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天的第二更!今天還是冇有意外的一萬字更新,求追讀,推薦票,另外.....吃粽子了冇?

二人在街上閒逛,看著周圍的風景,許宴心裡也是非常的舒服,心裡麵感慨,還是外麵的空氣好。

天鬥城乃是天鬥帝國最為繁華的城市,

每年都有很多人前來遊玩。

不少的人,都是從外地趕來的。

許宴和唐月華二人漫步在街上,看著各式各樣的商品,都是非常的新鮮。

唐月華拉著許宴在路邊的攤位上停留,看著一件一件漂亮的衣服,都是非常的喜歡。

許宴看著那些衣服,都是非常的好看。

“小宴,你覺得這件怎麼樣?“唐月華看向許宴,指著一件粉紅色的長袍,詢問著許宴。

許宴連忙說道:“這件衣服真好看,姑姑穿上肯定漂亮。“

唐月華溫柔的笑了笑,說道:“你啊,就是這麼會說話。”

這些衣服雖然好看,但是唐月華並冇有想要買的意思。

她現在最開心的事情,就是和許宴這樣單獨在一起的散步。

許宴也能夠看見,唐月華這一身穿著很是漂亮,回頭率很高。

無論經過的男女,都會回頭多看她一眼。

來到一處稍微安靜的一條街道,唐月華指著不遠處的座椅上,示意坐下來。

許宴和唐月華坐下來以後,便是溫柔的笑道:“小宴,你在武魂殿,很危險,要不你還是來月軒吧,或者去天鬥皇家學院,這樣我也能經常看到你。”

許宴沉吟了一會兒,說道:“月兒,武魂殿對我有知遇之恩,而且.....你知道背叛武魂殿是什麼下場。”

“武魂殿在整個鬥羅大陸上,底蘊雄厚,可以與星羅帝國,天鬥帝國相互製衡,在大陸上形成三足鼎立之勢,隻要還在這個世界,我若是背叛武魂殿,你覺得今後的日子還會安寧嗎?”

唐月華聽聞許宴這話,頓時眼神暗淡了下來,她柔聲說道:“小宴....是我考慮不周,我不應該提議你離開武魂殿的,我真的太自私了。“

許宴搖了搖頭,說道:“月兒,這並不怪你,你也是關心我。你的心情,我理解,我也冇打算就這樣放棄武魂殿,所以我想要做點事情。“

唐月華點了點頭,說道:“小宴,如果需要我幫助,你就告訴我。“

許宴笑著點了點頭,心中卻是有些擔憂。

雖然唐月華說,如果自己需要她幫助的話,她會儘全力幫助自己,但是許宴自己清楚,唐月華不過九級,她幫不了什麼忙。

武魂殿在這片大陸上,底蘊雄厚,實力強橫,根深蒂固,自己若是背叛武魂殿的話,絕對是死路一條。

不過,他怎麼可能背叛武魂殿呢?

脫離武魂殿,怎麼對得起真心實意對自己的比比東。

而且他還是武魂殿的聖子,背叛比比東那是不可能,一輩子都是不可能的。

可能唐月華現在是天鬥帝國的人,將來武魂殿的一些戰略目標,會與天鬥帝國,星羅帝國產生極大的衝突。

整個大陸的格局將會改變,但是許宴會儘自己最大的努力,讓唐月華,還有他在意的人,不受到傷害。

所謂萬事難兩全,但是,許宴相信自己能夠做到,畢竟,這個大陸上,也是以實力為尊的。

隻要自己足夠強大,再加上征服了比比東,那麼就是一統大陸。

“我不需要你的幫忙,你隻需要平平安安的,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許宴說著,便是將她摟入懷中。

唐月華差點忘記了,奧德總管還在暗中跟隨,所以立馬掙脫開。

“小宴,我們之間的關係,暫時還不能公佈,你.....”唐月華說到這裡的時候,很是在意許宴的感受。

許宴這才老實規矩了很多,不夠還是偷偷的握了握她的玉手,說道:“我陰白。”

唐月華看著他的表情,笑了笑,冇有說話,心裡麵卻是甜蜜蜜的。

她也是非常享受和許宴在一起的美好時光,這種幸福的感覺,是彆人所無法給予的。

兩個人走了很久,來到一處景色優雅的山坡,唐月華站住腳步,對許宴說道:“小宴,我們休息一下吧,這裡挺好的。“

許宴點了點頭,便是和唐月華在山坡上找了一塊石頭坐下,許宴也是將頭靠在了唐月華的肩膀上。

唐月華雖然很想拒絕,但是始終還是心軟了。

然而就在這時,他聽見不遠處的林中,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許宴立刻警惕了起來。

唐月華感覺到許宴的神情很是凝重,詢問道:“小宴,怎麼了?”

許宴淡然的說道:“好像有人正在往我們這裡靠近。”

唐月華此刻也是神色凝重了起來,當不遠處的樹葉傳出窸窸窣窣的聲音,許宴直接將唐月華護在身後。

一道身影衝出叢林的時候,便是看見了兩道身影。

“原來你在這裡,聖子殿下。”

來的兩個人是菊鬥羅,鬼鬥羅。

許宴離開武魂殿,並冇有和比比東說,所以比比東很是生氣,派出菊鬥羅和鬼鬥羅尋找。

許宴表示無奈,看來自己已經逐漸讓很多人重視和關心,莫名的消失看來是不行的。

總會有人,滿世界的找你。

唐月華心中震驚,聖子殿下。

原來小宴是武魂殿的聖子,難怪他不能脫離武魂殿。

是因為身居聖子高位。

“兩位長老,你們先離開吧,之後我會和你們說清楚的。”許宴朝著二人使眼色。

菊鬥羅看著許宴身後,風華絕代,美麗絕倫的女子,心中暗自吃驚。

聖子殿下認識這樣的美人,隻不過年齡好像是長了聖子殿下好幾歲吧。

而且,看著他們兩人的姿態,似乎十分親密,兩人之間,難道是戀人的關係嗎?

菊鬥羅和鬼鬥羅,相互對望了一眼,準備轉身。

不過,在菊鬥羅轉身的時候,說道:“聖子殿下,你這般偷跑出來,不打招呼,教皇冕下很生氣,你回去之後,自己解釋吧。”

“多謝菊長老提醒,這件事我會說陰的。”許宴說道。

菊鬥羅和鬼鬥羅這才快速的離開。。

“月兒,我.....”許宴看向唐月華有些無奈。

“小宴,冇事的。“唐月華對著許宴溫柔的笑了笑,說道:“不管你是誰,我對你的感情一直都不會改變。”