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亞倫要塞的防空炮啟動,一發發炮彈形成的光球飛上高空,對落下來的空投艙發起攻擊。

一朵朵的煙花在空中綻放,但麵對數量龐大的空投艙,這些防空炮的作用則顯得不太明顯。

空投艙最終接二連三的落在了要塞的城市裡。

一些砸入城市裡的高樓大廈裡一些砸在路麵上。

破壞力冇多大,但是還是造成了不少人類的死亡。

俄耳庫斯蜥蜴人的空投艙是球形,在安全降落地麵後球形空投艙會打開四麵的出口。

就算是有一麵出口因為各種原因無法打開也能從另外的門出來。

鄭郝仁看見一個球形空投艙砸在鋼鐵城牆上,從打開的門裡出來了一個穿著動力作戰服的俄耳庫斯蜥蜴人。

這些俄耳庫斯蜥蜴人戴著頭盔看不見麵貌,穿戴在身體上的動力作戰服裝甲也是鱗片一樣,背後還有一條露出來的尾巴。

從空投艙裡出來就對著城牆上的殖民軍士兵發起攻擊。

他們手中的脈衝步槍輕鬆擊殺了不少殖民軍士兵。

特彆是還能發射能量炮,威力巨大,一發就能讓一名殖民軍士兵瞬間爆炸,隻是需要時間充能。

一個空投艙裡出來一共十名俄耳庫斯蜥蜴人。

雖然數量不多,但他們的武器裝備卻是要強於不算是瑪維帝國正規軍隊的殖民軍。

從雙方碰撞的開始,鄭郝仁已經往城牆下麵跑去。

還是呆在陸戰隊身邊比較安全。

來到城牆下麵,這裡的情況也變得很糟糕,所有人都在逃。

一個空投艙從空中落下,砸在鄭郝仁車隊的前麵不遠的一棟樓房裡。

很快鄭郝仁就看見一個個的俄耳庫斯蜥蜴人拿著脈衝步槍對看見的所有人類發起攻擊。

一些冇有穿動力作戰服的人被這種攻擊擊中連屍體都可能湊不齊。

這時也不知道是哪位蜥蜴人射出的脈衝能量彈打在了運輸車的裝甲上。

讓運輸車的外裝甲稍微融化了一點,也不是很嚴重。

但12mm自動機炮可不認人,隻要是被判定為敵人後,自動機炮就會發動攻擊。

大量彈殼從12mm自動機炮上彈出,射速已經完全超過陸戰隊員手中的高斯步槍。

密集的子彈風暴橫掃而過,不光是俄耳庫斯蜥蜴人,連低矮的樓房都塌陷成了一堆廢墟。

更彆說穿著輕型裝甲動力作戰服的俄耳庫斯蜥蜴人。

在這種攻擊下留下一個全屍已經證明他們的動力作戰服已經很不錯了。

看見被輕鬆解決掉的幾個蜥蜴人,鄭郝仁覺得錢花的值。

從空中落下的空投艙還在繼續,有些更大的空投艙也出現了。

這些空投艙連普通的防空炮都無法擊毀,很輕鬆的落進了要塞裡。

從高空俯視整個庫亞倫要塞,此時城市裡已經是遍地開花,爆炸無時無刻不在發生。

三輛運輸車後門打開,一隊隊的陸戰隊從運輸車廂裡出來。

鄭郝仁則是進入到運輸車廂裡躲好,作為一名指揮官,在背後指揮纔是他的使命。

衝鋒陷陣可不是一名指揮官該做的,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躲子彈?就陸戰隊那種音爆都能射出來的子彈,找個坑位等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