這三隻熊的生物。

但他心想,應該是其他的公黑熊。

因為哪怕是東北虎,也不會讓母熊如此驚恐。隻有公黑熊,它們會殺死小熊,來迫使母熊提前返群和它們交配。

“吭……吭……”

就在這時,熊吼聲自不遠處響起,在山間迴盪。

一旁的李寶玉,忍不住小聲驚呼:“哥哥,熊霸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