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這句話的時候,許宴的語氣之間帶著一抹傲慢和自信,那種自信和傲慢,讓人忍不住想要仰慕崇拜。

這樣的許宴,讓比比東心中更加的喜歡。

“好了,你先出去吧。“比比東揮了揮手,說道。

她不說什麼了,對於許宴,她還是不忍心懲罰。

雖說現在他是自己的弟子,但是私底下,他也是自己最喜歡的男人。

這種感情,是很難控製的。

許宴看見比比東不再責怪他了,也是鬆了一口氣,對著比比東行了一個禮。

走出宮殿,許宴的臉上的表情變化不大,隻是,眼眸中卻是閃爍著精光。

這樣,很好,比比東,我就是喜歡這樣的老師!

真不愧是自己的老婆,就是這麼寵愛自己。

看著許宴消失的背影,比比東的心,卻是不平靜。

她真的很想看一看許宴能給她帶來什麼樣的驚喜。

武魂殿的對於此次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的獎品,已經在長老殿所有人的一致認同下,公佈了出來。

若是這獎品,能夠被武魂殿的魂師得到,那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她心想,許宴還是需要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實力,隻希望他能夠小心行事。

不然的話,她會擔心,擔心許宴會被人給欺負了。

想到了這一層之後,比比東便是歎息了一聲。

離開的教皇殿,在門口,纔看見菊鬥羅和鬼鬥羅氣喘籲籲的趕來。

“聖子殿下,你也太快了吧,怎麼樣?”菊鬥羅詢問道。

“冇事了,老師已經不生氣了。”許宴溫和的笑了笑,說道。

聽聞這話,菊鬥羅也算是鬆了一口氣,說道:“那就好,不然我們也會因此受罰。”

“連累兩位長老了,我還有事,先回去了。”許宴說完,便是緩步離開。

目送許宴離開的背影,菊鬥羅和鬼鬥羅,這才鬆了一口氣,然後走入了教皇殿內。

回到自己的聖子殿內,許宴也是緩緩躺在了床榻上。

很快,他突然想到了。

要想離開的話,那就隻能使用分身了。

“隻能這樣辦了,還好我有分身的能力。”許宴說著,便是使用分身。

老規矩,和自己的分身商量好了。

比比東隻能聊天,不能碰,必須讓本體來。

這分身自然是聽命於本體的,所以答應了下來。

然後,許宴便是又一次腳踏筋鬥雲,直接離開了武魂殿。

有了筋鬥雲,來回一趟,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這一次返回到天鬥帝國,天鬥城,他並冇有直接去月軒。

而是前往了之前的酒店。

暗中觀察著。

等感應到許宴的分身一個人的時候,許宴直接上去頂替。

等分身消失了之後,許宴閉上眼睛,接受了這幾天分身在史萊克七怪中所接觸的人,所遇到的所有事。

期間,很久未見許宴的朱竹清,小舞,都想和他親熱,但是被分身拒絕了。

因為,這酒店人多眼雜的,並不是很方便。

柳二龍按照許宴所說的,確實對玉小剛態度好了很多。

那都是因為許宴在的原因,若是許宴又溜了的話,柳二龍是不會給玉小剛好臉色看的。

來到酒店門口,許宴的臉上很是平靜。

回到酒店客廳內,坐下來,一個人安靜一會兒。

他看著街道上來來往往的行人,似乎在想著什麼。

就在這時,一道腳步聲傳來。

許宴回頭看去,正好看見是一身紅色短裙的火舞,她一頭紅色柔順的秀髮,隨風飄蕩。

那張精緻的麵容,更是襯托的那張臉美麗至極。

她的臉上有著一抹孤傲,甚至是有些蠻橫的樣子。

許宴淡漠的看了她一眼,並未和她打招呼。

現在為了應付自己的這些女人,來回跑,都已經應付不過來了。

他還真的冇有心思去招惹這個焦躁的女人。

不過,有些時候,桃花來了,你也擋不住。

你不去惹她,她不知道為什麼,偏偏要來惹你。

火舞來到了許宴的對麵坐下來,她很是傲慢的翹起了二郎腿,看著許宴,說道:“霍雨浩....你是不是昨日在魂鬥場戴麵具的那個人?”

此刻,許宴腦海中想起了,分身在幾次與火舞的接觸中,她都想弄清楚自己是不是那個人。

但是,分身也是陰確否定了,自己不是。

不過,火舞似乎並不打算放棄這件事情。

“我都說一百遍了,不是....不是,你是聽不懂我說的話嗎?”許宴連忙站起身來喝道。

火舞看著許宴這麼凶,也是美眸瞪大,盯著眼前這個俊美的少年。

“你.....乾嘛這麼凶嘛。”火舞似乎有些委屈了起來。

許宴也是詫異,心想這個女人,是不是有些受虐的傾向?

剛剛她那副傲慢的樣子,此刻已經蕩然無存了。

“(⊙o⊙)”許宴無奈,也很苦惱,說道:“總之我不是,你不要再和我糾纏這件事情。”

“我拜托你。”

“我知道了。”火舞說這話的時候,俏臉都是有些紅了。

許宴此刻都是滿頭黑人問號,心想自己冇有給她吃布靈布靈愛上你糖果,也冇有給她戴上無法拒絕你手環。

她為什麼會露出這麼騷的表情。

許宴忍不住背脊一涼,然後直接逃開了。

火舞看著許宴狼狽逃竄的樣子,也是連忙站起身來,想要追過去。

風笑天此刻冒出來,問道:“火舞.....”

火舞直接一巴掌打在他的臉上,冇好氣的說道:“滾開。”

風笑天捂著自己的臉,愣在原地,在風中淩亂,一副我做錯了什麼的表情。

火舞追上了許宴,說道:“許宴,你不要走。”

“你想乾什麼?”許宴停下來,指著火舞說道:“停.....就站在哪裡,不要靠近。”

火舞似乎很聽話,就站在原地不動了。

許宴見狀,也是鬆了口氣,他可不想被這個妖嬈的女人粘上,這樣的女人,簡直是危險。

看著許宴此刻的表情,火舞嘴角處浮現出一絲微笑。。

“我一定要找出你的真實身份。“火舞在心中喃喃自語。

“你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你說吧。”許宴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